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拿手背在嘴巴上蹭了蹭,从水里出来将自己擦干净,穿上衣服——那衣服挺复杂的,夏叶儿穿了半天才将顺序弄得差不多,大功告成之际,她刚要欢呼一声,却发现旁边还剩一件白色的类似里衣的衣服,一时间有些无奈。

    这古人,穿衣服得费多少时间!

    卷起剩下的那件衣服走出屏风,夏叶儿脚步又是一顿,她惊恐地看着坐在桌前的男人,颤着手指向他。

    “你、你不是走了吗?”明明听见了开门关门声,怎么这人还坐在她房间里?

    楚承乾淡淡扫了她一眼,将眼中那一抹惊艳掩藏得很好,他放下酒杯淡淡道:“先吃点东西。”

    夏叶儿这才看到桌子上摆着的食物,瞥了眼菜色觉得还不错,但还是挺为难,她将头转到楚承乾身上,道:“你把菜放下就好了,我也没说要和你一块吃,我饿了自己会去找吃的。”

    楚承乾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他微眯着眼睛看着夏叶儿:“你是什么身份,本王和你吃饭,难不成还委屈了你?”

    夏叶儿一听顿时觉得他话的不对劲,遂连忙狗腿般地跑过来坐下:“哪有哪有,我的意思是说,我的身份太低微,您同我在一起吃,会降低了身份的。毕竟我是弃妃,还是不洁的弃妃,王爷,这件事传的人尽皆知,您得注意影响。”

    “本王要做什么还得你来安排吗?”楚承乾对她嬉皮笑脸的态度很不满,冷冷地道。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王爷您随意,想吃就吃。”夏叶儿觉得她现在说什么都是错,还不如噤声赶紧吃,吃完她赶紧睡,这位王爷才能赶紧走人。

    其实她还不算太饿,傍晚在客栈吃的东西不少,这会时间虽然很晚了,但她从来也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且她前世有胃炎,晚上不能吃太多,她不知道重生在这副身体里以前的老毛病会不会也一并带来,但为以防万一,她还是小心着点好。

    那病一犯简直是生不如死,她还想留着精力跑路呢,可不能耽误了。

    哪知她思量的时候,楚承乾又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吃的这么少,难不成本王在这让你吃不下去了?”

    您还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啊!夏叶儿腹诽,但面上还是淡笑着道:“下午吃多了,这会不饿。”

    “下午是下午的,这时候多吃些,夜还长着。”楚承乾道。

    夏叶儿为难地看了他一眼,其实她自从见了楚承乾的面就开始怀疑了,明明那时候他对她那么冷然决绝,说打入冷宫就打入冷宫,警告她的话现在还犹在耳边,怎么几天不见,他对她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而且理论上她对他而言,是背叛吧,毕竟在这封建的古代,女子的初夜不是新郎的,很打击男人的自尊心的。更何况这男人不是普通男人,这可是皇亲国戚,只要说上一句话就能让人分分钟掉脑袋的大人物!

    可是这会子他对她所表现出来的关心,也太明显了吧?他……

    “那个,您真的是我那位王爷吗,我是说……我嫁的那位?”夏叶儿不由得凑近了仔细看了楚承乾一眼,嗯,他说他微服私访来的,除了这身衣服不是王爷的,脸倒是,因为那样一张精雕细琢出自上帝之手的脸,是谁也模仿不来的,她想就连易容术都不能完整地制作出来,一定会有瑕疵。

    楚承乾眸光一眯:“你说什么?”显然他现下不是很高兴。

    “哈哈。”夏叶儿干笑:“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不一样了,跟假的似的。”最后半句话,夏叶儿几乎是哼哼出来的,她当然不敢真的说出来,夏叶儿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得罪了这个人,她将来在江湖上都不好混。

    可楚承乾是什么人,耳聪目明,听力好的更是普通人的百倍,夏叶儿距离他这么近,就是轻微的呼吸在他听来都能清清楚楚,更不用说这后半句话了。

    “夏叶儿,你大胆!”

    “好了好了,我错了。”夏叶儿一听果然惹到他了,立刻连声道歉,同时心里还在庆幸,原来自己的名字竟然和这官家小姐一样,看来缘分这件事真的挺奇妙的:“我只不过是觉得奇怪,我一个被你打入冷宫的弃妃,又不听话地从冷宫里逃出去,你抓住我不仅没有将我关起来派人严加看守,反而好吃好喝好住还有人伺候着,还有王爷您亲自陪我吃饭,我受宠若惊啊,挺惊讶的。”

    楚承乾听得这一番解释,沉吟了一瞬,而后放下筷子起身,冷冷地倨傲地看着她,道:“吃完休息。”

    “……哦。”夏叶儿好半天才回了一句,再抬头的时候,楚承乾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王爷,原来是傲娇属性的!

    夏叶儿又简单地吃了一些,突感胃里很不舒服,她心想完了,这老毛病果真被带来了,这几天她都没有好好吃东西,冷的热的一点也不忌讳,这会喂终于受不了了,抗议来了。还好刚刚犯,还不算太疼,趁着这功夫她得赶紧回榻上躺着,不然一会连动都动不了。

    丫鬟很能掐时间,夏叶儿刚刚躺到榻上,她就敲了门,得到许可进来,她默默地收拾碗筷。夏叶儿躺着一动不动,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看着她,当看到她的手时,眉头微微一动。

    “夫人。”丫鬟轻轻喊了一下。

    “你叫什么名字?”

    “回夫人,奴婢翠儿。”仍是那细小的声音。

    “翠儿。”夏叶儿跟着重复一遍,而后淡淡一笑:“行了,你收拾完就出去吧,我这边也不需要什么了,我不叫你,你也不用再过来了,回去休息吧。”

    “是。”

    看着翠儿退出去,夏叶儿冷冷一笑,这小姑娘还挺能装,明明不是那么简单的普通仆人,却偏要装出胆小的样子,方才她的右手心朝向她,那上面的薄茧绝对不是打扫屋子干粗活的得来的,而是常年握剑所留下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