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见他终于肯转过头看自己一眼,忙换了副微笑的平易近人的脸问道:“你以前去过红花派吗?”

    “嗯。”

    夏叶儿一听顿时兴致盎然:“长什么样的?”

    男子再一次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她的眼神略带些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无奈,本不想回答她这个问题,却在她一脸求知欲的表情下屈服,但屈服之中也存了点揶揄,遂他淡淡道:“你自己去看就知道,我说出来就没意思了。”

    夏叶儿一想觉得也对,便道:“哈,你想的还挺周到。”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夏叶儿终于看到了路边一间简陋的茶水铺子,立马提议道:“我们去那里喝点水吧,渴死了。”

    男子不反对,两人便在铺子里坐下要了壶茶,夏叶儿拿了个小碗倒了杯茶水放在小白面前,小家伙立马伸出舌头喝起来。

    此时铺子里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客人,隔着一张桌子的地方还坐着四个男人,一身青白相间的衣衫打扮,人人手持长剑,正安安静静地喝茶,夏叶儿两人进来之时,被他们用淡淡的眼神扫了一下,其中一人暗暗握紧了手中的剑,男子眼中精芒一闪,转瞬即逝。

    没有任何江湖经验的夏叶儿丝毫没有察觉到方才几人之间的暗潮涌动,她确实是渴了,咕嘟咕嘟喝了好些凉茶,放下茶碗瞧见男子看过来的眼睛她还不忘自我解释一句:“这天忒热了。”又很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嗝。

    男子忍俊不禁,不过夏叶儿是看不到对方任何表情的,只见到他微微低下的头,浅浅地往嘴里送水。

    “你说咱们离红花派还有多远啊?”

    夏叶儿淡着声音问出这句话来时,男子已经来不及去堵住她的嘴,而就在这时,侧面直直飞过来一把剑,夏叶儿怎会料到对方会忽然发难,只稍稍晃了一下神,那剑尖便直冲脸颊袭来。

    这时候最要不得的就是乱了方寸,夏叶儿深谙其中道理,遂只是稍稍走了下神,就在那剑距离她脸颊几毫米之时,夏叶儿以一个相当刁钻的角度将自己的身子倾斜,头几乎垂在了地上,堪堪将自己与那柄剑的距离拉开,同时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并拢,将剑身夹在其间,与自己的身子保持平行。

    夏叶儿猛地起身,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怒气,她左手轻打剑身,将剑旋了一个圈,而后手握剑柄,傲然而立,剑尖直指一桌之隔的那四人。

    “你们想打架啊?”

    对面几个男人一看夏叶儿,立马换了一副鄙视的表情,看着夏叶儿的目光极度放肆:“啧,原来是个小妞,水嫩嫩的长得还不赖,这小手真拿得动武器啊,还是回家捏绣花针吧。”

    他们语气十分难听,夏颜怒了,二十一世纪男女平等,没想到到了古代竟然因为是女子而被鄙视,她冷着脸回道:“我虽然是女子,但也比有些仗着自己身强力壮的只能够呈口舌之快的男人好,要我说,还是回家去多吃几口奶吧。”

    她话音粗俗,灰衣男人看着夏叶儿的背影皱起了眉头。

    对方说话的人冷哼道:“哼,你找死!”话音方落,只见他单手拍桌,随后又一柄剑祭出,这次夏叶儿长了经验,冷冷一笑后就要飞身而上,谁承想这时候却有人从旁边抓住了她的胳膊,夏叶儿一惊,偏转头问道:“你干什么?”

    男子不答话,只轻轻一挥衣袖,也不知那衣袖挥出的风有多强劲和准确,只见那原本气势汹汹急冲而来的剑当即像是有人刻意从中间将之劈开,又再砍上一剑一般。

    剑身与剑柄果断分开,而本身也从中间一分为二,那精准的位置以及力道,不免让人心中为之大骇。

    长剑支离破碎的落地声里,男子淡然立在原地,眼睛扫向那四人,嘴角边噙了丝讥笑。

    “宵小鼠辈!”小白刺溜一下爬上了灰衣男子的肩膀,随着他的话音也吱吱吱的叫,夏叶儿看的直扶额,你是白貂不是小白鼠啊亲!

    那几人显然被男子的武功弄得着实一惊,俱都站了起来,人人都跃跃欲试,又都畏惧着不敢先上。

    夏叶儿也是看得一傻眼,她确实知道这人武功在她之上,却没想到竟然这么厉害,比自己想象中的还有高那么许多,只是淡淡一挥手就能将一把质地不错的剑干干脆脆一分为二,这样的武功路数并不是一朝半夕能练得下来的。

    不过她知道此时并不是深究这人武功深厚的时候,遂朝男子方向踏上一步,摆好姿势:“想死就上吧!”

    男子难得的侧头看了夏叶儿一眼,如果她能看见他的表情的话,一定会有所发现,她被嫌弃了……

    那边四人相互看了一眼,而后默契一点头,几乎是同时双脚一个顿地,高喝声中拔地而起,三人持剑一人握拳就向着他们这边飞过来,夏叶儿眼疾手快抄起桌子上的几双筷子就往那几人身上甩,见对方有所躲闪,她便想着趁机而上,但刚想动作,手腕却被大力拖拽住,同时脚下被绊,身子后仰,她需腾出空隙来阻止自己摔倒,而等到她踉跄着站稳时,那面具男子已经飞身而出,也没瞧清他是怎样动作的,就只见那衣袖这么随便挥舞两下,四人原本来势汹汹的阵势被轻易破解,其中两人已如纸片子似的躺倒在地,另外两人在顾及同伴之时却同时“啊呀”一声惊呼,男子双手刷刷刷几下,随后“砰”地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尘土过后,夏叶儿定睛一看,不禁瞪大了眼睛。

    这男人真够狠的,竟然把他们两个人用胳膊给绑到了一起。心有戚戚焉地看了眼轻飘飘落在她身边的男人,到了嘴边的那些抱怨的话语被硬生生咽下,就他这样的功夫,幸亏她没上,不然就真是献丑了。

    这个时候的夏叶儿只沉浸在对那男子的诧异中,而忽略了男子抽空投过来的略带诧异的目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