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反正无论怎么说,都是你比较理亏。”夏叶儿固执地道。

    “行吧,你这孩子倒挺遵从自己的心的,也不赖。好徒儿,莫生气,为师给你道歉了,你快看看那边。”说完劈手一指。

    夏叶儿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顿时惊讶地大睁眼睛。

    那些之前叉不到的鱼现下竟然一条一条泊到了岸边,多数明显已经只剩半口气了:“这是怎么回事?”

    “嘿嘿,你刚刚的真气外漏,鱼儿都受不了了。”老头笑嘻嘻地答。

    夏叶儿回看了看那些鱼,忽然想起一件事,遂转回去恶狠狠:“那也是我抓的鱼,你凭什么用来给我道歉,借花献佛的超没诚意!”

    老头:“……”

    老头又想了想,眼中突现一丝精芒,他道:“不如这样,为师去给你捉个野兔回来当赔罪好不好?”

    “有肉吃当然好。”

    夏叶儿这边话音刚落,老头的行动也随之跟上,三两下的功夫便脱离了她的视线,突然远处飞来一不明物体直直冲夏叶儿砸来,她连忙一歪身子同时伸手接住,定睛一看,原来是古代人用的打火石,随后便传来老头的叮嘱:“去拾些干柴回来,找个地方先把鱼烤上。”

    而这边她刚刚站稳的身形猛地一踉跄,随即咬牙:“臭老头,还真是不浪费一分一秒。”

    呼噜没有跟着过去,夏叶儿发现它的时候,它正以蹲坐的方式眼巴巴地看着她,见这位新找的下家将目光转向它,呼噜小貂立马站起来蹦跶着“吱吱”了两声,主人,主人。

    伸出手,虽然听不懂它到底在讲什么,但大概意思应该也能理解,于是她道:“上来吧。”

    呼噜立刻欢欢乐乐地顺着胳膊爬到了夏叶儿的肩膀上。

    拿着之前的棍子将鱼儿们串成了糖葫芦,数了数大概有六条,应该够了。

    “我们去哪里烧鱼吃呢?得找个臭老头找不到的地方。”夏叶儿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眼睛看着肩膀上的小东西。

    呼噜眨巴了下眼睛,又眨巴了一下,像是在认真思考问题,夏叶儿看着它的小模样,突然就来了兴致,想知道它又会用什么样的表情动作或叫声来回应她。

    小东西仍在眨眼睛,一会还用一只前爪支起下巴,如果不是它额间上还有毛,夏叶儿觉得她都可以看见它皱起的眉头了。呼噜可能察觉到夏叶儿在等着它了,遂偏过头看了看她,然而就在夏叶儿满脸期待的时候,这小家伙突然做了那个标志性的动作——嘴唇上翻,缩小版獠牙龇出,而后突然一歪脑袋,直接从肩膀上滑下,夏叶儿手疾眼快接住,却不想再去看的时候,呼噜已经两腿一蹬做挺尸状,舌头耷拉在嘴边。

    夏叶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想敲它的头,想想又有些舍不得,便只得语言攻击:“竟然敢公开耍我,你以为现在装死就能解决问题了?别忘了那臭老头已经把你交给我处理了,况且就在之前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完全掌握了治理你的方法,哼哼,以后再装死,我就拿一百颗你的粪将你埋起来,熏死你。”

    这番话说完夏叶儿便看到小呼噜的爪子很明显地一抖,但,演戏要逼真,得做全/套,所以坚决不醒,她说了下次把它埋起来,这次不算,不算!

    夏叶儿也没在意,只继续朝前走。看到不远处有个空旷地,想了想便加快了步伐。

    搭了两个三脚架各放一边,将鱼开膛处理好在旁边的溪流里清洗了一番串在棍子上支在三脚架上,将火点燃,开始慢慢烤起来。

    口袋里的呼噜一直没有醒,夏叶儿想着呼噜绝对不是纯种的貂儿,不然那极其不符合其基因的獠牙怎么会出现在它的嘴里,不过当下那小东西具体是什么她还没兴趣知道。

    这一早上直到现在夏叶儿才闲下来,看了看那蓝天白云,一时间不禁略有感叹:想不到她一堂堂豪门大小姐,未来家族生意的继承人,居然倒霉催的遇上空难,却又奇迹一样以另一个人的样貌重生在了这里,遇上一个尤其通夏的玩物,给一个奇怪的人烤鱼。

    也不知道是哪个朝哪个代,皇帝是谁,从这林子里出去后一定要打探个清楚。

    翻动了下鱼身,那老头半天了还没有回来,夏叶儿想着别是找不到她了,在林子里瞎转悠呢,再一想也不可能,习武之人感知夏敏,就单单这火的味道就能将他吸引过来。

    也不知道他去哪里捉兔子了。

    又过了大概一炷香的功夫,鱼肉渐渐飘出了香气,夏叶儿再接再厉,又慢火慢烤地过了一些时候,鱼身表面变得略硬,深深地闻了闻:“好香。”

    “嘿嘿,好徒儿,为师就知道你一定早就做好了等着为师呢!”身后传来一道苍老却仍旧为老不尊的声音。

    夏叶儿猛地回头,呼噜从她口袋里探出头来,小鼻子伸得老长,享受地闻着那气味。

    “你是去买兔子了吧?武功那么高打个兔子都需要这么久?”

    “嘿嘿。”老头并不打算解释,只将兔子丢给夏叶儿,道:“好徒儿,快给为师尝尝你的手艺。”

    夏叶儿本不打算这么轻易就给他,可她似乎忘了之前自己的包子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丢的了,才刚将手藏到后面便看见原本在手中的棍子此时居然出现在老头手中,眼睁睁地看着他拿着吃了一口,然而还不待她说什么,便见老头“呸呸”两声将吃的吐出来:“什么东西,糊味这么重,连味道都没有!”

    夏叶儿顿时一瞪眼,伸手:“哪有糊味,给我尝尝!”

    老头想也不想就将手背在身后:“去把兔子扒皮处理了给我烤了。”夏叶儿气得嘴角直抽。

    见她坐着没动,老头便又道:“如果不烤,你今天就饿着,这里白天和夜晚很不一样,别看现在艳阳高照,晚上能冷到结冰。你吃不着东西,冻死你。”

    ……夏叶儿竖了个中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