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愣神的时候,齐少秋就这么盯着她看,连她脸上细微的表情都没有放过,心里觉得好笑,瞧着那瓷白的皮肤,正要在靠近点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背上一阵冷飕飕的,他这才想起来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摸摸的鼻子站起身,就发现自己主子阴沉的脸色,齐少秋挑了挑眉。

    齐少秋转身的时候夏叶儿已经回过神来了,她发现自己最近好像很容易发呆,于是默默的搂过了一旁的小白放在怀里揉着。

    “你来做什么?”开口的是楚承乾,他心情似乎不是那么好,声音也是冷冷淡淡的。

    齐少秋正要开口,忽然回头看了看夏叶儿,后者一愣,才想起来是要她回避,立马站了起来说道:“那个,好无聊,我要回房间睡觉。”说着,就走出了门。

    待她走远,楚承乾才收回目光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还行。”齐少秋摸了摸下巴说道:“我道主上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原来是在这里金屋藏娇了啊。”

    楚承乾对他转移话题的做法很不赞同,皱着眉继续道:“少白那里进展如何?”

    “你要找的药人并不常见,而药圣早已经归隐山林,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虽然拿回了青囊宝册,可没有药引还是没有办法。”

    楚承乾翻书的手一顿,眼睛眯了眯,齐少秋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气压低了许多,他平时虽然也跟楚承乾直接斗斗嘴皮子,但是心里对这个男人的恐惧和敬畏还是存在的,不知道自己那菊花得罪了眼前的男人,齐少秋单膝跪了下来,额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罢了。”半晌,楚承乾才继续翻着书,道:“让少白回来,我自有其他办法。”

    “是。”

    “你起来吧,我并未有怪罪你。”

    “是。”齐少秋这才起身,他看了眼楚承乾的脸色,直觉今天他的反应本不对劲,却想不明白哪里不对。

    而夏叶儿这边,她抱着小白往回走,快要到院子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夏叶儿往旁边花坛后面一躲,那身影从她房间里出来,赫然就是翠儿。

    那丫头大概没想到夏叶儿会真快从楚承乾房里出来,所以才大胆的跟自己的主人通信,夏叶儿眼睛一转,悄悄地跟了上去。

    眼见翠儿出了王府,她也从一边的墙头翻了出去。

    一路走走停停,翠儿在一家当铺门前顿了顿,闪身进去了,夏叶儿皱眉,她怎么回来当铺,难道是没银子了偷了房里的东西来还钱?

    翠儿去了当铺后就直接回了王府,夏叶儿心里疑惑,也跟了回来了,她对房间里的摆设并不熟悉,一时间也发现不到丢了什么东西,只好作罢。

    夏叶儿这厢还没有睡下,楚承乾就走了进来,顺便让人将她怀里的小白抱了出去。

    “王爷?”夏叶儿看着某人开始宽衣解带,这大白天的总不能办那事吧?

    “陪本王午睡。”楚承乾脱得只剩下里衣,走了过来,夏叶儿下意识的往后退,但是她身后就是墙壁,退无可退。

    “本王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楚承乾扯过夏叶儿不顾她的反抗将人搂在怀里说道:“别乱动,睡觉,不然本王会真忍不住做些什么。”

    他声音低低沉沉,夏叶儿只觉得身体一颤,再不敢动弹,身后的怀抱温热紧实倒是不错,她这样想着,闭上眼睛慢慢地就睡好了。

    夏叶儿睡着以后,楚承乾轻轻地将她放开,穿着里衣起身,走到窗口将窗户推开,等了片刻,一直全身白色的信鸽从远处飞了过来,准确利落的停在了窗框上。

    楚承乾从鸽子腿上取了封信,一抬手,那鸽子就飞走了。

    他关了窗户才打开信纸,小小的纸条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楚往后看,他的眉头皱的楚深,看完后,楚承乾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他手上一用力,纸条就变成了粉末飘散。又坐了片刻,他的眼光投向床榻上谁的深沉的人,眼睛里神色汹涌。

    夏叶儿睡得迷迷糊糊感觉一束强烈的犹如探照灯似的目光投射在自己脸上,她微微睁开眼睛,发现是楚承乾,不满的翻了个身,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阻隔他的眼光,嘴巴砸了砸继续睡了过去。

    夏叶儿睡觉很沉,也很讨厌被吵醒,所以这一小段插曲在她重新睡着之后就被抛到了脑后。

    再醒来天都擦黑了,楚承乾竟然也没有起床反而陪着她还赖在床上,夏叶儿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脸上一红。

    楚承乾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夏叶儿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见对方还是闭着眼睛,就想要把箍在腰上的胳膊拿开。

    “想去哪?”楚承乾突然问道,睁开的眼睛里一片清明深邃,根本不像刚睡醒的样子,夏叶儿知道他大概早都醒来了,自己的小动作对方肯定知道,只好点了点头道:“我饿了。”

    “饿了?”两个字被他拖长了音调念得暧昧难明,夏叶儿身体一僵,赶紧补充道:“是肚子,肚子饿了。”

    楚承乾起身拍了拍手,立马就有几个下人手里端着饭菜推开门鱼贯而入,隔着屏风夏叶儿闻着香味肚子里咕咕的叫了两声。

    上完菜那些人退了出去,夏叶儿立马迫不及待的起身洗漱一番就坐在了饭桌上,她一坐下,小白也扑了上来。

    清清淡淡的五个菜,却都是极开胃的,夏叶儿这些天也发现了楚承乾不像她在电视和书上看到的那些权贵每次吃饭都摆了一整桌子的菜,吃不完全倒了,若没有客人他每餐最多也就荤素搭配五个菜,很节俭,因此夏叶儿对他的好感度增加了不少。

    夏叶儿帮小白用新盘子分开一小份放它面前,看小白吃得正欢,便咬着筷子左右看看,疑惑的问:“王爷,今天中午那个人呢?”

    楚承乾抬头看了夏叶儿一眼说:“他还有事要办,不在府里。”

    “哦,那王爷你还没有说你微服私访是为了什么,可别说你是来找我的啊,我大概还没那么大魅力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