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元翊温柔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后来夏公子冲冲回京,救我的那位县官却被奸人诬陷入狱,我没办法,便想到循着夏公子留下的线索上京找他帮忙,却没想我尚未到京城,却被另一伙人找到,他们告诉我,县官是后周人,他来到南唐,只是为了发掘有潜力的南唐人从小培养以至于达到其从内部分裂南唐的目的。”

    夏雪叶惊道:“是奴子!?”她的口气中充满了不可置信,然而,元翊却微微的点了点头。

    “你猜的没错。”他道。

    夏雪叶心中震惊不已,只是瞪着眼睛看着元翊,看了半响,又想到了那日奴子与自己说过的话。其实那个时候,她便觉得奴子话中的语气令人生疑,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竟是这样的。

    她向着元翊摆了摆手。

    “你的故事实在太过刺激,你还是让我先缓一缓,再说下去吧。”说着,她伸手,端起了面前的茶,一饮而尽。

    元翊在一旁安静的看着她。看着看着,还微微的笑了起来。

    夏雪叶见他笑,便奇怪道:“为何笑?”

    元翊依旧是笑。“遇见你,是何其之幸。”

    他浅浅的笑着,那种自心地透出的温暖,让夏雪叶忍不住靠近。直到她能够感受到他的温度。她伸手微微的碰了一下元翊的头发,从发尾一直往上,却在移到一半的时候,被另一只手捉了去。

    元翊的手掌心有四只很粗的茧,然而却并不磨人,而且,他手心的温度,温热正好,正是她想象的温度。

    这种感觉似乎从来没有过。夏雪叶发觉自己竟然一点儿也不害羞和畏惧,只是想要进一步贴近这个男子。于是她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的贴近了他。

    而元翊亦是有些慌乱,他一只手握着夏雪叶的手,而另一只手却不由自主的拂过她乌黑的长发,一点一点,移到了她的腰肢。他这才发现,她真的是太瘦了,瘦到他觉得只轻轻一折,便能够将她拦腰折断。

    所以他甚至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手环在她的腰上。

    怀中的人抬头看他。

    “你是否和我说过喜欢我?”

    元翊一愣,“我以为你都知道。”

    然而夏雪叶却狠狠的摇了摇头。“我并不知道,并不知道。”

    元翊微微用力,便在夏雪叶的惊呼中将她拦腰横抱到了怀中,一边笑道:“那我现在便对你说,我爱你,很爱,很爱。”

    说完,他大笑着沿着院落中的桐树绕起了圈。

    阳光烂漫的很,透过云朵和桐树的叶子,照在他二人的身上,美的如同仙境一般。

    第二日,夏璟将夏雪叶叫道宫中,问她意愿。夏雪叶含笑道:“愿嫁元翊为妻,生生世世,伴其左右。”

    夏璟长叹一声。道:“你可知你今日的样子,有多像你的母亲。”

    夏雪叶却答:“女子遇上了爱情,大多是如此的。”

    听她此言,夏璟却突然笑了起来,然后摇头道:“嫣儿真的长大了,皇舅却总记得你那小小的模样。既然嫣儿长大了,那么,有些事情,你自己拿主意便好。”说着,他叫来身边的太监,吩咐他去拿一副圣旨,然后挥毫,在卷首写上了长公主夏嫣出嫁七个字,又取来玉玺印上红泥。这便是一份真正的圣旨了。

    当这份圣旨递到夏雪叶手中时,夏璟轻轻的咳了两下方才开口道:“这空白的圣旨就留给你,我相信你总会有用处了,这便当我这个做舅舅的,送你的新婚礼物如何?”

    夏雪叶将圣旨捧在手中,这代表了什么,她当然知道。这是皇帝所能够给予她的最大的权利了。这圣旨便如同帝王,而这道空白的圣旨,则是代表了帝王将自己的权利部分的转交给了夏雪叶。

    她又是何等的荣耀,能够得到这样的厚爱。

    夏雪叶低着头接过圣旨,心中百感交集。然而最终,却只能说一句:“嫣儿,谢主隆恩。”

    夏璟一笑,走下台来,看着夏雪叶又是笑了笑。

    “嫣儿自此后,便是为人妻,切记不要娇蛮任性,恪守礼法,孝敬公婆,尊重夫君。”

    夏雪叶点头。

    “嫣儿铭记。”

    她说完,听到面前的人又微微的咳嗽了起来,那声音沙哑的让人不安。便忍不住抬起头来,然而她方一抬头,便见迎着她目光而来的夏璟的笑容。那是多么的温暖,温暖到让她甚至不敢直视。

    那目光,本来是不属于她的。如今得到,却只觉得愧疚满心。

    然而夏璟却并不知道她的这些小心思,只是继续道:“另外,作为大唐的长公主,你要知道,你有权利不向公婆行跪拜大礼,并且有义务为国家的安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夏雪叶一愣,复抬头。却见夏璟一脸无奈的解释道:“其实嫣儿不愿做也行的,国家之事本是男儿应为,不该为难妇孺。”说完,他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夏雪叶。

    夏雪叶却突然明白了他刚才所言的意思。心中不免一慌。却又不得不答道:“嫣儿自当谨记。”说完,又看向夏璟,面色有些忧虑。

    “皇舅你的身体……”她的话未说完,夏璟便打断了她。

    “你与煜儿月前给我的方子我一直在用,感觉比以前好多了,只是总归不是神药没那么快就全好的。”他说着,淡淡的笑了笑。

    听了他的话,夏雪叶也笑了笑。“既然您没事,嫣儿便放心了。”

    夏璟微微摇头,伸手将她扶了起来。

    因为不敢让夏璟真的用力,夏雪叶便顺着他手的幅度跟着站了起来。她站直后,却忍不住复伸手扶住一旁的夏璟。

    见她如此做,夏璟却摇头。

    “怎么,觉得皇舅老了?”

    夏雪叶摇头。“不是皇舅老了,是嫣儿长大了。”

    说着,她将手轻轻的伸到夏璟的手肘处,眯着眼睛笑了一下。开口道:“皇舅还是比嫣儿高上许多。”

    听她之言,夏璟转身从上往下看了夏雪叶一遍,又用伸手揉了揉夏雪叶的头发,微微叹气道:“我却总记得,嫣儿到我手臂时的样子,是不是人老了,便总会回忆起以前的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