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够了吗?”轻寒无比的声音入耳,夏叶儿猛地回神,糟糕,分析过头了。

    还未等她说话,那个一直自称‘妾身’的女人就哼了一声:“果然是个水性杨花货,人尽可夫,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王爷也是你这等贱人随便看的吗?”

    “哎呦这谁的嘴这么臭啊,哎,真是要熏死人了。”夏叶儿掏掏耳朵,刚才没回过神被骂也就忍了,睁眼睛就没了这个理儿,不反击回去似乎不符合她的个性:“我劝您还是赶紧回家去刷刷牙吧,你妈没教过你要温柔娴淑说话嘴上积德?”

    “你说什么?”那个女人脸都青了,大步走过来扬手作势要给她一巴掌。

    夏叶儿立马全身戒备,眼看着那巴掌就要落下来,却被那一道清淡声音制止:“大嫂。”

    这下夏叶儿明白了,敢情他们是叔嫂关系。又看了身边动作神态没有一点改变的男人一眼,眼光里带着些别样的意味。

    “你已早非完璧,你夏家到底是什么用意,事情查明之前我不会杀你,前提是收起你那一套大小姐的气势,王府中人个个比你地位尊贵,下一次再冲撞了谁,我定不会轻饶。”平淡的没有感情的声音,说着他移开目光,看向犹豫的两个下人:“还在等什么?”

    夏叶儿也跟着转头,却见二位壮汉迎面而来,暗暗判断了下双方的攻击和防御能力,她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对付他们并不在话下,但此时此刻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这里并非久留之地,逃命要紧。

    于是,她两腿一伸,连挣扎都没有的任由二人抬着出去了。

    行走间,她将所到之处一一在脑子里做了标记,偌大一个王府,她想逃应该不难。

    兜兜转转了很久,两个人才停下来,不客气地将她扔在地上就离开了。夏叶儿一骨碌爬起来观察四周,半晌后,她做了两个版本的总结。

    第一个是小强版:清新自然简单明快的雪梅居,木椅木桌木榻外加针线筐,想来针线筐应该是上一位房客闲着没事聊以慰藉的东西,整体干净整洁。

    第二个就是愤世嫉俗版的:受苦受难的劳动人民被剥削之后所剩无几的雪梅居,半死不活的树,只剩一半的石桌,灰尘忒大的院子,咯人的床,可称得上家徒四壁。

    想来这里就是古代女人最害怕的地方,冷宫。

    出事之前的夏叶儿是豪门千金,自小以家族继承人的身份接受各种训练,顺境逆境都应付自如,因此,当她了解到自己的处境时,才没有慌乱。

    此刻的时间应该是凌晨三四点钟,东方将明,夏叶儿看了看将她围住的高墙,不算太高,以她的身手倒是可以轻松翻过。前世的她四岁的时候遭遇绑架,被救回来之后就开始学习武术,不仅于此,还有攀岩,枪击,其中她最喜欢的就是在身上束上安全带从自家公司大厦顶楼一跃而下,然后攀着光滑的玻璃爬回去,就这古代的墙壁,在她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只是,她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宽大的红衣穿在身上,起跳间幅度大不说,在这没有现代文明的地方穿红色的嫁衣出去保不齐会招来异样目光。

    夏叶儿走回屋,看到铺在榻上的那张床单,遂夏机一动,拿起来目测了一下,前世她学过服装珠宝方面的设计和制作,出席宴会的礼服基本上都出自她之手,所以即使只是一张床单在手,她也能在一会功夫里借着剪子针线唰唰几下,一身充斥着古今合璧风格的衣裙便制作完成,一根带子在腰间一系,既帅气又利落。

    还剩下一大块布条,夏叶儿想了想,摸摸自己的头发,也不知道这姑娘多久没剪过头发,竟然都垂到了腰下,而且手感不是一般的好,但是为了逃命,也顾不得那么多,她毫不犹豫咔嚓一剪子剪了个披肩发,用布条简单扎了个马尾,甩了两下头,顿时一股英姿飒爽的感觉油然而生。

    此时再去翻墙便顺利了许多,躲避开来往巡逻的人,她左拐右绕,翻了好几个院墙,终于这最外围的高墙被她找到,兴奋之下她找到墙壁旁边的一颗大树,扶着树干,脚在墙上蹬蹬踩了几下,就借势爬到了墙头,她一跃而下落在土地上。

    勾了勾嘴角,她冲身后磅礴的建筑物挥了挥手,如此顺利的行程让她十分高兴,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她死了还能重生,那就好好享受这古代生活,反正这里没有土地纠纷的问题,各种原生态野味应有尽有,她又不是柔弱小姑娘,生活应该不会特别艰难。

    只是她未曾想过,即便是经验丰富的现代人在古代却不一定能够通用,不然怎会看不到,就在她翻墙的一瞬间,一道人影在距离她不远处闪过,破晓之前的黑暗中,人影移动速度之快只在原地留下一撇残影,而那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却一直在注视着夏叶儿的一举一动,对她最后挥手作别的动作,回了一道低沉的哼声,淡色的薄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夏叶儿逃来以后就一直在远离人群居住的地方溜达,她怕那些人发现她不见了到处抓她,要是在被逮回去她整个人都会不好的!

    窝在一棵大树上睡着午觉,岂料正到酣处,就被一阵吱吱声吵醒。

    夏叶儿无奈只好睁开眼睛,却只看见了满眼的绿。起初她还以为是睡多了导致眼睛不清明,眨过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片树叶遮住了眼睛。

    呃……“一叶障目”这个词她是头一次如此真实的体验了。

    伸手拿下叶子,然而下一秒她却差点被眼睛所看见的东西给弄得直接翻下树去。

    这毛茸茸通体雪白抱胸站在她胸前龇牙咧嘴的是个什么东西?

    戳了戳它露出来的肚皮,温温热热软软的,然还未及她收回手,指尖便被那小东西一口给狠狠咬住,看着她目露凶光,嘴唇上翻,露出小了N倍的獠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