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等到正午也不见臭老头回来,夏叶儿觉得他可能是离开了,莫名其妙的人就应该用莫名其妙的方式离开,若不是呼噜现在还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保不齐她会有种昨日之事皆一梦的感觉。

    “既然他不来纠缠我了,那真是太好了。”夏叶儿对着呼噜道。

    呼噜赞同地点点头。

    “哈哈,我要继续往南边走了,你要不要和我同行?”虽然这小东西有时候挺气人的,但真要说扔掉还很舍不得。

    小东西闻言立刻忙不迭的点头,兴奋地大叫:“吱吱吱吱吱吱……”当然当然当然……

    夏叶儿:“……”带着这么个这个见异思迁的动物真的没问题?

    这次的赶路不同于刚出王爷府的时候只能靠步行,口袋里还有客栈老板给的银两,可供她打尖住店买马过上好一段日子。

    骑着马在官道上驰骋,落脚在一处茶棚,她下去讨了一碗茶喝,顺便和店家打听了下前面是什么地方。

    “前面再走十里路便是洛阳,姑娘你这次赶的时机很巧,洛阳城一年一度的牡丹节就在今天开办,周围几乎所有人都赶去参加,嘿,老汉我今天因为这牡丹节可着实赚了不少银钱了。”

    “牡丹节?”前世在现代她知道这个节日,也去看过一次,当时喜欢得不得了,买了好些花花草草带回家去,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也不知和现代有什么不同之处。

    “姑娘可有兴趣看看?”

    “当然了,既然来了哪有不看的道理。”

    等到了地方一看,果然人山人海。将马拴在一个偏僻处,她步行穿梭在人群之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立足之处,夏叶儿这才得意喘口气。踮着脚去看前面那一群聚在一起的人,他们正在赏评一朵红艳艳的花,文词酸气得让夏叶儿直想抖鸡皮疙瘩。

    正撇嘴间,忽听旁边两人闲聊。

    “哎你最近听说了没,江湖邪教幽冥黄泉教正在悬赏黄金万两,谁要是能找到那本《青囊宝册》,那钱就归谁。”

    “怎么没听说啊,不过我倒还听说幽冥黄泉教的人得知《青囊宝册》被青莲派所得,幽冥黄泉教教主正要率领教众前去攻打呢。”

    “真的啊?那这下可有热闹看了,这牡丹节我看也就这么回事,咱这种粗人怎么也欣赏不来,还是打打杀杀来得过瘾。”

    “我也这么觉得,那咱就走吧,说不定还能赶在幽冥黄泉教洗劫青莲教之前赶到。”

    “成,走。”

    两人的声音渐渐飘远,夏叶儿这才后知后觉地转过头去,皱着眉头看那二人离开的方向,心中默默盘算了下,《青囊宝册》?莫不是她身上揣的这一本?死老头臭老头,你怎么消失了还给我找麻烦?放个定时炸弹在我身上,您老想的可真周到。

    不过目前谁也不知道这东西在她身上,她又没见过那些门派邪教之类,不如就过去瞧瞧,反正这牡丹节也着实挺没意思的。

    这样想着,夏叶儿便转脚往外走,挤出人群刚要提步离开,却忽然顿住,眼睛瞪得老大,忽然她大吼一声:“喂,站住!”后立刻脚下生风往那一处赶。

    那是院子的角落,一个特别不显眼的地方站着一个人。那人一身灰袍打扮,外形看着还不错,头发并未束起,而是用一根丝带顺着额头缠绕一圈,他脸上带着一张银白色面具,周遭的气场简直冷的吓人,方圆之内没有一个人敢近前。

    不过夏叶儿可不是一般人。

    那人听见夏叶儿的呼喊声似乎也是一愣,随即面具下的眼睛眯起,无数精芒闪过期间最后都在夏叶儿到达之时消失匿迹。

    他不动声色地看着她。

    夏叶儿可顾不上观察他如何如何,她只是抓着他的衣袖,生怕他跑了似的:“哎,你也戴面具?”

    这么白痴的问题。

    夏叶儿暗中骂自己,也难怪人家不理会她。

    “那什么,我是说……”夏叶儿不自然地笑笑,接着道:“你认不认识一个和你一样戴面具的人,不过那个人是带着木头面具的老头?”

    其实按道理来将她应该多长一个心眼,应该先制造机会跟踪他,再伺机打探想知道的事情,只不过这是初初的想法,如今她觉着既然臭老头都可以给她来这么一下子,那她也就顺手帮他暴露一下子,反正最好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以解心头只恨。

    冷硬地抽回自己的袖子,灰袍人抬脚一言不发地越过她,走了。

    夏叶儿瞪大了眼睛:“喂,问你话呢!”

    “不认识。”冷淡的三个字丢给她,灰袍人的脚步连停都不停。

    似曾相识的感觉突然袭来,夏叶儿只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无比熟悉,可冷不丁一时间也想不起究竟在哪里听过了,又看了下他离去的方向,竟然与她的相同。微微想过之后她决定跟着过去,不是觉得这人神秘难测,而是,那声音确实熟悉,不弄明白让她心里不舒服。

    想到这里,她把小白塞到口袋里,提步跟了上去。

    那人行走速度奇快,一开始她只用了两成的功力,但是却走两人之间的距离就越远,她就加大马力,一直运用了八成的功力才勉强后缀在那人身后。

    夏叶儿暗暗心惊,看来这个灰袍人也是深藏不露型的,那人大概测试到了她的能力,就放慢了脚步,太阳落山之前,气喘吁吁的夏叶儿终于追上他。

    她站在土坡下,他站在土坡上。站在上面的人在看落日余晖,站在下面的人在看他,小白睡了一觉刚醒来就开始乱动,从夏叶儿口袋里爬出来攀到了她的肩膀上,对着灰衣男子吱吱吱的叫着。

    呼哧呼哧……吱吱吱……

    很不和谐的声音破坏了这番美感。灰袍人转过脸,虽然带着面具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但夏叶儿大概也能猜得出来,对方一定是紧紧皱起了眉头。

    “你跟着我这么久,到底想要干什么?”

    夏叶儿揉着小白柔软的毛笑了下:“我想知道你去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