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然而,听她说完,那后周人却又微微露出笑容。他对夏雪叶道:“或许别人不知道,我们却很明白的。”说着,他看了一眼元翊。

    夏雪叶忍不住皱眉,却并没有回头问向身边的人。只是强制自己看向那人。然后开口道:“现在看来,你已然成功,能否放过他?”

    她并未回头,指了指站在她身边的元翊。

    然而后周人顺着她的手指看向元翊时,却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若我想杀他,他根本没有可能活到现在。”

    他方才说完话,便飞快的向前,夏雪叶根本没有看清的情况下,元翊便已被他击昏在地。夏雪叶急忙回头,却能够看见元翊身上的刀痕不住的流血,已然染红了他原本青色的衣裳。

    “他怎么了!”夏雪叶怒目而视。

    然而那后周人却摇头,开口道:“他死不掉的。”说着,便伸手擒住夏雪叶肩上锁骨。夏雪叶只觉得肩上猛的像是刺进刀尖一样的东西,然后便被那后周人提着向破屋正后方飞快的奔去了。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一身白衣的白樺便疾步来了破屋,然而他来到时,却只见一个躺在血泊中的男子。对于那男子,除了瞧着面熟之外,他便再无映像了。

    就在他为这个男子封住身上大穴的时候,司马光达与高斯,亦带着一身的风尘前来破屋。

    司马光达的脚方落地,便迫不及待的走到白樺的面前,问道:“这个人怎么样?”

    白樺摇头。“不怎么样。”

    他说完,便将依旧昏迷的元翊扶着坐了起来,并且将其腿盘起。“我只能够以内力为其续命,至于他身上的这些伤口还请庄主想想办法。”

    司马光达点头,回头瞧了一眼高斯。高斯便会意的点了点头,与白樺一起输送内力为元翊续命。

    司马光达则是无奈的看了一眼身边的竹林,然后走了进去,将哆哆嗦嗦的小叶子,从竹林里拉了出来。并且皱眉吩咐道:“你去破屋中负责看着那个带着紫色帽子的人。”小叶子便一颠一颠的往破屋内走去。

    小叶子走后,司马光达微微忧虑的看了一眼依旧昏迷的元翊,思索了一会儿,从囊中掏出一枚蓝紫色圆形药丸,而后将那枚药丸递到高斯的手中说道:“你将这枚药丸碾碎涂在手掌上,然后用内力将它揉散到他体内。”

    高斯接过药丸,点了点头。然而白樺却突然出手,就在司马光达将药丸递出的时候将那药丸抢了过来。并且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着面前二人。

    司马光达皱眉看着他,然后缓缓开口:“你跟了夏雪叶那么多天,难道不知道还相信不过我们?”

    白樺一惊,看向司马光达。司马光达便解释道:“夏雪叶出庄那天,你便在庄外了,是吧?”

    听她此言,白樺虽心中震惊,然而却不得不点了点头。因为司马光达所言,本就是事实,自己从京外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来确认夏雪叶的安全,所以当他从听雨楼得知夏雪叶在绝世茶庄时,便一直躲在茶庄的暗处等待时机。然而,却只见到她冲忙的从庄中出来,之后便直接去了尚书府。再之后,他便见了一幕让他再也难以现身的事情。

    他抬头,看了一眼司马光达,然而,让他更加震惊的是他发现司马光达的眼中竟然弥漫着一种为他忧伤的情绪。他猛的站了起来,复又看了看司马光达。然而这一次,司马光达却只是将头转开。淡淡的开口道:“此次掳走夏雪叶,实在是情非得已,有因为我们安排不周,让那后周人得逞,劫去夏雪叶,我们自会为此事负责到底的。”

    说着,她看了高斯一眼,高斯点头。“高某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会将夏小姐救回来的。”

    说完,他便发觉白樺在细查司马光达。他便干脆上前一步,将他的视线挡住。

    白樺方才止住。开口道:“夏雪叶与我,有救命之恩,我自然会舍身救她,只是她与你们萍水相逢,你们不必如此。”说着,便将昏迷着的元翊扛在肩上,意图将他带走。

    然而高斯却一手搭上元翊的肩膀,将他复又拖了下来。

    “若司马光达都救不了他,便没人能够就他了。”说着,飞快的将元翊扶着坐下,并且将其盘腿。另一只手则伸向白樺,道:“劳烦将你刚刚抢走的东西还回来。”

    白樺犹豫半响,终究将药丸一劈两半,将其中的一半还给高斯。高斯却只是微微点了点头,继而按照司马光达的吩咐,将药丸揉碎,并以内力输入元翊体内。

    就这样循环往复,不出半个时程,那一半的药丸便已经完全融与元翊体内,而元翊身上的伤口,亦都不再出血,只是元翊依旧没能够醒来。

    白樺上前,探了一下元翊的脉搏,继而将另外一半复又递到高斯的手中。

    高斯也没说什么,便继续刚刚的行为。

    然而这一半的药丸,似乎更加难以融洽,大约花了一个多时程,高斯才将其全数融入到元翊体内,而且他自己也是累的满头大汗。

    司马光达见状,便上前将高斯扶了起来,而后将一颗类似于茶叶装的东西递到高斯手上道:“含着。”

    她说完,便见高斯怪怪将那东西含到嘴里,一边隐隐的笑了笑。

    正对着他的白樺自然见到,便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他刚刚用内力游走了一下元翊体内的筋脉,原本被震伤或是已然震断的筋脉此刻已然渐渐恢复了过来,而且,看他的面色,明显比之前苍白无一丝血色的样子好上好多。

    他安顿好元翊,走向司马光达。开口道:“庄主的救命之恩,白樺没齿难忘。请受白樺一拜。”说着,他便要屈身,然而却被司马光达急忙扶住,并且道:“事已至此,我不过是做些补救而已,你何必这般折煞我。”说着,看了一眼他身后的元翊。道:“如果你不嫌弃,我们可以设法一起救出夏雪叶,毕竟你一人力量有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