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客官,到了,我们老板就在里面。”

    夏叶儿点头:“好了,你先走吧,别让老板瞧见你。”

    店小二得到****令,立马风一阵地离开了。

    呼出一口气,夏叶儿敲响了门。

    “进来。”一个大概三十五岁男子的声音。

    夏叶儿推门而入。

    那老板一见是个陌生人,连忙站起来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来人!”

    “哎,你先别急着吼啊。”夏叶儿上前两步说道:“我来是有事找你的,不是坏人,也不是来抢你生意的。”

    客栈老板一脸惊讶地看着她,其实也不怪人家这反映,毕竟她一个姑娘家家的这些举动可谓是超级新奇了。

    夏叶儿看着他那明显不相信的样子,想了想道:“这样吧,你先不许喊,不然我保不齐真的会杀了你,听我把话说完,然后你再考虑是不是要找人和我打架。这是个交易,你同不同意?”

    客栈老板当然点头答应。

    夏叶儿上前一步,客栈老板后退一步,她接着道:“我们来谈笔生意吧,我保证你绝对占优势,而且只盈不亏。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有这样的好生意可做当然是每个商人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就算心中仍然忌惮,但还是壮着胆子道:“愿闻其详。”

    “客栈里的客人稀少,我这里有个办法可以将客人全都招揽过来,保证门庭若市,但我有个前提。”

    客栈老板可能这在为这事烦恼,当下立即道:“继续说。”

    “你必须让那位弹琴的姑娘将位子让出来一会。”

    “这没问题。”

    “那就好。”得到这句话,夏叶儿继续道:“现在来说说我的条件。”

    “请。”

    “很简单,我要一桌上等好菜和一坛陈年竹叶青,酒必须要好,兑水的我会检测出来的。”夏叶儿道。

    客栈老板满脸狐疑地看着她,显然这条件太简单,很不足以让他相信。夏叶儿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便道:“你现在有所怀疑是肯定的,毕竟我没做出来,我可以等到厨师忙到手脚并用的时候再让你兑现我的条件,如果我做不到,至时听候差遣。这样?”

    客栈老板沉思了下,觉得这种条件无论怎样对他来说都不亏,且这时候是客栈的淡季,虽不至于亏本但也快了,既然有这种人送上门来,报酬又不高,就当是应急的手段,试一下又何妨。

    “如果你搞砸了,我定不会轻饶你。”

    夏叶儿嘿嘿一笑:“走着瞧,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店里的生意还能有更砸的时候吗?”

    老板差点吐血!

    下了二楼,客栈老板将那位忧伤姑娘叫走谈心,夏叶儿坐在里面,拂了拂面前的古琴,对着它会心一笑。

    以前家人为了培养她淑女的一面,曾让她跟着各种顶级艺术老师学习,长年累月下来,她的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尤其是谈古琴,用老师的话来说就是出神入化,简直就是个古典乐的天才。

    如今看着面前的古琴,她忽然有种前世种因,今世收果的感觉。

    试了试体内的真气,嗯,确定它还在,很好,夏叶儿深吸口气,虽然她知道现在的威力还不是很大,但用它弹个琴还是绰绰有余的。

    素手纤纤,舞弄琴弦,当琴弦终于发出嗡鸣声,这灌注了内力的一声嗡鸣迅速传遍了客栈各个角落,之前那些或闲散着或是昏昏欲睡的人们顿觉脑子一阵清凉,耳朵都被提起来,均好奇地看着发生处,却惊觉那声音回荡在四面八方,根本就无法分辨具体方位。

    又一声嗡鸣响起,比之前的力道又大了一些,传播的距离更远了一些,使得周边一些行走的人们纷纷驻足倾听,又忍不住走近去感受。

    再一声铮鸣回荡,这次的力道又多了一成,声音传至更远处,有一人正在十几里开外之处默立,闻言身形微微一动,侧耳细听,心中诧异,又确定了下放下,当下不再迟疑,施展轻功,三下两下便不见了踪影。

    琴音渐渐流畅,渐渐没有那么犀利,而是轻柔,缓慢,仿佛将人们带进了一幅美丽的风景画里,甚至连里面的风都能感觉得如此清晰,柔柔拂过脸颊,呼吸吐露间仿佛饮尽天下间最美好的甘露,只觉清爽无比。

    琴弦再次拨弄,那种感觉更甚。

    夏叶儿双手控制着琴音,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看着门口不断涌进来的人群,很好,很给力。然而她却没注意,一非常与众不同之人混在人群中不显眼之处,那人带着银白面具,用大大的斗笠遮掩住,任是谁也无法看出他的样子。

    不过显然他也被那琴音给震撼住了。

    古琴从最开始单纯的琴弦嗡鸣声,渐渐转为一段一段流畅的曲声,眼白面具的男子脑中的情景也随之更改,从最开始单纯的感觉,到后来一幅幅画面呈现出的画面感,仿佛在他的思想中存在着一位执笔画者,与那乐曲心心相通,能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境下,很好的将那曲子以画面的形式表达出来。

    那种感觉很微妙,好像是被牵引着,纵然他武功高强,却还是不能擅自走近一步,亦或是退却。

    可那并无任何不妥,就像天上存在着太阳一般再正常不过。

    这曲子有治愈人心的效果,任他怎样抵挡,都会不由自主地去被牵引,完全生不出任何抵触情绪,仿佛心底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前路该如何走,引着他自愿走进那片奇妙之中。

    曲子弹到更高一层,所有人脑中的画面也随之骤然一变,银白面具的男子也为之一振。那种感觉好像突然站到了一处湍急的瀑布前,瀑布哗哗流淌,却不是流向地面,而是铺天盖地般朝着他的身子袭来。

    他却动弹不得。

    只能任由那来势凶猛的水流侵袭,可就在那水剑即将刺进他的身体时,瀑布却突然峰回路转,在他面前直直倒下,只徒留那一绺被打湿了的发丝,微风中轻轻飞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