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雪叶没等他说完,便撇了撇嘴。开口道:“我还没傻到以为你会如此粗心的程度。”说着,她便坐上屋子一边的藤椅,转头看向后周人。悠悠开口:“我想吃荷叶包饭。”

    原本已经走到门口的后周人猛的停住了一下,转头看向夏雪叶,然而不一会儿却又回头推门而去。

    后周人走后,夏雪叶便急急跑向门口,门是木制的并且未上锁。然而越是这样,夏雪叶便越发的不敢去碰这门,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向正对着木门的那堵墙。只见一个黑点大小的洞孔。她并不了解机关的设置,然而却知道,这个洞孔里定然有所玄机。

    所以她折回,顺着墙面看向了那个洞孔,洞孔小的很,最多只能够同时通过两只梨花针的大小。这样的空洞,到底有什么作用,她真的不清楚。

    然而,她却清楚的看到门口人影晃动,没一会儿,木门便被一只石块重击打开。几乎与此同时,她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细若游丝的针向那大石块打去,力道之大,甚至将原本的青石碎成了粉末。

    夏雪叶惊诧的看着门口,只远远的看见一个穿着黑色盔甲的人正以一种肉眼难以捕捉到的速度向她跑来。

    直到那人进了屋子,她方才认出,此人正是高斯。

    高斯到屋子里,二话没说便将她扛上肩膀,又急忙往屋外冲去。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屋子的一瞬间,夏雪叶只听得身后轰隆一声,再回头,便见整个屋顶全部砸了下来,与此同时,地面也开始不间断的颤动起来。

    高斯则似乎早已知晓,只是背着夏雪叶迅速的撤向东面的竹林。

    等到了竹林面前,夏雪叶方才看到一直等在这里的司马光达和白樺。

    白樺一见高斯,便急忙上前,伸手扶住了他。几乎在同一时间,夏雪叶感觉到高斯像是所有的力气全数用光一样整个人往地上跌去。夏雪叶也急忙从他背上跳了下来,扶住了他的一只肩膀。

    高斯却粗粗的喘了两口气,开口道:“没事,我休息一下便好。”

    一旁的司马光达从袖中掏出一只白瓷色的丸子递到高斯面前,示意他吃下。看到高斯照做了之后,她眼神忧虑的看了一眼夏雪叶,开口道:“这竹林是林岚花心思布下的,我一时半会儿还不能够确定,你们若是信我,可跟着我一同试试。”

    夏雪叶点了点头,复看向白樺,白樺也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我们便试试。”夏雪叶道。

    说完话,四人便并排向竹林内走去。只是这竹林确实厉害的很,夏雪叶甚至觉得日夜颠倒了一番,众人这才看到路边微薄的一点亮光。

    司马光达一愣,原本拉着夏雪叶的手指下意识的捏了一下。

    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夏雪叶便问道:“你怎么了?”

    她却沉默,想了良久,终究微微摇头。回答道:“林岚的阵太过决绝,我无法破,我们还是回去在想办法吧。”她方说完,白樺不解的问道:“这阵如何决绝,白某也见过些困人的阵法,虽不甚了解,却也略知一二,这明明是已找到了出口,庄主为何退缩?”

    他方说完,高斯也跟着点了点头。问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然而司马光达却依旧摇头。坚持道:“这不是出口!”说着,便固执要往回走。

    与此同时高斯却猛的向司马光达的方向举剑,伴随着叮的一声,一只薄如蝉翼的针状暗器,便被长剑挡下,然而,原本光滑的长剑也因此多了一处凹洞。

    高斯微微喘息,站到司马光达面前,开口提醒道:“站到我身后,他的目标是你。”

    果然,他的话尚未说完,夏雪叶便见到了那后周人以足尖点竹叶,飞驰而来,不一会儿,便到了四人面前。

    他看到夏雪叶,眼色一冷,开口道:“我说你哪里来的本事,原是有高人相助。”他说完,便将眼神投向高斯。

    “阁下轻功,在下佩服,如果肯为主子效劳,我可以求他放过你。”

    他对高斯道。

    高斯却笑道:“不过雕虫小技,不劳烦。”

    说完,便伸手将司马光达拽的离他又近了些。于此同时,白樺则一手缓缓将身后的长剑拿出,一手拽住夏雪叶,小声道:“那人的功夫深不可测,等会儿若有机会,要快些走!”他说完,夏雪叶却不免一蒙,这话如此的似曾相识,她记得自己曾经听过。

    见她发愣,白樺便猛的捏了一下她的手掌。她抬头,看向白樺,却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些很是熟悉的神色。她点了点头。开口却道:“就算我想走,怕也没法子的,你不用担心我,若有机会带着司马光达和高斯先走,其实我现在是最安全的。”

    她说完,却见白樺眉头皱的厉害。半响,他方开口,然而开口便是一句:“傻子!”这两个字说的夏雪叶有些无所适从。

    然而白樺却并不打算解释,只是持剑盯着站在四人面前的后周人。

    那后周人似乎这才见到他,却只是浅笑:“功夫是不错,只可惜少了些积淀。”说着,他便急速上前,以短剑直刺向白樺。

    白樺急忙向后退去,与此同时,还不忘将夏雪叶推向高斯与司马光达所站的方向。

    夏雪叶只觉得一踉跄,人便被高斯扶住了,而白樺则是继续后退,那后周人也是奇怪,短剑在手,却丝毫近不了白樺的身。

    然而迫于对竹林中的阵法不了解,白樺不得不连连转弯,将他拖延在小小的一方土地之中。

    那后周人却奇怪的笑出了声。开口道:“小小年纪,武学奇才,可惜,可惜!”最后一声可惜透过簌簌的竹子,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竹子中。

    而白樺却并不吭声,只专注的躲着他的攻击,直到他飞燕绕过一只竹子,另一只手,却猛的向后周人所在的方位叩开一个暗器盒子。

    夏雪叶一惊,急忙开口:“捂上耳朵。”说着,她便用双手将自己的耳朵牢牢扣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