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吱——”

    夏叶儿才转过身去,就看见那小东西呈大字状地紧紧贴在老头的面具上,两只前爪还伸进了眼孔里,小巧尖利的牙齿正一下一下刻着他的木头面具。

    老头却不紧不慢由着它任性,还不忘同它聊天:“你可小心着那口牙,咬坏了还得我给你修,哎哎我说你都咬了几十年了也没个结果,这精神倒是可嘉,只不过你不累吗?不不,我哪累啊,给我无偿做清洗,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哎……”

    夏叶儿在一旁看得嘴角直抽,果然两个都有问题,个为老不尊的,养出来的东西也这么特殊。

    “哎哎,我说好徒儿。”正兀自思索间,夏叶儿新拜的师父不知什么时候搞定了小貂呼噜,将之提溜在手里,对她喊话道:“为师饿了,弄点吃的过来。”

    “没钱。”夏叶儿干脆利落地回,然后冲老头眨眨眼。

    “啧,你这小妮子一点都不懂的尊敬师长!”

    夏叶儿在心里吐槽:尊敬?那也要看是哪种师长了,

    老头继续道:“这山里多的是野味,去打几只野兔,往北走百步的距离处有湖水,你打几只鱼上来,咱们烤着吃。”

    夏叶儿站着没动。

    “快去,别磨蹭。”老头催促:“难不成你还想让小老儿我给你烧水做饭去?小老儿收徒第一条规矩就是会做饭,不然逐出师门。”

    “不用你赶,我自己就可以走出师门。”夏叶儿快速地答。

    “你!不行,拜师礼都行过了,再想着走,我随时都能打断你的腿。做饭去!”老头说着竟然在手中聚起一团浅灰色的气,夏叶儿眼尖地看到,心知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东西,连忙双脚用力一弹后退几丈远,之后连站都站不稳的情况下拔腿就往北跑。

    这个臭老头!

    老头看着夏叶儿的背影却是若有所思,喃喃自语:“果然好材料!若加上他的独门秘方,嘿嘿……妙哉。”斜眼看看一旁的呼噜,不由赞赏:“你还算中用,能给我找到这样的奇才。”

    吱吱吱!小脑袋朝斜上方一摇,那当然!

    “哈哈哈,不能夸你,一夸就骄傲。”老头朝北移了移:“来,我们去看看我的好徒儿做的饭好不好吃。”

    夏叶儿按照老头的吩咐一直往北走,还真叫她找到一处湖泊,试了下水深大概到她膝盖往上一点点,尚在接受范围内。于是她撩开下面的裙摆,挽起裤腿,寻了个叉子就下去了。

    以前看古装电视剧的时候经常有男主角下水捉鱼,女主角在旁边幸福地看着,浪漫之意不言而喻,当时也挺羡慕挺想有这种境遇的,如今背景倒是有了,可感觉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可是受过现代教育的,物理学的也很不错,起码折射她是知道的,可为什么那些道理懂起来很容易,真正做起来就这么难?

    叉鱼叉鱼,为什么就是叉不到?

    忙乱了一番,不但什么收获也没有,还把自己弄得全身湿透,夏叶儿不甘心地盯着湖水瞧,她就不信捉不到一条鱼!

    定睛,凝神,判断好鱼儿出现的位置,以及经过水的折射它们的具体位置,叉子举起来,然后——

    哗啦啦……

    夏叶儿不自觉地深深喘一口气,凉水从头浇到脚的感觉是和游泳没有办法相提并论的,大力地抹了一把脸,她破口大骂:“那个混蛋干的,给我出来,想打架?找死啊?”

    吱吱吱吱……

    这等熟悉之音在夏叶儿听来简直如条件反射一般,只见她啪地一声双手打在水上,借着那力道使劲向上拔出身体,凭空一个旋转后她安然落到地上,手中叉子祭出,直取小白貂旁边人的要害。随后她自己又紧随其上,招招狠辣。

    叉子被老头技巧挡开甩在地上,面对夏叶儿这般的进攻并不惊讶,而是很慢条斯理地同其周旋,看起来还不费力,却是每一招都会将她的招数化解去七分,而剩下来的三分却是返还到夏叶儿体内,真气运行一小周天,不但没有被反噬,反而会觉得气息更加绵长顺畅,打起来就更带劲了。

    夏叶儿从没想过自己的功夫可以这么使,其实一开始她只是胡乱打法,秉承着绝对不能吃亏的理念,她几乎连挠都用上了,只不过打着打着她便渐渐有了套路,又能将即有的套路加以改变,成为另外一种打法,这一点连她自己都很惊奇。

    又一套拳法成形,夏叶儿马上将之运用在了老头身上,脚下步子不停变换,速度越加快速,若被功力不好的人看见只会觉得眼花缭乱,无数个人影在眼前晃动,但在老头眼中却是完完全全只有那一个人,遂只见他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在夏叶儿不断挥舞的拳头中一一躲过,终于等到她将整套拳法使完,老头突然伸出两指,轻松在夏叶儿手肘处一点,立时只听得“啊呀”一声叫喊,风一阵的影子不见了,只有那个满脸都皱起来明显不服气的夏叶儿坐在地上。

    “你耍诈!”夏叶儿指着他大叫。

    “你这小没良心的怎么和那小东西一样,小老儿我这是在帮你,怎么就耍诈了?”

    “让我抓鱼你又过来捣乱,明明你武功比我强,又是我师父,理应让着我点,可你却下杀手,要不是我躲得快……”

    “要不是我放慢了速度,你以为你还能躲?”老头将夏叶儿的话头接了过去,夏叶儿一愣,老头接着说:“功夫练到极致就讲求一个快字,你觉得以你刚才自认为可以出神入化的步子就可以独步天下,想得倒美,你这样子碰到人家真正厉害的人连一招都过不了,这天外天人外人,当下这般心性浮躁,着实要不得。”

    “我……哪有……”

    “别急着否认,刚才你为什么二话不说过来就拿拳头招呼自己的师父?”

    “谁让你捣乱的!”

    “好吧,就算我是故意捣乱,可你也得容给我解释的时间吧,凡事总要问清楚前因后果才能下结论判断,如你这般武断行事,后果将会很严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