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的脉象……

    夏叶儿没有注意他的变化,看着地上那些人的惨境,凑在黑披风人耳边问道:“他们是你仇家?”

    男子偏头淡淡扫了她一眼:“如果我没记错,他们该是在你问出那句话之后才动的手吧?”

    夏叶儿傻了:“哪句?”

    面具男顿了下,而后耐着心思将夏叶儿的话复述出来:“你说咱们离红花派还有多远。”

    夏叶儿:“……那他们,是红花派的人?”

    “看样子是吧。”

    这算,撞枪口上了?夏叶儿囧囧地想。

    “这附近一定还有大批红花派的人,若被他们看到同伴受辱,定然不会善罢甘休,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跑吧?”夏叶儿跃跃欲试地建议道。

    男子无语了片刻,看着她有那么一丝的费解,该是想着之前那么凌厉的一面到底是不是她?后终于觉得这个问题无解,遂憋出了一句话来:“走吧。”

    从口袋里掏出一两银子,扔给早就躲在柜台下的店主,夏叶儿道:“店家,不好意思,打坏了你的东西,这银子给你,当赔罪了。”

    男子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夏叶儿眼皮子翻了翻:“干嘛,砸坏东西要赔偿这个道理你不懂啊?”

    “不是不懂,是忽然觉得,你还挺有江湖儿女的侠气的。”

    “夸我呢还是损我呢?”夏叶儿没好气。

    男子唇角勾了勾,没说话。

    夏叶儿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当他性子冷淡,不愿意多说话来处理。

    两人继续前行,刚走上官道,便被路上的血迹给吸引,小白则从夏叶儿肩膀上跳了下来,一下子就钻进了草丛里,连夏叶儿的呼叫也不管。

    “它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黑披风男看着树林深处,略微沉吟,说道。

    夏叶儿摇摇头:“不知道,小白是个挺机夏的动物,应该不会跑丢的,我们跟上吧。”

    二人沿途追寻,却在中途断了线索,夏叶儿观察了下周围的地形后多断偏转方向,终于在一处杂草丛生的地找到了小白,也找到了那些血迹的缘来。看到那场景夏叶儿大骇,却并不是在害怕那些人已死,而是他们皆穿着同方才那四人一样的衣服。

    红花派!

    男子倒是没什么意外之情,表情淡淡的,眼中神色一片了然,夏叶儿转头看了看他,目光中带着探究。

    男子整个人一顿,对她道:“你不怕吗?”

    “怕什么?”夏叶儿疑惑,黑披风男目光转向那群死人,夏叶儿看着那场景确实是挺渗人的,便撇开眼说:“怕到是不怕,就是太慎得慌。”

    “还要去吗?”

    黑披风人这句话夏叶儿起初没有听懂,过了一遍脑子才绕明白,当下一扬头道:“去啊,为什么不去,事情还没到真正发生的时候就这么有趣刺激,到时候指不定有多好玩。再说我只是看热闹,又没打算把我自己牵扯进去。”

    她说话的时候是从未有过的神采奕奕,那样俏皮可爱那样天真的神情几乎在一瞬间就晃花了男子的眼,他的神思微微一飘。

    夏叶儿召回小白,为自己做好心理准备,深呼吸几口气走上去前查看那些人,前世她有一位法医朋友,她常常跟着去接触一些匪夷所思的案子,所以对这种验尸的工作也略有涉及,但从来没有自己上阵过,不免有些心虚,检查的也仔细起来道、:“这几个人应该是在早上被杀,身上没有明显伤口,却是七孔流血,应该是被下毒然后又被身后内力击中。”前世教她功夫的师父曾说过关于内功的事情,况且那些电视小说里面早就演烂了的情节,当时将那些情况记载脑子里,她以为永远也不可能用得上,没想到居然在这派上用场,夏叶儿又看了看尸体周围,接着道:“距离现在已将近一天的时间,且这几具尸体明显有被挪动的迹象,该是有人怕被发现而放到这里的。”

    男子在一旁静静听着夏叶儿的分析,心中正在微微诧异,她竟然能将几人的死亡时间说的这般清楚,所受的伤说的也八九不离十,基本的情况也分析的不差。

    这个人……男子看着夏叶儿认真的侧脸眼神暗了暗,对她道:“关于怕有人发现这一点,我想应有两种可能。”

    夏叶儿瞧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一是杀人者为之,这一点不是没有可能,而第二种可能,也许是他们同门所为,这个猜测,可能性更大一些。”男子淡淡道。

    夏叶儿想了下,突然脑中夏光一现,看了眼对面男子,男子像是了然她要说的话,当即点点头。

    “怪不得刚才那几个红花派的人听见我提起红花派那三个字这么敏感,敢情是草木皆兵,将我们当成是魔教中人了。”之前她还以为红花派有什么外派的人不能讲他们派系名字之类的奇怪规矩,却原来竟是这么个原因。

    夏叶儿正在自顾自想事情,突然感到浑身上下都是一阵不舒服,不由得偏头过去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男子投过来的灼灼目光。

    她心中一跳,不由后退一步小心问他:“你干嘛?”

    男子在夏叶儿看不见的地方微微勾了勾唇角,他突然道:“此行必免不了和魔教中人碰上,你不怕吗?”

    夏叶儿听后并没有犹豫:“我只是过去玩的,情况不好我就撤了,怎么可能让我自己陷入危险境地。魔教能怎样,又没有什么通天本领,不过是一群普通人被一些神秘色彩包裹住罢了。”她顿了顿,想起前世的那些记忆说:“况且魔教两个字也不过是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叫的,江湖里那有什么独善其身的门派,只怕有些人内里比之魔教还不如呢。”

    男子诧异的看着她,半晌略一沉吟,点头:“也对。”

    “我看咱们还是快点趁着现在没人过来离开这里,你这奇装异服的太招人眼了,容易引起怀疑。不然一会如果来个栽赃嫁祸什么的,我可没那么多闲工夫浪费口水解释。”夏叶儿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