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她和他一共也没相处过多久,可他这些天对她很是温柔,以前从没有人这般对过她,围在身边的男人们都是一群富家子弟,玩女人,玩弄感情,她也从没得到过所谓真情,自从被选作继承人,打打杀杀高强度训练的日子就从没断过,家人只有一个爸爸,却同时又是她的师父,没有半点温情。

    然而她想要啊,楚承乾虽然在初次见面便将她打入地狱,可又给了她天堂的光亮,她是多么渴望那些东西,可却知道自己仍是要而不得,楚承乾将她当成奸细,对她好也是另有目的,所以她才会和他讲清楚休书一事,虽然贪恋那种温暖,但也很有自知之明。

    她知道,一旦自己陷入那感情漩涡,再想要拔出来谈何容易?到时候伤心的不是别人,正是傻傻的自己,父亲以前也对她很好很好的,可最后不还是楚来楚冰冷无情了吗?再也不要重来一次了。

    身体楚发地虚弱,隐约地她听见打杀声,自己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算了,管他怎么样,本来她就是一缕孤魂,被赶巧地带到这里,多活了这许多天,也很不错了。

    如此一来也不错,起码不用面对楚承乾,也不用有那些所谓的阴谋阳谋。

    世界转瞬陷入黑暗,外界再与她没有半点关联。

    她好像又回到了现代,熟悉的国家,熟悉的家乡,熟悉的家。她还看到熟悉的父亲,那苍老的容颜,白发横生。

    她看得心中一疼,明明之前保养很好,一根白发都不曾见过,如今,怎么就全白了?

    想过去看个仔细,而这个想法只是稍一在脑中闪过,她便如瞬移一般到了父亲跟前,她欣喜地上去一把抓住他,可父亲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她笑容僵了,喜悦也没有了,她懂了,自己真的死了,这会又飘回来,如今她倒真成了孤魂野鬼,古代不收她,现代没有自己的肉身。看着父亲手中托着的自己在军队受训穿军装拍下的照片,看着父亲那怀念慈爱的眼神,还有温柔的脸颊,夏叶儿突然觉得其实自己也挺幸福的,她以为自己早就不被爱了,可其实父亲只是希望她能更好而已,她竟是被父亲深深爱着的。

    以前不懂事,她和父亲已经冷战好多年了,他训练自己的时候没有交谈,平时休息更加没有沟通,她与他就好似陌生人,夏叶儿昏迷着,眼角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唉……

    也不知是谁的一声无奈叹息,夏叶儿刚刚晃神,一时间也分不清是不是自己的。

    “夏儿,夏儿?”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焦急的熟悉声音,是谁这么叫她?夏叶儿皱眉。

    “夏儿,你快醒醒!”突然这声音变得真实,夏叶儿也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另一双手温暖地包裹住,她眉头皱的更深,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可终于醒了!”这是翠儿的声音。

    夏叶儿整个人都是一怔,怎么,她竟然没死?那……

    顺着自己的手往上再看,唔,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妖孽脸啊!

    “你醒了。”楚承乾的语气中透着艰涩,又着实松了口气,很是怪异。

    不自然地抽回手,夏叶儿蠕动了下嘴唇,发现嘴里实在干的可以,连张嘴都是个问题。索性不说话,头很晕,她不禁又闭上了眼睛。刚才那的确是梦,可又如此真实,父亲当真那么怀念她吗?真的很希望那一切都不是梦。

    楚承乾少见的被无视,心头又是一气,可见夏叶儿这么没有生气的模样,叹了口气再次伸手去将她的握在掌心,她的手冰凉,眼眸扫到她另外一只用白布包裹着的手,眼眸一暗。

    转头对翠儿吩咐道:“去拿些水过来。”

    翠儿偷偷看了眼床榻上的夏叶儿,思绪万千,脚下却没停,依言倒了碗水递过来。

    “王爷。”

    “嗯。”淡淡扫了她一眼,楚承乾道,“这里不用你了,你先出去吧。”

    翠儿迟疑了下,而后轻轻弯了弯身,轻道:“是。”

    夏叶儿感觉到自己被小心地抬起来,之后又落进一个宽大的怀里,那怀抱很硬,咯得她身子生疼,可是她完全靠在上面却又倍感温暖,既纠结着舒服又很是安心,夏叶儿轻轻叹了口气,睁开了眼睛。

    “喝水。”水杯抵在唇边,楚承乾声音冷淡。

    嘴唇干干的张不开,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竟然缺水到了这种程度。她很想张开,可一动嘴唇就裂裂地疼,实在是费劲。抬头可怜巴巴地去看楚承乾,眸子里闪着泪花,努力给他展示了下自己快要裂开了的唇。

    张不开,怎么喝?

    楚承乾盯着她看了好久,想着不久前他还因为某件事而非常想把她的嘴撕碎,而现在,他竟然仍有这种冲动,可是……感觉却并不是那么回事,他似乎,想要更多……

    叹了口气,楚承乾鬼使神差地自己先喝了一口水,而后盯着那干裂的唇瓣,一低头便附了上去。

    夏叶儿眼眸瞬间大睁,甚至连一秒钟之前吸进去的空气都忘了呼出,就那么提着一口气,一双眼睛与楚承乾的近距离对视,她看到他眸子里万千的思绪,他亦看到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慌乱。

    心情莫名地大好,楚承乾先是将水慢慢在她唇上磨着,水渍顺着唇角往下流,一直流到夏叶儿的衣领里。等感觉到她的唇终于柔软好转一些,便又撬开她的双唇,将嘴里剩下的最后一点温水全部渡进了她的嘴里。

    夏叶儿“唔”了一声,想推开他,可大病初愈身子实在没力气,小手在楚承乾的眼里简直就跟抓痒无异,且那一下一下就像直接挠上了他的心头,不觉得不舒服只觉得更加痒,让他忍不住将那痒上升到唇上,他霸道地将舌滑进她的口中,与她的嬉戏。

    夏叶儿的前世今生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上一次在浴桶里初接触就已经没有了,现在连第二次也没了,而且每次都是这么热烈的接触,王爷大人你是有多急切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