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乾闭了闭眼,若仔细看,就能发现他是在强忍着怒火,额上青筋都暴起了。

    夏叶儿瑟瑟发抖的搂着自己的肩膀,差点哭了,妈妈呀,她的身体就这么被人给看光了,古代好可怕,王爷好可怕!我要回家!

    “王爷?”护卫在门外迟疑,没有命令他们也不敢进屋子里。

    “无碍。”楚承乾闭了闭眼,在看夏叶儿,声音里带着些冷意:“你我早已行过夫妻之礼,本王看一眼又有何大碍,再者……”他顿了顿,眼睛往夏叶儿抱得严严实实的胸前一扫:“也不过如此。”

    夏叶儿脸上五颜六色,正要反驳,又听楚承乾继续道:“你嫁给本王之前早已是不洁之躯,如今又在本王面前装惺作态,还有何意义?”

    被人当面如此不留情面的反驳,夏叶儿气的身体发抖,却不能反驳楚承乾的话,虽然那些并不是自己做的事情,但是她现在借用这个身体就只能把这些屈辱打碎牙齿和血吞了。

    “怎么,本王说的可有假?”对于夏叶儿的气愤,楚承乾看在眼里,想起这些天相处的情景,心里的疑惑更深,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讽刺她。

    “你说的当然没错,可是那并不是我……”

    “不是你?”

    夏叶儿的叫喊瞬间蔫了下来,她如果照实说出来会不会被当成怪物,虽然古代不实行解剖,但如果楚承乾将她绑在柱子上用火烧的话……

    夏叶儿打了个寒碜,赶紧闭了嘴,任楚承乾怎么询问也不开口了。

    经过刚才那一声尖叫的刺激,楚承乾原本抱着稍稍有了那么一点的欲.望也没了,再加上他心中有事,也不泡澡了,直接站起身跨出了浴桶,倒是夏叶儿被他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赶紧闭上眼睛,水声过后就是悉悉索索的穿衣服声音,等了老半天,终于楚承乾穿好衣服出去了,夏叶儿才敢睁开眼睛。

    看两个人钻里面的时候真没觉得,这澡盆还真大,整个人伸直了都可以。夏叶儿慢慢的洗着长发,将水面飘着的花瓣赶开。

    明明是个男人还洗花瓣浴,想不明白店小二从哪里找来的花,洗着洗着,夏叶儿故意拖延了时间。不经意往屏风那边一望,隐隐约约见一个人影坐在桌旁,似是端着酒杯慢啜,而眼睛,确实看向了屏风这一边。

    这屏风,这屏风是半透明的!难怪楚承乾急着出去了,原来是坐在那边看春宫秀!

    夏叶儿大窘,啪的连头都埋进了水里,不知道刚才有没有摆什么限制级动作出来?一边露点鼻子出来呼吸,一边暗骂楚承乾这王八蛋。

    夏叶儿钻在水里再不站起来了,屏风是透明的,木盆总不是!

    “再泡下去,你就成猴子了。”楚承乾噙笑的声音响起,夏叶儿哗的把头抬起来,见他靠在床柱边,披了件松松的外衫,一根带子系着,手指将酒杯凑到唇边,一双眼只盯着她,眼里小小的炙热烫人。

    夏叶儿瞪了楚承乾一眼,哗的从水里迈出来,赶紧抓了件衣衫裹上,一件不够,又多裹几件。

    楚承乾笑:“原来王妃也知道撕衣服比较有情趣。”

    夏叶儿狠狠瞪了眼楚承乾,说道:“抱歉,我穿衣服不是给你撕的。”房间里只有一个床,今天晚上肯定不能睡个安稳觉了。

    楚承乾注意到她的神色,声音里带着调侃:“放心吧,本王今晚不会对你做什么,还是说,其实你想要?”

    你才想要,你全家都想要!夏叶儿恶寒了一把,心里的那么一点点奇怪的感觉一闪而逝,快的她抓也抓不住。

    “睡吧。”楚承乾翻身上床,在里面留了个位置,夏叶儿赶紧凑了过去。

    身边睡着个陌生的男人,夏叶儿闭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满鼻子都是楚承乾身上的气息,很好闻很有安全感,她盯着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神智有些迷迷糊糊的,窗外忽然想起细碎的脚步声,夏叶儿精神一震,清醒了过来。

    她看向楚承乾,对方也睁开了眼睛,黝黑的眼眸在深夜里楚发显得深邃明亮,夏叶儿看的呆了呆,就听见耳边传音道:“屏息。”

    夏叶儿赶紧屏住了呼吸,屋子里好像有迷香的味道,过了好一会儿,窗外的声音才落幕,看样子是来人已经离开。

    楚承乾没有起身,反而是一挥掌,窗户被他的掌风扫到,哐的一声就打开了,新鲜的空气充斥进来,吹散了迷烟的气味,楚承乾慵懒的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看样子是要睡觉了。

    “你不去看看吗?”夏叶儿知道他比自己更早就听到了外头的声音,更早醒来,而她不过是因为没有睡着才侥幸听到了一点声音而已,本以为楚承乾会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或者阻止黑衣人,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一幅事不关己的样子,不免疑惑。

    “看什么?此时自然有官府来管,与本王无关。”

    “可是你……”可是你明明遇到了可以阻止为什么不去管?

    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楚承乾皱着眉很不耐烦的样子说道:“本王困了。”然后动了动伸出手臂将夏叶儿搂在怀里,霸道的说:“睡觉!”

    夏叶儿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他的怀抱看似平常却推脱不开,无奈下只好就着这个姿势睡觉,不过这个怀抱确实有够厚实温暖的,但却禁锢着她。

    第二天一大早,夏叶儿就被官兵的声音吵醒,摇摇欲坠的房门被拍的山响,身边的位置已经没有人了,空落落的。夏叶儿眼底神色一暗,随即穿了衣服去开门。

    就在客栈不远处的一个不容易引人注意的屋顶上,楚承乾迎着朝阳负手而立,他面前单膝跪着一个藏青色衣服的护卫。

    “主上,属下昨晚一路跟踪那人到郊外的树林不久就被发现,那人武功恐怕在属下之上,属下没能拦得住他,办事不利求主上责罚。”

    楚承乾淡淡的应了声,眼睛从朝云移到跪着的人腰侧尚在滴血的伤口,淡然道:“去赤焰堂领三十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