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说的有理。”男子一点也没在意夏叶儿对他衣着的品评,反而很虚心地接受了。

    二人继续前行,夏叶儿毕竟不是圣母,这里的法律不健全,江湖中又是波橘云诡,死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所以她也没必要去深究这件事。况且那属于红花派的家务事,她就更没理由过去掺和了。

    男子则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只管前行。

    夜渐渐来临,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又过了不久,街上便空荡起来。然而这种空旷不似一般,而是一种风雨来的前奏。

    果不其然,突然一阵衣袂划过空气的声音传过,夏叶儿立马警觉起来,同时男子不着痕迹地寻到一处保护夏叶儿的最佳位置,鹰隼般的眼睛在黑暗中展露无遗。夏叶儿下意识地往男子那边看了一眼,男子有所察觉地回看过来,二人对视了一眼。

    不知为何,这一眼竟然让夏叶儿有一瞬间的心跳失常。

    不过很快她便忘记这点小异样,因为她还没来及细想,便被迎面而来的一阵如刀般的掌风袭击,当时她有一瞬间的错愕,但还是反应过来,可即便这样也还是晚了。脸虽然躲过了掌风,但是留出来的头发却被齐齐削去一绺,轻飘飘在空中打了个旋,而后落在地上,在黑暗中消失不见。

    然而夏叶儿还没来得及细想这短短几秒钟所发生的事,突然看见男子右手伸展,掌心向下在空气中虚空一握,夏叶儿便看到在他手和地面之间的空当中,一股透明的气体凝聚,翻滚在男子的股掌之间。突然他一抬手,气体祭了出去,侧后方立马响起阵阵轰鸣。同时传来的还有噗噗噗几声,估计是有人被震出血来。

    这威力一定不亚于现代的定时炸弹,若要一掌打过去,估计十个人也会被一锅端了。

    夏叶儿差点没叫出来……人家这功夫跟自己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想到之前她差点被人毁容所受的窝囊气,再瞧瞧这面具男同她之间相差的悬殊,在现代素来觉得自己了不起的她顿觉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古人真强大。

    那阵响声的回音渐渐消弭,夏叶儿仔细听了听,街上又恢复成寂静无声,只不过较之前的空旷,似乎又多了那么一丝人情味,当然,如果这空气中要是没有淡淡的血腥味飘来,那感觉会更好一些。

    “是些什么人?”

    “红花派。”男子简短回答。

    “怎么又是红花派?这一天三回,也太巧了吧?”夏叶儿道。

    男子看了她一眼,目光沉了沉:“想来是和白日那几人有关,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地盘,随时都会有埋伏。”

    “所以你白日才会提醒我?”

    男子顿了顿,方道:“嗯。”

    “多谢,不过这种事情以后应该会遇上很多,我提前见识了以后便也能有经验,江湖闯荡也能少走弯路。”夏叶儿诚恳道。

    男子诧异,盯着她看了好几眼,直到夏叶儿提醒他继续走的时候方才缓过神来,不过还是又看了看她的背影,心中大致计算了一番,这才跟着走上去。

    天色渐晚,二人随便找了个山洞露宿,男子捉了只野兔烤了两人吃,所谓饱饭思**,夏叶儿吃过饭后就昏昏欲睡,打了个呵欠躺下就要睡了,完全没有那种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尴尬,这不免又让男子感到诧异。

    “我先睡了,走了一天脚都是肿的。”这具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以前夏叶儿徒步一个月都不会觉得疲惫,现在仅仅一天脚就生疼,真的是忒娇气,以后可得好好练练。

    男子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夏叶儿没发现他的异样,只说:“明天早上记得叫我起来。”之后便搂着小白软软绵绵的身体闭上眼睡了。

    男子的话始终憋在舌头尖上,却再也没机会说出口。其实他想问问她,嫁了人怎么还这么大大咧咧。

    夏叶儿呼吸浅浅,熟睡之后嘴角边还带着浅笑,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梦,能让她这么快乐。男子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一点睡意都没有。他移开视线到了夏叶儿的眉心,眼眸里渐渐酝酿起深深的漩涡。

    她……

    然而还没有动作,之间睡着的小白却忽然睁开了细小的眼睛,警惕的瞪着他,黑披风男将伸出的脚收回,小白瞪了他一会儿,大概是觉得没有危险了,就低下头将脑袋埋在自己的尾巴下面,蜷着身体继续睡觉了。

    黑披风男看着这一人一动物的组合,眉心渐渐舒展,靠在一边的岩石上闭目养神。

    次日正午时分,两人终于到达目的地,在附近找了家客栈住下,之后二人在一楼点了些吃的东西。本来夏叶儿是想让这面具男跟她一块先去探探红花派的,毕竟这一路发生的那些不太平的事都与他们有关。只是他却拒绝了,说是自己有事要办。夏叶儿也没勉强,吃过饭后她就回房间午休了。

    小睡一觉后整个人都是清爽无比,夏叶儿收拾好自己就离开了。那面具男一定早就走了,她就不用过去打招呼。

    她一个人转到红花派后门,在一棵大树枝上坐下,这周围把守极为严密,出来进去都有人盘问,想来是怕幽冥黄泉教偷偷潜进来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夏叶儿就这样看着,并没有很快动作。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侦查这里,本想说找些麻烦给他们,但转念一想似乎红花派即将被魔教洗劫的事与她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若不是有红花派在这里混淆视听,没准她这会早就被魔教的人盯上指不定在哪里逃命呢,哪里还有闲工夫在这里好吃好喝还有热闹可看?

    所以她纠结了,在树上呆了许久也没什么动静。无聊地换了个姿势,夏叶儿突然心中一动,同时耳朵也竖起来,这附近有人正在低语,那声音……很熟悉。

    她猫一样地放轻了动作,又往树上窜了一大截,双脚勾住后面更大的树枝,身体尽量平趴着,再用心听了听,很快锁定好方向,她悄悄循着声音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