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他的话尚未说完,便见夏雪叶连连摇头。

    她道:“谁说我觉得急了,我觉得这日子挺好。”说完,似有些含羞,她便将脸转向另一边。

    夏煜却被惊的不小。他仔细的看了看夏雪叶,确定了她真的没有异常之后,方才开口:“那你刚刚是何反应?”

    夏雪叶却勉强将笑容收了,转上一副正式的面孔,答道:“只是开心的。”

    说着,她见夏煜将手按在脸上,满脸写着这个女人真的太奇怪了。

    然而她却不管,只是一边沏茶,一边笑着。

    因为是长公主的婚事,皇帝夏璟又极为重视,所以,婚事准备纵然时间紧迫,然却十分繁华周详,一丝不错。

    而夏雪叶却因为不懂礼节而频频被喜婆无奈的纠正。

    然而,就是这样,三天过去,一切都已然周详,只等着新娘新郎喜结连理。

    这日清晨,夏雪叶便被十余个人抬着穿上早已准备好的一层一层绣纹新衣,从内到外,从轻纱到稠绣,将原本穿着长袍的夏雪叶裹的********,竟也十分妖娆。私下有婆子小声议论道,初次见到长公主时只觉得她长相清秀可人,现在看来,却竟有倾城姿色。她方说完,夏雪叶便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她看了看那个婆子,开口道:“你道有眼光。”说着,笑了起来。那个婆子原本正紧张,听到夏雪叶这么说,便顿时放下心来。也是笑了笑。

    紧接着,便是头饰。

    新娘的头饰与平日里长公主头饰的雍容不一样,只能够以简单的编发为主,然而编发师们的手艺精湛异常,只是简单的几个花子,便将夏雪叶原本杂乱的长发归拢有质并且使得夏雪叶原本看起来有些疏离的气质变作了温柔贤淑的味道。

    因为好奇,夏雪叶一直没敢出声,只是沉默的看着那些师傅娴熟的在自己头上拜弄着她一缕一缕的头发。

    直到他们全部弄好,喜婆便将早已准备好的鸳鸯头巾递到一直在另一边等候着的女子手中。

    直到这女子走上前来,夏雪叶方才从人满为患的大厅中识别出她的存在。

    夏雪叶抬头看向她,乌黑柔亮的长发使得她的辨识度极高,而她身上的装扮,看起来也并非是一般过来帮忙的丫鬟。

    见夏雪叶疑惑,她身边的婆子开口为她解释道:“这是六殿下的福晋,六殿下怕我们办事乱套,让她来协调着点。”

    “六殿下?”夏雪叶一惊,不就是夏煜吗?他何时有的福晋,她又为何从未提起过?

    夏雪叶连连的疑问,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倒是这个女子先开了口,她对着夏雪叶浅浅施礼,道:“妇人周娥皇,见过长公主殿下。”

    夏雪叶又是一惊,连忙伸手将她扶起。又仔细看了她一遍,额头饱满眼神妩媚五官精致身形颀长,是个十足的美人。

    夏雪叶对她笑道:“麻烦嫂嫂了。”

    听她此言,周娥皇也是一惊,然而,她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忍不住娇笑道:“长公主太客气了,这都是娥皇应该做的。”

    说着,她拿起刚刚婆子递到她手上的喜帕,伸到夏雪叶面前道:“如果长公主不嫌弃,就让娥皇为你戴上这喜帕,娥皇将会以自己最大的诚意,祝福长公主一辈子幸福快乐。”

    说着,她手捧着喜帕,微微施跪在夏雪叶面前。

    夏雪叶方想上前扶她,却被身边的婆子拦住了,婆子对她摇了摇头,她方才明白,这亦是礼节。便由着周娥皇,为她戴上喜帕。

    之后的事情夏雪叶便什么都看不见了,只知道自己被喜婆扶着,一路走向大厅,又触碰到了那个温暖的手心,给很多人行了很多礼,她便又被交与喜婆,并且一路指引着,走到了一间小房。

    那房子温暖的很,仿佛铺了很多层地暖,婆子将她放到床上,并蹑手蹑脚的出了门。

    而夏雪叶,则听见自己的胸腔中扑通扑通的跳的厉害。直到再次听到开门声,嗅到空气中那股熟悉的味道。她方才觉得这一切都不是做梦。

    她真的嫁给了这个世界里的男子,他叫元翊,他很温柔,她很喜欢他。

    这一切对于从前的夏雪叶来说,都太过刺激,以至于直到现在,她都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会一步一步的走到如今。

    她透过红纱看着那双鞋一步一步的走进,直到他伸手,拉开那方红巾。

    她抬头,看到了他的笑容,便又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在这一刻,元翊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他只能够尽量的去克制自己的手抖的不要那么厉害。

    他只能尽量保持笑容,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想哭。

    对,他其实很想哭。他方才明白,老天爷让你经历那么多的苦难,真的只是为了让你能够更加深刻的明白幸福。

    幸甚至哉,让他遇见了这个女子。

    这个第一次问他名字,第一次叫出他的名字的女子,她给了他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和爱意,她给了他信任和体谅。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一想到她,他便忍不住轻笑起来。那种温暖,他曾以为,再也不会体会到。

    他不知道自己是修了怎样的德行换来这样的幸运,他只知道,这一世若是负她,就连他自己都不会放过自己。

    他长久的凝视着眼前的女子,这个女子曾经是他爱慕的人,而如今,是他的妻子。这一切又怎么能不叫他难以平静。

    他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女子眼中与他似曾相识的眼神。

    这眼神叫他安心的多。他将喜帕丢到一边的栏杆上,有些颤抖的向前伸手,直到他将双手搭到了她的肩上。

    夏雪叶却突然开口:“我……不太会。”说着,有些怯怯的看了他一眼。

    看她这般模样,元翊忍不住笑了出来,一边笑,一边开口道:“我没见过这样坦诚的女子。”

    夏雪叶反驳:“如何?不好吗?”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元翊却笑着欺身上前,制止了她的动作,一边低声道:“只要是你,便是好的。”

    他方说完话,夏雪叶便“不知廉耻”的用双手环住了他。

    元翊则是轻轻的将夏雪叶抱起,放到床上。动作轻的仿若放置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当他的唇贴上夏雪叶肌肤的时候,夏雪叶甚至感觉自己仿佛能够读懂所有埋在他心中的情愫。那些他不曾说出口,却牢固的存在着的,深切的爱意。

    夏雪叶闭上眼睛感受着他一寸一寸的贴近,而元翊却在小心翼翼的让她不至于感觉到不适。当她被喜婆穿上的纱衣一点一点的落下,他也终于沦陷在了她的温柔乡之中。

    她爱他,所以她心甘情愿的贴上他的身体。

    他亦爱她,所以他用仅剩不多的理智让自己在冲动之余,不至于弄疼了她。

    直到他二人情不自禁的紧紧贴着对方,感受着对方的心跳,同时,也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触摸着对方的肌肤,同时也感受着自己的温度,唇齿相依的感觉,胜过这世间一切浮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