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也不知道这古代王爷都吃什么吃多少,想了想道:“招牌菜,特色菜荤的素的荤素搭配的都端上来,速度要快,我们赶时间,快点。”

    “好嘞好嘞,客官请稍等,菜马上来,”店小二喜笑颜开,猛劲地擦桌子,之后便快速走开,冲着厨房大喊,“招牌菜特色菜荤素搭配——”

    这边夏叶儿对他笑了笑:“点好了,不过这饭店的菜上的有些慢,你得耐心等等。”她知道古代贵族吃东西都讲究个天时地利人和,但在外面总有怠慢的时候,得先打个预防针以防这皇帝身边的人大发雷霆。

    “嗯。”楚承乾又是淡淡应声,不愿意多话,和之前又是两个样子。夏叶儿也不在意,只又重新拿起筷子,将自己那一碗已然黏在一起的面消灭。

    “不过是一碗白面,至于如此夸张?”楚承乾看她粗鲁的样子皱了皱眉,原本就冷淡的表情甚至加了些嫌弃。

    “怎么夸张了?”夏叶儿边吃边问,不过看着楚承乾那副表情,她就知道了对方的心思,想了想又说:“其实这面味道还不错啊,只不过人饿的时候觉得什么都好吃,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

    “你一天没吃东西?”

    夏叶儿一顿,后答:“没吃啊,我忘记了,只顾着到处走,在外面的时候也没觉得饿,一到了这饭店就有感觉了。”说完这话夏叶儿猛地闭上嘴,她忽然觉得自己今天的话有点多,而她和眼前这位王爷似乎并不熟悉,但不知怎的,她愣是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菜来了——”

    正想间,店小二适时端了菜上来,夏叶儿的思路被打断,然而只是这么一晃神,再想衔接便不能了。

    菜上桌的时候,夏叶儿才想起来小白好像从刚才就一直很安静,往旁边看了眼,却发现那只宠物不见了,她抬眼环顾四周,在旁边那张桌上看到了小白。

    这动物大概沿承了前主人的爱好,竟然趴在人家桌子上喝酒,小脑袋伸到酒杯里舔了正欢,还眯着眼睛露出一副舒服之极的模样。

    夏叶儿赶紧走过去将小白抱了起来,边朝那桌表情呆滞的客人道歉。

    “这动物到挺有夏性的。”看小白整个身子躺在椅子上打嗝,楚承乾突然说道。

    “是啊,我也是因为这小家伙……咳咳,不说了,吃饭吃饭。”夏叶儿连忙结束了话题,好险,差点说漏嘴了,要是被楚承乾猜到自己会武功,她逃跑的打算就要作废了。

    夏叶儿本打算今晚就在这间客栈将就一夜的,但现下显然不行了,她这名义上的丈夫过来,她铁定就得跟着他走。虽然夏叶儿心里知道她一定不能被这位王爷给抓回王府,但她很有自知之明,这整个国家都是他们家的,就算跑到天涯海角,最后也还是逃不过她是他的王妃这个事实。

    她得慢慢来,哪天和他好好商量一下赏给她一纸休书,有了离婚协议在手,她就不必这样没出息了。

    果然,楚承乾用过饭后看了她一眼,然后说:“走吧。”

    夏叶儿只得抱着醉醺醺的小白跟上,他走的并不快,不过夏叶儿却很是注重同他保持距离,她这样的动作导致楚承乾的那些个跟班离得他们更远了。走了一会楚承乾似乎是察觉出什么来,他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她,见她刻意同自己保持距离,不由皱起了眉头:“走那么慢干什么?难不成本王是洪水猛兽,会吃了你不成?”

    夏叶儿一听连忙干笑一声,紧走两步跑过来:“没有没有,我这不是想着您是王爷,我这身份毕竟尴尬,得和您保持点距离嘛!”

    楚承乾起先没懂她的话,盯着她看了好半天才终于悟出了些什么,抿了抿唇,他冷哼一声,继续朝前走,再不发一言。

    夏叶儿并不在意他的反应,本来就是嘛,他将这副身体在新婚之夜毫不留情地打入冷宫,还用了最羞辱人的理由,她现在没跟他急就已经很给面子了,毕竟她想着那是别人的事,虽然她占着这具身体,可她是个外来人,发生任何事都与她无关。如此一想,她便觉得王爷什么的也不在话下了。生气这件事,并不是那么容易做的。况且她现在打算闯江湖,贸贸然得罪这么个大人物就是给自己树敌,这是个亏本买卖,万万不能那样做。

    这么想着的时候,她一抬头,发现自己又掉队了,未免楚承乾再次生气,便连忙跟了上去。

    他们去的地方距离刚才落座的客栈很近,不过地理位置倒是挺偏僻的,跟着那几个人左拐右拐,最后在一处很普通的宅子前停下。夏叶儿扒着眼睛去看,原来这里竟然还有他的窝点。

    她这算是逃跑接过自动送上门来了么,说不定人家都跟踪观察她好几天了。

    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夏叶儿连武功都不敢用了。

    刚走进院子里,管家迎上来向楚承乾报告事情,他大步往里面走,边走边做了吩咐,这会子倒是不在意夏叶儿是否跟来了。

    夏叶儿在后面将这宅子内部情况大致打量了下,暂时觉得没什么出奇之处,眼看着楚承乾进了屋子,她便也跟过去,楚承乾不知道在和管家说着什么,一见她进去,那管家立马停止交谈,还警惕的看了眼夏叶儿,虽然只是一瞬之间的转变却没能逃过夏叶儿的眼。

    楚承乾倒是没什么反应,看着夏叶儿的样子皱皱眉头:“你怎么进来了?”

    夏叶儿看了看屋子的四周,见没什么地方可以坐下,就将目光投到楚承乾脸上,问他:“我住哪里?”

    她可没忘记自己是弃妃,电视剧里演的弃妃一般都有自己的小黑屋,她现在累了,得找个地方休息。

    楚承乾眼眸幽深地看了看她,随后对旁边的管家道:“带她出去休息。”

    “是。”

    低低地应了一声,管家最后探究般地看了夏叶儿一眼,道:“夫人,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