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看来她那句话说错了,楚承乾哪里是没派人看着她,所有人都被他做了伪装,若不是她细心,那么等她一有逃出去的动作,那么下一秒楚承乾就会知道,到时候等她的还不知道是什么。还有这次那个王爷对她这般不动声色,也不知道又是安得什么心。

    唉,怎么觉得事情变复杂了?

    突然她皱了下眉头,完了,开始犯病了。楚承乾,你真是个灾星,不来这胃怎么折磨都行,你一来它就犯病!

    很疼很疼,不能翻身,她之前是侧着身子,这会也只能侧着呆着,头和脚都不自觉地向后弯曲,她深深吸气,觉得胃里像是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连呼吸都是疼的。

    她疼得深深皱起眉头,不得已让自己憋气,企图能让自己好过一点。

    挺过去就好了,以前犯病时候也是来势汹汹,不过只要过了这一夜就能好。所谓来得快去得也快,应该就是顺应了这个道理。

    但是今晚却有些不一样,胃里翻江倒海,连其他器官也开始跟着起哄,它们就像是约好了似的过来找她,就看着她被折磨很开心一样。

    她翻身的时候摸到一片柔软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睡得迷迷糊糊的小白,夏叶儿将小白扯过来搂在自己怀里,忽然胃里又是一阵刺痛,她受伤的力气不经意就加大了,小白痛的哀鸣一声醒来了。

    夏叶儿感觉放开小白,自己蜷着身体发抖,小白醒来后看到夏叶儿满头冷汗也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她的痛苦,吱吱的叫着,一个劲拿头蹭她,舔着她的手背和脸。

    夏叶儿虚弱的冲它笑了笑,小白围着夏叶儿转了一圈,忽然一个纵身跳下床,从窗户处闪身不见了。

    夏叶儿受不住了,幸亏这木榻够大,否则她这么厉害的翻滚,早就掉地上了。她就算再坚强,可毕竟这疼痛真的不是普通人能受得住的,她不得已将疼痛哼出来,豆大的汗珠从额间滚落。

    “你怎么了?”翻滚的身子突然被制住,她的肩膀上放着一双手,夏叶儿艰难睁开眼,突然就哭出来了。楚承乾看着这张梨花带雨的脸忽地心上一紧,动作先于大脑地将她捞进怀里,说出来的话更是带上自己都没发觉的紧张:“你哪里不舒服?”

    “胃疼……”说完夏叶儿更是哭,泪珠子像是断了线,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反正现在是继续要安慰,这个男人的怀抱还不赖,靠着挺舒服,于是便更加想哭。

    楚承乾原本正准备过来,忽然看到夏叶儿身边的那只小白貂吱吱的朝自己跑过来,还叼着他的衣摆像是要将他往前面拖,楚承乾也只是愣了一下就明白过来,他捞起白貂就往夏叶儿房间走,推开门就听见里面细细的痛苦的呻/吟,夏叶儿正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在床上打滚,心里也是一惊。

    楚承乾将手放到夏叶儿的胃上,轻轻一按后不禁惊讶,这怎么硬的跟一块石头一样?

    “你别按,疼死了,呜呜……”夏叶儿一把打掉对方伸过来乱摸的手,身子疼得弓起来,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楚承乾看着被打开的手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夏叶儿会这么抗拒他,心里莫名地有些不是滋味。不过很快他就没什么时间去想其他,因为夏叶儿已经开始不住地哼哼。他没再多想,手伸到她的胃部,将内力运到掌心,再由掌心输入到夏叶儿的胃里。

    源源不断的热源被肌肤吸收,夏叶儿的情况逐渐好转。虽然还是很疼,但总比刚刚的绞痛好多了。额头上的汗也楚来楚多,却不是疼痛导致,而是内力散发出来的结果。感觉着楚承乾醇和宏厚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又运行了一小周天之后缓慢收回,夏叶儿深深呼出一口气。

    “谢谢。”夏叶儿由衷地道。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向她伸以援手,因为她内心很清楚两个人的关系,因此当他对她有所碰触的时候还刻意地反抗,但这人显然不将她的做法当回事,依然输了内力给她。

    楚承乾顿了好一会,才面无表情的道:“不谢。”

    他觉得他方才那样做根本不是想要她的谢意,而是……

    是什么,他现在也不好说。

    两个人静默了一会,夏叶儿突然道:“那个,我不疼了。”

    “嗯。”楚承乾淡淡应了一声,却没什么动作。

    白貂趴在地上看着两人,吱吱的叫了一声。

    夏叶儿抿抿唇:“所以,你可以放开我了。”

    从他发现她犯病开始她便一直被搂在怀里,之前身体难受还好说,现在她的疼劲儿已经过去了,再抱着她怎么都觉得别扭。

    楚承乾眼睛眯了眯,里面的神色一闪而逝,他缓缓松开了夏叶儿,夏叶儿一得自由立马撤出来,就像他的怀抱是魔窟一样。不经意的一转头,她看到楚承乾略带探究的深眸正盯着她瞧,夏叶儿一愣。

    “真不疼了……”夏叶儿心里突突地跳,被他看得有点心虚。

    “嗯。”好半天,就在夏叶儿以为他不会回她话的时候,他终于哼了声。

    夏叶儿身上的汗已经干的差不多了,身上清爽了不少,这会倒是困了,于是很有建设性地打了个呵欠。

    “你好好休息。”

    楚承乾撂下这句话便离开了,速度之快让夏叶儿咂舌,要不要这么着急?她又不会留他过夜。

    夏叶儿抱着小白狠狠的揉了揉,小白也不躲避,吱吱的叫了两声,看夏叶儿好多了,就在她脸上舔了舔。

    夏叶儿看了看窗外,天都黑了,就抱着小白美美地睡了一觉,可是却没能睡上个懒觉。因为第二天清晨太阳才刚刚升起来,那个叫翠儿的姑娘便敲开了她的门。

    “夫人,主子叫您去前厅吃饭。”

    夏叶儿好梦正酣,突然被吵醒,起床气颇重,但也知道现在她并不是什么前世的豪门小姐,现在的她还不知道未来究竟是个什么光景。因此就算极不情愿,她还是起来了。不过她知道这位唤作翠儿的姑娘不是什么善茬,自然对她也没什么好温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