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

    “顺便告诉齐少秋该行动了。”

    “属下遵命。”

    楚承乾摆摆手,面前的护卫从屋顶一跃而下闪身消失在街道里太阳终于终于完全跃出地平线,大地重新展现在阳光之下。

    楚承乾感受有着清爽的晨风,发丝被吹得飞舞,他眼睛深沉盯着前方不远处的建筑物,垂在身侧的双手犹豫片刻,狠狠的握紧。

    楚承乾回来的时候夏叶儿已经把官兵打发走了,顺便知道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原来在这一带闹得纷纷扬扬民心惶恐的竟然是个采花贼,夏叶儿不得不佩服这狗血的事情。

    她还在消化今天听到的消息,就有人来敲门,来认识楚承乾的护卫,喊她下口去吃饭,夏叶儿有点意外楚承乾竟然会跟一群人挤在客栈的大堂里面吃饭。

    夏叶儿下楼看到楚承乾坐在靠窗户旁边的位置上,忽略他身上那见看起来就是高档货的白色衣服的话,果然很低调,不过就王爷那张妖孽脸把不论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意吧,看旁边的人都没有心思吃饭就知道了,有几个女孩子更夸张,盯着楚承乾的位置整张脸都通红通红的。

    看那些人的装扮应该是江湖女子,身边还放着刀剑呢,怎么见了这妖孽王爷就变成了娇羞的邻家小姑娘了,夏叶儿忍不住大叹一声,亲,你的职业道德呢?!

    至此,夏叶儿不得不佩服自己坚强的意志力,面对妖孽王爷数次的性.骚.扰都能够抵挡回去至今安然无恙。

    “一大早就在想什么?”楚承乾手撑着额头欣赏各种神色从那张小巧白皙的脸上一一闪过,心情不由得变得大好。

    “没什么,吃饭吃饭。”低低的声音像是就喷洒在耳边一样,夏叶儿脸颊微微一红,连忙掩饰道。

    楚承乾没有拆穿她,倒是将她脸上的红晕瞧得一清二楚,心里更是觉得好笑。

    两人这边坐好,夏叶儿就感觉有好几道仇视的目光射在身上,她低着头装作没感觉,捧起碗准备扒拉着米饭往嘴里塞。

    一只鸡腿被放到了碗里,夏叶儿顺着象牙白的筷子看到了一只骨节分明纤细修长,甚至比筷子还更白皙的手,沿着白色的袖子在往上,夏叶儿就看进了一双带着莫名笑意的眼眸里。

    好吧,这下子身后的目光简直要化成实质的刀剑把她千刀万剐了!

    不过她夏叶儿也不是吃素的,身体微微一侧看似不经意的躲开了从身后射来的细如牛毛的一根银针,那针整个都刺进了桌子里,尚留在外面的针屁.股泛着幽幽的蓝光。

    夏叶儿眉头一皱,她没招谁惹谁,至于下毒吗?

    银针一落地,楚承乾周围的护卫将两人围在中间,眼睛紧盯着他们隔壁那桌上的两男一女,箭弩拔张。

    楚承乾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淡淡的往嘴里塞着花生米,夏叶儿将闻到毒物凑上来的小白抱到怀里,从怀里掏出一条白色的手绢抱着手把银针从桌子里取了出来,用手绢擦了擦小小的针后直接用手捏住。

    那个使针的红衣女女子立马倒抽了口也冷气:“真是不知好歹,那针上的毒名为‘朱砂’可不是你那一条手绢就可以擦拭干净的。”她说着转向楚承乾道:“公子,你就等着给那女人收尸吧。”

    朱砂?

    夏叶儿想了想,让小白闻了闻那根针,小白吱吱兴奋的叫了两声,甚至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舔,夏叶儿吓得赶紧把针拿好,就算已经没有毒了这可是真银针,扎到喉咙里可会要命的,不过看来是没有问题了,老头子那本书上面好像有记载这种毒,似乎是唐门的五大阴毒之一,却是排在最末尾的,她并不怕这些,刚才取手绢的时候顺便将解药一并捏在手里了,所以这根针现在已经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东西了。

    夏叶儿顿了顿,转身看向那个红衣女子,那女子身体都在打颤,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小白看,夏叶儿笑了:“你说这有毒?”她手一扬,红衣女子只觉得一股冷凝的气势迎面而来,要不是身后的同门拉了她一把,这根针可就扎她身上去了,她一躲开,那根针以同样的方式就插.进了他们的桌子上。

    “你这个贱……”

    “师妹!”低沉醇厚的嗓音打断那个女人即将拖出口的骂声,回头对沉着脸的夏叶儿道:“师妹玩劣,还望两位不要与之计较。”

    “师兄,你干嘛要跟他们道歉,还说我的错?”

    “师妹,不可胡闹。”

    说话的是几个人中最沉稳的那个,眉毛很浓,眼睛又大黝黑,一看就是厚实的人,夏叶儿冷哼了声撇过脸不理他们。

    夏叶儿两辈子人生中,最讨厌的就是‘贱人’两个字,幸好那个师兄识趣,打断了那个女人的话,不然她到不介意让她永远闭嘴,继续抚摸小白,小白被她摸得舒服,在身上滚呀滚,然后一不小心,滚地上去了……

    那个师兄眼神从小白身上看像夏叶儿,一时有些呆愣,再看向楚承乾,对方挑了挑眉平静道:“无妨。”

    那个红衣女子怎么会看不出来夏叶儿根本就没有中毒,而且他们拿出那根银针,针上的毒也早就没有了,心里怎么不震惊,感情是遇到高手了。

    “在下唐门塘堰,这位是我师兄唐力,师妹唐韵,不知姑娘师承何处,是哪个门派?”一直没有出声的另一个黑衣男子语气坚硬的问道。

    “无门无派夏叶儿,我师父年纪大了早已归隐山林,各位还是不要问得好。”夏叶儿倒是体验了一把高手的感觉。

    “既然如此,我们师兄们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姑娘可否移步细说?”

    夏叶儿看了眼楚承乾,见他没什么表示,自己又有点好奇心,边点头道:“没问题。”

    夏叶儿跟着他们进了客栈一个屋子,看样子是他们的居所,那个红衣女子一路上都在盯着楚承乾看,脸色绯红一副春心萌动的样子,就算是同门师兄拉她,她也是不耐烦的挥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