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不过红花派因此躲过一劫,也着实是件幸事。”

    “说来也是,只是耍了咱们这些看热闹的人,白白浪费了时间。”

    “唉,反正去哪都是去,算不上浪费时间。”

    “对了,我跟你讲,上次我在红花派门前躲藏,无意间竟然撞到幽冥黄泉教的教主,幸好当时我发现的早,不然我现在连命都没有了。”

    “你怎么能断定那便是幽冥黄泉教教主?传说他有很多面,就连最亲近的人都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

    “我当然没见过他的脸,不过我看到了那枚配饰,圆月形状的七彩玉,这世上恐怕就只有那一块,十年前被幽冥黄泉教教主偶然得到,我怎么可能看错。”

    ……

    后面那两个人再说什么,夏叶儿是一句也没听进去,因为那时候客栈里进来几个人,为首那人她竟然还认识。

    彼时她正夹了一筷子的面条往嘴里塞,猛地看到那人,她手一歪,筷子滑到桌子上,而面却顺着桌沿儿一路向下,夏叶儿突然一皱眉头,唔,烫死了。

    夏叶儿穿楚过来之后,除了潘龙之外,大概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眼前这个长着一张妖孽脸的男人了。

    夏叶儿缩了缩身子,希望对方不要看到她,男人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尽量将身子往桌子底下钻的夏叶儿身上,夏叶儿瞬间就觉得自己坐不住了。

    对方找准目标,双手负在身后就向她走了过来,目光凌冽的盯着她像是盯着猎物一般。

    夏叶儿心想坏了坏了,她这法律上的丈夫前来找她了,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婚姻法是怎样的,这可如何是好。又一想这人本身就是王爷,国家都是他家开的,法律什么的还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完了完了!

    夏叶儿不敢说话,周围一切嘈杂的声音似乎都听不见了,她整个世界里就只有他,她定定地看着这个便宜老公。

    她张了张嘴准备开口,才想起来到现在自己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只知道他是个王爷,封号也不清楚,这要怎么打招呼?

    就这么想着,对方已经走到了她的桌前,早在他踏步进来的时候,客栈了的人都看呆了禁了声,而这个男人倒像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样,就只看着夏叶儿。

    夏叶儿觉得就这么干坐着也挺尴尬的,桌上茶壶里还有没喝完的茶,夏叶儿连忙倒了一杯推到他面前,脸上也不确定要用什么表情,她便僵着,她可是没忘记当初他将她关进冷宫时候所表现出来的淡漠的性子以及冷飕飕的无情眼神。

    “你倒是让本王好找!”冷冰冰不耐烦的嗓音配上冷淡的表情,楚承乾皱眉。

    “你找我干嘛?”夏叶儿问出这句话后就觉得不妥,还不等她继续说,楚承乾就直接暴走了:“你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

    夏叶儿身子抖了抖,干笑一声,清了清嗓子友好地问:“请问王爷,你找我这个弃妃做什么?”弃妃那两个字被她咬的极重。

    夏叶儿话音刚落,楚承乾就笑了:“弃妃?本王何时说过你是弃妃?”

    夏叶儿仔细分析了下这三王爷说话时候的心思,他这语气完全没有初见时候那种数九寒天冻死人的冰寒,反而带着轻轻的笑,他应该对自己的出走很生气才对,这时候表现得这么淡然,恐怕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不过,似乎这个王爷确实没有说过她是弃妃,她在被打入冷宫的当天夜里就跑了出来……汗!

    “府里挺闷的,我就出来透透气,本来想着怕你们发现我不见会着急,这几天就回去了,现在你来了,我就不用那么匆忙了。正好还有好多地方没有逛,我就再多呆些日子。”夏叶儿边说边挤笑。

    楚承乾淡淡喝了口茶,半天没说话,夏叶儿在一旁呆的颇为别扭,但她不敢多说,只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的面。

    “如此,本王就陪着爱妃一道玩赏吧。”就在夏叶儿以为他不会答应自己用沉默来代表驳回的时候,王爷突然这样说,夏叶儿浑身一震,抬眼看他。

    楚承乾看着她,表情平淡:“怎么,不愿意和本王同行吗?”

    当然不愿意!

    她还要跑路呢,旁边跟着个王爷算怎么回事啊?爱妃爱妃,他那短命的爱妃早就挂了,她是他哪门子的爱妃!

    “愿意,当然愿意啊,哈哈。”夏叶儿干笑两声:“王爷您亲自陪同,不胜荣光,不胜荣光……”

    楚承乾看着她的反应,勾了勾嘴角,道:“在外面你叫我名字就好,我这次微服出行,不打算暴露身份。”

    夏叶儿点头表示知道,忽地又面露难色,她凑过去小声问他:“那不知王爷您高姓大名?”

    楚承乾身子一顿,用灼灼的目光看着夏叶儿,后方缓缓道:“楚承乾。”

    “楚承乾。”夏叶儿将这三个字放在唇边呢喃,楚承乾在旁边静静等着,也不知道是否在期待什么,不过很快他便失望了,因为夏叶儿根本也没打算从这名字中品出什么来,只是想到自己重生在这里,不知道名字是不是跟这身体原主人一样,于是便道:“知道了,那你也叫我名字就好,爱妃爱妃叫着挺别扭的。”

    楚承乾这次是用了震惊的目光来看她了。多少人想拥有这个称呼都没机会,她居然说这称呼别扭?可看她确实没有假装的意思,忽然地,楚承乾心中被勾起了一些好奇,比之之前从手下搜集来的资料对她的了解,他觉得还远远不够,似乎她是被层层包裹着的宝贝,每掀开一层,神秘感楚强。

    “嗯。”楚承乾淡淡地说了声表示答应,这下终于想起他进这间客栈来的第二个目的,遂对夏叶儿道:“本王……我饿了,给我弄些吃的来。”

    夏叶儿哪敢怠慢,高声喊来店小二:“点菜!”

    店小二立马上前,方才他就见着来人不简单,不过碍于他的气场过于强大而没有及时过来招呼罢了,这会子夏叶儿叫他,立刻连跑带颠地赶过来:“客官,想吃点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