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想反抗,可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了上去,为什么,她竟没什么愤怒的感觉,反而心中甜甜的,很惊,又很喜呢?

    她没有反抗,亦不知道该怎么回应,父亲什么都教过她,可偏偏男女之事,他从未对自己说过。是以都那么大了还没有男朋友,只会在心里YY一场恋爱,从来不付诸行动。

    她就那么呆呆地愣着,忽听一声轻笑,随即唇边一凉,夏叶儿慌乱地睁开眼睛。什么时候竟然闭上了眼睛,她竟然无知无觉。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含笑的脸,夏叶儿更是止不住脸上一红,毕竟还是****的小丫头,害羞着呢!

    “还想喝吗?”楚承乾伸手摩挲着她唇角的水线,轻笑地道,声音低沉悦耳。

    “轰——”夏叶儿恨不得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脸上已经是潮红了,以前打架无论和男人有多亲密的接触她都不会觉得怎样,怎么偏偏就在这男人怀里她便心跳如雷了?

    “不……不用了。”夏叶儿小声地回。

    “哦。”楚承乾淡淡地应了一声,语气中稍显落寞,夏叶儿听闻心中一动,刚要说什么,却又听见他接着道:“可是本王还想要。”

    说着便不等夏叶儿再做反应,又喝了一口,然后迅速堵住了她的唇。

    这次的楚承乾更是用心很多,夏叶儿本就想说话,楚承乾的舌头便更加不费力的长驱直入,舌尖快要抵到她的咽喉,夏叶儿浑身都是一颤。楚承乾眸子中露出了笑,揪着她的小舌头就开始玩。

    不一会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然而楚承乾却仍是不肯放过她,大手不自觉地将她搂到怀抱的更深处,也更加加深了那个接触。

    “嘶……”夏叶儿忽然呼痛,楚承乾闻言连忙放开她,眼睛里带着被打断之后的不满,夏叶儿气喘吁吁,皱眉,艰难地举起那被包的像个包子的手:“疼、疼、手……后背……”

    楚承乾恍然大悟,暗自懊恼,他怎么一时就忘了她还是个伤患呢!再一看那手已经渗出血迹,当时是他给她包上的,有多厚实他自是他最知道,而现在竟然已有了血迹,足以说明他刚才的力道有多大了……

    “本王说过让你呆在府里不用乱跑的,你那本王的话当耳边风?还受伤了?”楚承乾虽然在批评人,但语气里的关心还是很明显的:“还有,你不是说过你不会武功吗?”

    夏叶儿愣了愣,终于明白他说了什么的时候,不是不惊讶的,她灼灼地盯着他瞧,眼神非常清澈。楚承乾被她这么看的实在不舒服,伸手捂住她的眼,清了清嗓子,道:“你刚才疼,就不知道吱一声吗?”

    夏叶儿眨眨眼睛,眼睫毛在他手上小刷子一般地刷着,又惹来一阵麻痒,楚承乾忍着心上的躁动,硬是挺着没动。

    “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夏叶儿小声地答。

    楚承乾迅速抽回手,不经常笑的一张脸这下笑得很是开心,这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不是故意?”他又重复了一遍。

    “……嗯。”夏叶儿不自然地低头答着,头还是有点晕,她现在好想睡觉。

    淡淡的笑散溢开来,夏叶儿心上如敲锣打鼓般,却又不自觉地漫上丝丝甜蜜。

    “那天是你救了我?”夏叶儿看着缠在手上的白色纱布,想到最后昏迷的时候看到的那个模糊人影,问道。

    “嗯。”慕楚承乾抱着她,手无意识地轻拍她的背:“我回来寻你不见,其实是在意料之中,你能安分在府中待上这么多天已实属不易,我料想着你那日若不出门,三天之内也一定得出去了,果然……”楚承乾脸色沉了下去。

    夏叶儿看清是不对,立马转移话题:“那个……我昏迷了多少天?”

    “两天。”楚承乾严肃地道:“你这次受伤不轻,好好休息。”

    两天,怪不得她醒来后觉得全身都没有力气,平常人不吃不喝睡上个两天也会全身无力的吧!

    夏叶儿倒没什么,已经死过一回的她对于这种昏迷一点感觉都没有。倒是那个魂魄飘回现代的梦让她不能释怀,果真回不去了吗?就连魂魄都飘回去了也不会恰巧有个人可以让她借个身体过活。

    “哦。”夏叶儿笑笑:“你将我打入冷宫的时候我连夜都没过就逃跑了,能安分地在这里呆着已经是我最大限度了。”

    楚承乾的手一顿,随即不在意地道:“你果真不愿意在这府上呆吗?”

    “我在这府上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生活怪无聊的,出去能遇上各种奇妙有趣的事,那些让我更快乐,你说谁愿意每天愁眉苦脸呢?所以为什么非要在这府上呆着?”夏叶儿淡淡道,她说这话的时候确实是自己最真实的想法,并没有什么要刻意博取的意思,她本就是崇尚自由的人,前世没办法,现在有这个机会为什么不抓紧?

    “这里果真让你这般痛苦?将你打入冷宫也没有虐待你。”楚承乾不由地道。

    “是没有啊,我逃的快,不然还不知道被你那位嫂嫂怎样残害呢!”夏叶儿凉凉地说。

    夏叶儿这句话就相当于结束语,楚承乾不再回话。夏叶儿不知不觉地闭上眼睛,没一会便沉沉睡去,而临进入梦乡之前,她都在想着,这次究竟是谁想取她的性命?现下实在是没精力了,等她睡饱再说,定要揪出那可恶之人!

    侧身躺在她身边,手一捞将她捞进怀里,感觉到怀中的人这些天来终于有了气息,他满足地叹口气,触及到她手上的布料,眼中闪过一丝阴沉。手轻柔柔地放上去,自己也闭上了眼睛。

    次日,夏叶儿醒来,猛地往旁边一看,眼神略微松弛,可又有点不是滋味。怎么会期待他睡在这里呢?

    起身穿衣,稍稍活动了下筋骨,疼痛几乎消失,也不知道楚承乾用的是什么夏药,竟然能让伤口恢复得这么好,过会见着他,一定要多讨点来以备不时只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