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滚,别来烦我!”小白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如果它在的话就可以让它把门外那个丫头吓走了,支着脖子朝门外吼了声,夏叶儿如是想。

    门外顿时一阵清静。

    夏叶儿又昏睡过去,然而刚要做梦,门再次被敲开,紧接着传来翠儿的声音。

    “夫人,您起来了吗?”

    夏叶儿决定什么也听不见。

    有脚步声传来,夏叶儿不想理会,心想着这是在别人家,自己到底算是个外人,人家若想进来她也没权利阻止,没有睁眼睛地继续睡。

    然而屋里进来了人,对她来说怎么都是别扭,说是睡觉其实根本不敢再睡,可也一直没有睁眼。进来的翠儿也没再说什么,脚步声在她床前时也停了,有浅浅的呼吸声传来。

    忽然夏叶儿唰地一睁眼,不禁惊讶地“啊”了一声坐起来,略显慌张地看着眼前站着的人,抓紧了被角,哆哆嗦嗦地道:“你、你、你怎么进来了?”

    楚承乾的目光一闪,盯着她不小心露出来的圆润白皙的肩膀好一会,方道:“你不去吃饭,我过来请你去。”

    夏叶儿:“……”她的面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了,竟然让堂堂一个王爷过来请自己过去吃饭?这真是要多诡异有多诡异。

    “我还没睡醒,不想吃东西。”夏叶儿斟酌了下道,说完后又觉得这个理由甚好,脸上不自禁地露出笑颜,类似讨好一般,楚承乾不由得一怔。

    她此时刚刚睡醒,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白皙的脸颊上还带着微微的红晕,一双眼睛却是伶俐,红唇微微上扬,却是一番不可多见的景色。

    “你有胃疾,早饭不能耽误。”楚承乾收回目光淡淡道。

    夏叶儿愣住,一种说不出的情绪慢慢散开来,好像有什么东西轻轻挑了下心尖子,说不出是麻,还是疼,又或者是酸酸的感觉。不自然地笑了笑,夏叶儿点点头:“哦,好,我起来就过去。”

    楚承乾站着没动。

    夏叶儿等了一会后抬头看看他,见他理所当然地望着自己,不觉有些脸红,自己再怎么着也是个姑娘家,对面的人虽说是个名义上的夫君,但毕竟她没有自己体验男女肌肤之亲的经历,这么贸贸然被个人看着穿衣服,怎能不别扭?

    想了想,她道:“那个,你能先出去吗?我得穿衣服。”

    楚承乾这个声音弄得一顿,回过神来的他深深望了她一眼,抿抿唇,而后一言不发地转脚出去了。

    夏叶儿看了看他的背影,一时间也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穿好衣服,翠儿就很识相地将洗漱用品端进来,夏叶儿扫了她一眼,翠儿有所察觉,小心翼翼地迅速抬头回望了一下,就又低眉顺眼地服侍她洗脸。夏叶儿深深觉得自己真的挺幸运的,人家穿楚成弃妃都会受尽虐待,时不时地被正受宠却很没有安全感时刻害怕失去男主的各种女配下个毒或者诬陷个什么罪名啥的,但自己却是好房子住着,美梦做着,有人伺候着,还有男主角陪吃陪喝,不小心犯病了还能得到男主角渡过来的内力治病。夏叶儿真的觉得自己是踩了****运了。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得了别人的武功指点,内力精进,一般热进不了身,方便了女孩子独自在外行走。

    “夫人,您笑什么呢?”正想着,忽听翠儿这样问道。

    夏叶儿脸色一正,淡淡瞥了眼她,见后者重新低下了头,她暗中冷笑,嘴上阴测测地道:“以后你若再趁我睡觉的时候叫我起床,就别怪我撕烂你的嘴。”

    翠儿一听身子一颤,可怜巴巴地慢慢抬头去看夏叶儿,夏叶儿眼中一闪而过些许不屑,这丫头如此反应看似很慌张害怕,一般人看来也就当她胆子小过去了,但夏叶儿曾受过高强度训练,她的眼睛比任何人都要毒辣。

    她身子颤抖与听到她话之间有很细微的时间差,分明是经过快速考虑分辨之后才有的动作,夏叶儿不动声色地想着,低头时眸光一眯,她淡淡道:“我没有开玩笑,你若不信,随时可以试试。”

    翠儿一下子跪在地上,夏叶儿始料不及,她到底是现代来的人,对这种跪拜礼实在不太熟悉。

    “夫人,奴婢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会趁夫人睡熟时来打扰夫人了,求夫人饶过奴婢,求夫人饶过奴婢,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这丫头边说边磕头,颇有一种想要头破血流的感觉,夏叶儿冷眼瞧着,心道小姑娘装的还挺像……

    “行了行了,我不是还没做什么呢吗?你这么一大早上的哭给谁听呢?真晦气。出去吧!”夏叶儿不耐烦地挥挥手。

    “是。”翠儿抽泣着离开。

    夏叶儿一身清爽地开门,门口早有仆人在等候,见她一出来连忙过来:“夫人,请随我来,主子在前厅等您。”

    夏叶儿傻了傻,忍不住好笑了下,却也没说什么,跟着便走了。

    楚承乾果然在等她过来,夏叶儿看了下,他连一口都还没吃。心里再次轻轻一颤,她心思复杂地坐下来。

    夏叶儿刚一坐下,就发现那个一大早就不见了的畜生正趴在桌子的一边捧着个大碗大吃特吃!

    夏叶儿汗颜,对这个吃货小白无语了。

    她刚坐下楚承乾就摆手让下人盛了碗汤到她面前:“先喝了这个再吃。”

    夏叶儿愣在那里没有接,她怪异地望着楚承乾,禁不住脱口而出道:“我说王爷,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楚承乾不明所以:“什么?”

    “我可是不洁的弃妃,带给你的全是羞辱,你怎么现在还能没事人一样地对我这么好?”夏叶儿咬着筷子斜眼看着他,真心觉得他很不正常。

    楚承乾目光一凛,将汤碗放在夏叶儿面前,夏叶儿心头一跳,要生气了吗?

    却听见他说:“你说的确实不假,但你夏家带着目的将你嫁进我府上,若是在目的达成之前让你死于非命,至时有很多事情没有办法交代。更何况我还没有弄清楚你嫁进来的原因,更不能让你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