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初你还说我是你见过的最美的人,见到庄主,可改了想法?”

    夏雪叶回头笑道:“还没,你两是不同的美。”说着,她指了指躺在竹林外的后周人,开口道:“如果我想要将他送到附近的镇上去,你可会同意?”

    白樺摇头:“我自然不同意,你可知道他的威胁有多大。”

    然而他刚刚说完,却又叹道:“但是我却知道,我绝对拗不过你。”他说完,伸手将地上的后周人抬到肩上,回头对夏雪叶道:“还不快些走?”

    夏雪叶微微笑了笑。便小碎步跟了上来。

    直到他们将那后周人送到离京城较远的一个镇子上,白樺方才歇下,并且交了些钱给赶车的车夫,吩咐他好生照顾这人,直到将他送到后周境内为止。

    夏雪叶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白樺道:“他不愿留一个细作在南唐国境内。”

    夏雪叶便浅笑:“我到现在方才知道原来浪子有颗赤忱之心。”白樺白了她一眼。

    两人又租了车子急急往京城赶回去。

    白樺看夏雪叶面色有些焦急,便调侃道:“你是否是喜欢上了那个木鱼?”

    夏雪叶斜了他一眼,沉默。

    白樺见她不说话,便又开口道:“那木鱼的功夫不错,只是脑袋有些不好使。”

    夏雪叶反驳道:“好像你脑子好使一样?”说完,她自己也忍不住微微笑了起来。

    白樺见她如此笑容,便摇头道:“妹子就这么听不得我说他坏话?”

    夏雪叶被他逗笑,却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话来回他。想了一会儿,她方才道:“他不是蠢,只是太过忠厚。”说着,她看向白樺。

    “浪子,你可记得我们相识多久?”

    白樺一愣,继而伸出手指数了数,回答道:“我第一次见你,是在乌东,那时你一身泥污,像个小叫花。”他说完,自顾自的笑了笑。那个时候,他甚至将她视作男孩。

    “这么说来我们差不多也认识两年多了。”夏雪叶概叹道。

    说完,她顿了顿,似乎有所感触。

    白樺也有些概叹道:“想来,也是奇缘。”

    “我一直将你视作知己。”夏雪叶道。

    白樺点头。

    “你我之间,有些话确实是不言自明的。柳翩翩那样的误会,我想你不要介意。”

    夏雪叶却忍不住笑道。

    “柳翩翩?我觉得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白樺也浅笑。

    “她的性子确实有些奇怪。”

    二人说着话,马车便已来到京城,白樺指点这车夫在一处客栈停下,而夏雪叶则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便从车厢内跳了出来。所以她没有看到,白樺笑容中的异样。那异样是被刻意掩饰着的,却像毒刺一样刺进白樺心中难以自拔的情感。

    夏雪叶刚进客栈,便见一个青衣男子正扶着楼梯扶手,一步一步缓缓的往下走来。

    她抬头,他低头。

    眼中却是一样的神情。

    夏雪叶三两步走到楼梯上,伸手将元翊扶住。而元翊则仍由她扶着,二人一同走下楼梯。

    就在二人走到客栈柜台前的时候,白樺方才进门。

    元翊见到他,微微松了一口气:“谢谢。”他道。

    然而白樺却摇头,随手便坐到一边的椅子上。

    元翊和夏雪叶便也跟着坐下。

    “你不用谢我,我不是为你。”白樺道。

    这话说的清淡,却不失力道。

    元翊则依旧浅笑:“我谢你不是为你,是为我。”

    此话说完,他二人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然而没一会儿,白樺便起身告辞。

    “为何这么急?”夏雪叶忍不住问道。

    白樺却摇头:“后会有期。”说完,他便大步走了,只留下夏雪叶若有所失的看着门口。

    元翊低头将桌上的茶水喝尽。

    开口道:“你可知道他喜欢你?”

    夏雪叶一惊,看向他。

    然而元翊只是点了点头。“从第一次见他,我便看出了,只是我太自私,不愿放开你罢了。”

    他说完,微微叹气。眼神中有一种夏雪叶看不懂的情绪,那种情绪很浓烈,浓烈到直直击到夏雪叶的心。

    夏雪叶看着那青衣肩上良久,不说话,却也不离去。

    直到她发现那青衣上有些许的血渍,她方才笑道:“我觉得你穿着青色,比黑色好看些。”说着,她将手伸到青衣袖中。

    而元翊则是下意识的伸手,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夏雪叶只觉得他的手有些微的颤抖。

    然而,谁又能够想象的到,他刚刚是有多么的畏惧她会离开。

    长公主将征周先锋官送到家门口的事情在一夜之间几乎席卷了整个南唐皇室,听到的人无不侧目而视,而三思之后,却又心生不同感叹。

    但是至少,这消息在夏煜这里,却是欣慰的。他一早便看出影对他的这位又是妹妹又是小姑的人有意,先前还担心门第之别,而现在,算是安心了。

    他看着眼前这个一直沉默着的兄弟,笑道:“你可听说了?”

    元翊抬头,看向他,继而点头。“有所耳闻,属下鲁莽了。”

    听他的口中有所歉意,夏煜却不禁摇了摇头。以夏雪叶的心思,她如何会想不到这样的场面,而她却依旧选择如此,必是有她的决断。这一切,他不知,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否能够知晓。

    所以他清了清嗓子,开口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做?”

    元翊想了想,开口回答:“如果小姐愿意,我便向皇上求许。”

    他的话让夏煜一愣,不过没一会儿,他便又释然。有些无奈的笑道:“你觉得我父皇会将他最宠爱的嫣儿嫁给一个无功勋无官职还来历不明的人吗?”

    元翊摇头。“我自然知道,但是……”

    “但是什么?”

    元翊低头浅浅一笑:“但是我却知道小姐并不在乎这些。”

    他方说完,夏煜便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的笑中有爽朗,却也有叹息。时至此,他想他或许明白了夏雪叶为何会如此选择。知道他更明白,皇室的婚姻,从来都不是两情相悦便能够一生一世的,这里面的曲曲折折,枯肠诉断,大约也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