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残阳如血,映的夏叶儿脸上灿红一片。

    “你们是什么人?”夏叶儿冷声道。

    “取你性命之人。”

    夏叶儿根本没想得到他们的回答,她只不过是想再拖延一下时间,顺便寻了寻在这群人之中有没有逃脱的可能性。

    “凡事都要有个理由,敢问诸位,我何时碍了你们的眼,区区我一人竟能令阁下出动这许多人,不觉得大材小用了吗?”

    “自然不会。”仍是方才那人回答,但显然他并不愿多说什么,四个字吐出来之后便闭上了嘴。

    夏叶儿闻言叹了口气,心里倒没什么太害怕的,一是她前世经历的大小劫杀爆炸放火也不在少数,独自一人去闯那刀山火海少说也有百次,再者她如今又有武功在身,虽然还不算太精进,这具小身板也没有自己原来的那么强,可逃命却是不在话下的。

    心知再和这些人废话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夏叶儿冷笑一声:“如此那便就来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否有这个能力!”说罢夏叶儿率先发难,飞身而起,寻到最远一小个男子处,将树枝灌注了内力,想也不想地就朝那人过去。

    小个男子见此眼中闪过冷冷的不屑,夏叶儿自是捕捉到他的神情,也在心中冷冷一笑,敢轻视她,倒要看看他有什么本事!

    树枝伸过去,直取小个男子面门,小个男子见此眼中的不屑更深,只淡淡看了一眼便自觉了然,抬起手中的剑旋了一个剑花,同时自己的足尖也是一点,身子不避不闪地也冲夏叶儿而来。

    眼看着树枝即将以卵击石,小个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兴奋,没想到这次接的活这么快就要在他的手中完结。

    然而他错了,因为处于兴奋中的他并没有发觉,夏叶儿悄悄动了动手腕,树枝看似还直指那人面门,却已然调转了方向,两人的距离不到一步之时,夏叶儿忽然弯转了身,以常人无法达到的柔软度在空中弯下腰来,将将处于小个男子下风,而待小个男子反应过来却为时已晚,因为夏叶儿的速度比之小个男子不知要快上多少倍,两人的身影在空中交错而过,却又见一道血线于空中滑落。

    夏叶儿翻了个跟头稳稳落在地面,嘴角含笑地看着那竟来不及叫喊的小个男子,他眼睛瞪得老大,显然不相信自己为什么死的这么快!

    扑通一声,他摔倒在地,那自他体内流出来的血像是通夏一般尽数落在男子身上,又溅了一地。

    “不过如此。”众人惊诧之中,夏叶儿冷冷地道。

    这句话好似平地一声雷,让仍处在震惊之中的黑衣人们幡然醒悟,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才刚开始交锋便死了一人,且死状如此惨烈,又是死在这么一个弱女子手上,是可忍孰不可忍,想到这众人很有默契地相互一看,而后群起而攻之。

    夏叶儿眉头一皱,十几个人打她一个,这些人还真不知道怜香惜玉。

    也好,反正无聊的很,索性就陪他们玩玩。

    树枝仍不离手,夏叶儿这边应付完三人,忽感脑后阵阵阴风吹过,她心中一凛,顾不得回头看个究竟,听声辨位,而后飞身旋起一脚,攻其不备地将后面三人挨个的踹了脸。

    落地时却没有站好,左脚踝一扭,夏叶儿眉头轻皱,勉强才稳住身形。

    那些人显然捕捉到了夏叶儿这个细微变化,相互对视之后明显有喜悦之情流露,但同时又觉得很丢脸,想他们这群集结在一起的杀手哪个不是刀尖舔血的过日子,竟被这么一个黄毛丫头压着打,胸中着实憋了一口气。遂一时间也顾不得其他,一心只想着快点解决这个祸害。

    “上!”随着一声令下,黑衣人再次团结合作,黑压压地就朝夏叶儿攻过来。

    夏叶儿暗自活动了下自己的脚,一动之下不禁“嘶”了一声,这次脚扭得着实不轻,这身子实在太弱了,简直就是弱不禁风!

    勉勉强强躲过前面几人的攻击,可速度却显然慢了下来,突然后背一阵刺痛,夏叶儿闷哼一声,余光看到身后人剑身上的血迹,怒气瞬间袭上心头,她爆吼一声,也不管自己的伤和脚,转手就抓上那人的剑。

    那人却手疾眼快,夏叶儿的手刚攥住剑身,他便狠命一抽。“唰——”肉被撕裂开的声音传来,夏叶儿疼得赶忙松开手,身子被那力量弄得踉跄,以致于鲜血也如之前那小个男子一般,在空中滑了一道弧线,却是落在前来偷袭的人眼睛上。

    “啊——我的眼睛!”那人不知为何,一经沾上夏叶儿的血,整个人便如陷入了巨大痛苦般,双手捂着眼睛,血汩汩地往下流:“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这般的话从最初的大声哭号,再到现下的喃喃自语,最后寂静无声,那人便这样死了。

    夏叶儿惊讶地看着,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想她手上的血再多也不至于会流的这么源源不断,所以那应是他自己的血。不过,夏叶儿疑惑地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掌心,她的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杀伤力?

    然她却来不及多想,因为新一轮的攻击又来了。那只不过是死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打斗之中的伤亡在所难免,他们的任务便是来取她性命,其他所有事一概不论!

    夏叶儿受伤不重,可坏就坏在她这副身体太过虚弱,她站在原地没有动,因为她已经开始发晕,看着朝她而来的黑衣人都成了慢动作,且每个人都一分为二,夏叶儿狠命地摇摇头,却又在再次睁眼之际,眼前闪过楚承乾的影子。

    心中没来由地一阵颤动,是他来了吗?然而他又怎会来?她是被他打入冷宫的人啊,有什么资格去期待?

    其实她很好哄的,所有事又与她无关,什么贞洁不贞洁,她前世没有过男人,即便重生在这里,借用的这具身体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于她来说都不是问题,有些事她没有亲身经历过,那就什么都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