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子不说话,只盯着她。

    “干嘛,我又不是洪水猛兽能吃了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夏叶儿后退一步道。

    男子冷哼了声。

    “而且咱俩武功这么悬殊,你该不会是怕我吧?”夏叶儿故意道。

    “不自量力。”

    “所以啊。”夏叶儿逮着这个机会连忙说:“我没有多大的杀伤力,告诉我一下是不是也无妨?”

    半晌没得到回音,夏叶儿在心里忍不住开骂,装什么神秘!故弄玄虚!戴面具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

    “你要去哪?”黑色披风人忽然问。

    “我?”夏叶儿一愣,随即想了想,道:“红花派啊,我听说那里有热闹可以看。”

    黑色披风人似有些惊讶:“……看热闹?”

    “哈!”夏叶儿有些不好意思:“我第一次出来,也不知道去哪,没有目的性,所以自然就是看见哪有热闹好玩的事就去哪凑凑热闹呗。”

    黑色披风人又问:“你一个姑娘家出来乱跑,你父母会同意?”

    夏叶儿没有立刻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那啥,你非要和我离着这么远说话吗?隔空喊话很累的,我嗓子都渴冒烟儿了!咱们下来说话。”

    出乎意料的,黑色披风人依言飞身而下。

    “这就好多了嘛!”夏叶儿道:“你们怎么都爱戴个面具出来,大热天的也不闲闷。”

    黑色披风人静默不语,显然对她调节气氛的话没什么大兴致。

    夏叶儿被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便指着自己:“那个,你以前认识我?”

    黑色披风人愣了愣,顿了一下才回道:“从未见过。”

    她才不信,除非这是个色狼,否则为什么快要把她身上盯出一个窟窿来?

    “回答我的问题。”黑色披风人平平地道。

    “哦,我呢,不知道算不算嫁人,唉这件事说来话长,以后有机会再说吧。家人……至今我还没见过长什么样,总的来说我是个流浪人,居无定所,没亲没故。”夏叶儿道。

    显然黑色披风人对她的回答保持怀疑态度:“没见过家人?”

    “嗯。”夏叶儿点头:“这件事说来也话长,同样以后再说。”

    黑色披风人不再问话,夏叶儿也安静下来。

    “你……”黑色披风人忽然欲言又止,夏叶儿偏头看看他,虽然还看不见他的表情,不过不知为何她对于眼前这人总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心中万分奇怪,又一想没准可能是和这身体的前身有牵扯。但也知道问下去并不能得到标准答案,像他们这种人,总是说话留一半,电视剧里见得多了。

    “呐,我已经把我自己的情况说了,现在你也该说下你接下来去哪了吧?”心知黑色披风人这句话一定是问不出来了,夏叶儿索性自己岔开了话题。

    男子停了停,看着她,似乎突然变得饶有兴致,只听他缓缓道:“红花派,看热闹。”

    这句话的语气要照之前的冷冰冰有所改善,好像带了那么一点点揶揄,但细品之下,却又觉得这仅仅只是一句回答,什么内涵也没有。

    夏叶儿不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男子已经走远,她望望天,然后继续之前一直在做的追逐旅程。

    男子这次似乎是有点可怜夏叶儿气喘吁吁的样子,起码距离上没有那么远,基本上保持在十步的差距。

    “哎,我以前觉得像你这种打扮的人都特神秘,一般最少有两个身份,背景复杂,所做的事一定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走在前面的人脚步不着痕迹的一顿,而后继续前行。

    夏叶儿顾着脚下没有发现那细微的变化,只是见男子并不搭理她,便又自顾自地说开。

    “不过你什么身份呢,我也没兴趣知道,人们常说知道的越多对自己越不利,我还想好好活几年享受享受生活呢,我这条命得来不易,得好好珍惜着。”

    男子眼光微闪,眉宇间涌起淡淡的波动,却仍旧什么也不问。

    夏叶儿看着前面的人,顿时有种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于是她止住脚:“哎面具男!”

    这一声声音很大,忙着梳理自己羽毛的小白差点被她这一声吓的掉地上去,幸好它爪子一伸,抓到夏叶儿一撮头发稳住身形,夏叶儿被扯痛了,倒吸口冷气,面具男诧异地顿住脚,回首望她,面具下的眉头深深地皱起。

    感觉到那两束目光快要将她的身上戳出个洞,夏叶儿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一失控,于是讪讪两声笑,紧跑几步到了男子跟前:“那啥,你说句话,不然咱们这一路长途漫漫,多没意思啊!”

    那人顿了顿道:“你会武功。”笃定的语气、

    “我……”夏叶儿心里咯噔一跳,这个男人刚刚肯定是在试探自己,现在再装糊涂也晚了,索性就说道:“我们是武林儿女嘛,出来闯江湖的总得有个一招半式来防身吧,而且我小时候被绑架差点被人弄死了,逃出去之后为了再不受欺负便就练了功夫自保,长年累月下来功夫自然就不浅了。”

    “江湖?”

    夏叶儿看他疑惑的样子,才想起难道这里还没有江湖二字,忙解释道:“江湖就是武林的意思啦,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嘛。”

    灰衣人面具下的眼睛锐利的看着夏叶儿,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迅速收回了视线,掉头往前走,边说道:“原来如此。”

    夏叶儿嘿嘿笑着追着他的脚步,那面具男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一眼夏叶儿,后者被他看到莫名其妙,就听他平淡的声音道:“一个姑娘家的不要发出那种恶心的笑声。”

    夏叶儿上扬的嘴角僵住了,小白趴在她肩头吱吱吱的笑的小身板一抖一抖的……

    “喂喂!我说这都走了这么久了,什么时候才到啊?你都不累吗,那你倒是说句话啊,小白都要渴死了,喂,面具男,冷漠男!”

    男子侧头望了望夏叶儿,面具下的唇掀了掀,却又作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