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白樺也跟着她的目光看向元翊,却突然皱了皱眉。元翊的功力他是见识过的,虽不算独步武林,却也是挺尖的高手,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将他伤成这样,想必那人,更加深不可测。

    他犹豫了一下,继而点了点头。道:“白樺知道自己的实力,若有庄主这样的高人相助,自然感激。”说着,他下意识的看向司马光达身边的高斯。心中揣测道,如果以自己与这个男子的合力,不知可否与那人拼上一次。

    然而高斯却似乎明白他心中所想,分析道:“合你我之力,想来是可以试一试的。”

    然而他方才说完,司马光达便摇头。

    “这说不准。”她只说了这句话,便再也没开口。只是叫高斯将元翊送回他们所住的客栈后便立即起身去打探那后周人的藏身之地,而她自己,则是回到破屋,去处理一些别的事情。

    那个后周人带着夏雪叶飞奔到长安城外的一个小村落,便止住了步子。夏雪叶因为被点了穴道,既不能言又不能语,便只能任由后周人扛着,进入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中。不一会儿,她便看见了一座竹楼。

    那个后周人在你竹楼四周转了又转,似乎在找什么人,然而,却无功而过。他便干脆将夏雪叶放到了竹楼门前的空地上,自己则独自一人走入竹楼内。

    不一会儿,他便又走了出来。眼神阴郁的看了一眼夏雪叶,开口问道:“你们将林岚捉住了?”

    夏雪叶看了看他,继而眨了眨眼睛。

    那个后周人却猛的扇了她一巴掌,她甚至没能够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后周人又猛的踢了她一脚,直到她被他推倒在一边的地面上,他方才住手。

    而夏雪叶却只觉得口中有血腥的味道,却又没办法将它们吐出。难受的很。

    那后周人冷静之后,瞧了一眼夏雪叶,伸手往夏雪叶喉咙处点了一下,夏雪叶便再也忍不住将口中的血腥一股脑儿的吐了出来。

    直到清了这口血,她方才觉得有脸火辣辣的疼,便抬头看了一眼那后周人。

    那后周人却轻哼了一声:“你不要这么瞧着我,如果不是主子要你用用处,你一早便死了。”说着,他将眼神移向别处,只将夏雪叶视作空气一般。

    夏雪叶却感觉到自己似乎能够说话了,便试着开口道:“若我死了,你这辈子都见不到那南疆人了!”她在赌博,赌那个被司马光达擒住的南疆人在这个人心中的重要。

    果然,她方才说完话,那后周人下意识便又是猛的一脚踢到她面前,然而,却在半途收住了动作,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为了那区区异族人而动怒?太可笑了。”

    夏雪叶亦笑道:“如此甚好,按照南疆族人的规矩,但凡泄露身份涉入政治的南疆族人,都要受烈火焚身之刑,火刑七天,每天断其一体,最后将其身躯焚化灰烬,散于天地之间,终归于清净。”她只低头说着,并不看那后周人,亦不看向前方,似有所感。

    离了夏雪叶的眼光,那后周人却是脸色止不住的苍白了起来,火刑七天,那是怎样残忍的民族才能够做得出来的规矩。他的手不断的握紧,复又松开。最终,将眼睛闭上。

    过了很久很久,当他终于睁开眼睛,眼中却已然灼灼明了。他看了一眼依旧蹲在地上的夏雪叶,开口道:“你告诉我他被囚的地方,我便尽力保你不死。”

    夏雪叶皱着眉抬头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会儿,开口道:“我怎么知道你的保证能不能信。”

    后周人却只冷笑一声:“你觉得你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夏雪叶摇头:“既然我没有别的选择,不如干脆顺其自然,再说,我也不愿意做整个南疆族的背叛者,你应该知道南疆族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名族,我就怕真的万幸我没有死在你手里,也绝对逃不过他们。”

    她说话时的坦然,难免让那后周人赶到震惊。根据情报,南唐长公主夏嫣应是个娇羞的闺阁小姐,从未出过府门。然而面前的这一个,不仅对南疆族人了如指掌,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这样坦然自若的与自己说话。

    他不得不重新打量起眼前的这个人。

    然而夏雪叶却只低着头,也不知是在看自己的脚趾还是地面,总之,避开了一切与他对视的可能。

    他便只能够犹豫,犹豫之余,又开始怀疑起自己会不会是中了元翊的圈套,而眼前这个南唐公主其实是假的。

    这一切都在他脑中,然而此时,却又什么都证明不了。

    他便只能够稍作妥协,对夏雪叶开口道:“我不告诉那些南疆人是你透露的消息便是了。”

    夏雪叶却浅浅一笑:“你当那些人是傻子,都没长眼睛没长脑子吗?”

    那后周人一愣,便又想动手劈向夏雪叶,然而思索再三,却又放弃。

    “我自有我的办法。”他道。

    夏雪叶却摇头。

    “至少我还可以选择不与你合作,弄不好尚有一丝生机。”她说完话,抬头瞥了一眼那后周人,眼中是满满的不信任。

    那后周人自然看明白了。

    思索了一会儿,他答道:“不同我合作倒也可以,我自然有别的方法,只是如果你以为主子在用完你之后还会给你留下生机,就太天真了。”

    说完话,他便直直看着夏雪叶。

    夏雪叶却并不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似乎在思索什么。

    等了半响,他依旧没能够等到夏雪叶的回复,便微微的笑了笑,原本紧绷的神情也渐渐舒缓了起来。

    开口道:“你慢慢想吧,我去弄点吃的。”说着,也不管夏雪叶适合反应,只是将她扛在肩头,并带入竹林后方的一个矮小的屋子里。

    进入屋子后,他便解了夏雪叶的穴道。

    然而就在夏雪叶微微活动了一下手脚之后,他却又开口提醒道:“这屋外是林岚所布的迷阵,困人个一年半载不成问题。而这个屋子则是由后周能优秀的巧匠设计的,你的手指一碰上那扇门,墙中便会同时射出上百只羽箭,万箭穿心的滋味,可不好受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