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坐在桌前静静呆了会,翠儿很有记性地没来打扰,她也不急着吃饭,想到这次被袭击得这么惨,她开始习惯性地做着分析。

    有人下了血本想要取她性命,到底这人是谁,她倒是可以得出以下猜测结论。

    第一个便是这具身体以前的仇家。可是听着楚承乾说着夏家,似乎那是一个很大很有权势的家族,且这家的小姐定然深居简出,懒于运动,否则这小身板不可能这么羸弱。按理来说便不可能出去结什么仇。

    当然,如果是有人想置夏家于死地而必须先解决她也不是不可能。

    第二个便是夏家自己。也许他们知道自己做的丑事暴露,而她又受的如此虐待,万一她心一横直接叛变,那么夏家就不得不花费力气来绝除她这么个后患。

    这第三个嘛……

    夏叶儿突然想到了翠儿。前世今生这么来过,她早已过了同龄人的单纯,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实,看不见的也许正在暗处偷偷观察伺机而动,那翠儿到底是不是楚承乾的人,她直到现在也不敢肯定。

    假设她不是楚承乾的人,那么她是谁?也许她是谁派过来的奸细,但她的存在到底碍了谁的眼?又也许她仍是这王府中的人,但却并非楚承乾的心腹,那么她……

    思及此,夏叶儿的脑海中便又浮现出另一张脸,她的记性很好,只要是见过一面的人都会几个差不多,即便那天晚上她悠悠转醒,脑子不清晰,但那么有特点的声音和神情却是怎样也忘不掉的。

    那个人,楚承乾叫她,大嫂。

    她绝对忘不了那时候她那非常想要自己性命的狂热想法,如果翠儿是她的人,那么楚承乾这位大嫂的嫌疑似乎就变得更大了。这几天楚承乾待她令人怀疑的好,翠儿看在眼里定然会上报给自己的主子,那么如果那人被嫉妒冲昏了头脑,所以下血本要她的命便就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夏叶儿不禁觉得头疼,这古代女人还真是狠毒,若她分析的最后一种变成事实,唉,若以后楚承乾不放她,那她还不得又过上刀尖舔血的生活?那是不是应该现在开始锻炼身体,变强壮了再说?

    男人的话也不可信,前一秒还对她冷冰冰恨不得她去死却又不得不顾及大局暂时将她打入冷宫,后一秒却又对她温柔地像是要溺死人,竟还趁着她卧榻病中将她的初接触给一夺再夺,偏偏她这不争气的心还为之颤抖,心里又莫名其妙的不知在期待着什么,真是太不应该了。

    现在也不知道这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哪有性格反差这么大的?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一定有!

    “在想什么?”低沉的声音响起,夏叶儿从沉思中回神,楚承乾正站在她身后,她愣了愣下意识的说道:“想你。”

    话音一落,楚承乾的脸色就变了,夏叶儿来不及改口,一下子被他扑到了床上压在了身上。

    “想本王?”他的声音低低沉沉,带着莫名的笑意,夏叶儿脸上一下子涨得通红,撇过脸说道:“你快起来,压死我了。”

    楚承乾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笑道:“本王若不起来呢?”

    夏叶儿翻了个白眼,还没开口,就被身上的人捏着下巴接触住了。

    “呜呜……”一大早,王爷你是有多!

    夏叶儿的反抗在楚承乾看来一点威胁力都没有,他手臂一环,搂着她的腰贴近自己,接触得更深。

    夏叶儿仰着头被迫承受无法抗拒的接触,她现在还是穿着睡衣,刚才的挣扎间,衣服向下滑落了少许,露出圆润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楚承乾眼睛眯了眯,将她的衣服扯得更开。

    “喂!”夏叶儿瞪大了眼睛,楚承乾手上动作不停,温热细腻的手指沿着脖子就往下面滑,夏叶儿吓得一动,就感觉到了贴在自己小腹上的硬硬的东西,隔着几层衣服也能感觉到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热度。

    夏叶儿心脏砰砰的直跳,她被吓到了,此刻也不想会不会被发现,她正要用武功去推开楚承乾,门外想起了敲门声,是翠儿的声音。

    “夫人,夫人,您醒来了吗?”

    “呜呜……”放开我!

    夏叶儿瞪着楚承乾,用眼神示意。

    楚承乾不满的皱着眉放开夏叶儿,外头的翠儿还在叫,他顿了顿,喊道:“滚。”

    夏叶儿吓了一跳,楚承乾已经放开了她,直起身说道:“好了,起来吃饭吧。”

    楚承乾一点点将体内升腾的欲.望压下去,眼睛里恢复了平静,夏叶儿看的暗暗心惊,不得不佩服他的意志力。

    用过早饭后楚承乾到没有急着出门,夏叶儿因为上次被围困的事情也不干出门,快到中午的时候,管家却进来通报道有客人来访。

    夏叶儿正坐在床边望天,随着管家的通报就听见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已经走进了,她回头看正坐在凉椅上看书的楚承乾,对方大概也听见了脚步声,就让管家下去了。

    管家刚打开门,就有一个人走了进来,来人穿着红色火焰滚边的艳丽衣裳,满头乌黑的长发只用红色丝带轻轻一挽垂在脑后,步伐轻佻,进门就先四处瞅了一眼,一双桃花眼最先看见坐在窗边的夏叶儿。

    夏叶儿一禀,那红衣男子就凑了过来:“这位姑娘,今晚月朗星疏,不知本公子也有幸能与姑娘一同吟诗赏月?”

    夏叶儿狠狠抖了抖,看了眼天上大大的太阳,冷汗直往下蹿。而让夏叶儿吃惊的是这个男子的武功,刚刚他凑过来的时候速度之快,就连她都没有看清楚,似乎只是一眨眼间就从门口闪到了她的面前,行动间甚至还带的一阵凉风。

    夏叶儿皱眉,忽然想起了已经失踪的潘龙,潘龙的武功也是深不可测型的,夏叶儿见过他出招,有时候她根本就瞧不清楚人家的动作,看来师傅说的没错,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这个半路出家的人和真正的高手是没法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