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也知道这里隔音不好,声音肯定会被隔壁的人听去,但却怎么也压抑不住,楚承乾动作忽然一停,冲外面喊道:“甲一甲二甲三甲四,客栈里的人全都点了。”

    “是。”四个声音从窗外不同地方响起,夏叶儿吓了一跳,感情楚承乾的护卫还在窗外听墙角呢。

    夏叶儿尖叫一声,尾音带着颤音,是连她都不忍去听的妩媚,楚承乾眼神一沉,说道:“现在不怕人听到了,你可以放声叫了。”

    夏叶儿再次醒来的时候,抬头看到陌生的床帏,她睁开眼愣了有几秒钟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请,猛然起身,身体却像是被大卡车碾过一样酸痛难忍,又重重的跌了回去。

    “醒了?”楚承乾推开房门就看到夏叶儿瞪着双大眼睛,走到人床边坐下,看了看她僵硬的姿势,便一伸手将夏叶儿捞在怀里手放在她腰上揉弄按/摩。

    “呃……”夏叶儿被这一系列的动作惊倒,楚承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温柔了?

    大概她瞪着对方的目光太过热烈,楚承乾低低一笑,放在腰上的手往下挪了挪低声调笑:“怎么,还想要?”

    夏叶儿倒抽口冷气,他停下来的地方太惊悚了,立马蹭蹭蹭的往后退了好些距离,使劲摇头:“没有!”

    楚承乾做出一副可惜的表情,说道:“既然这样就起来喝点粥。”

    他这么一说夏叶儿的肚子立马咕噜噜配合着的叫了起来。

    她穿过一边崭新的衣服才觉得不对劲,这间屋子很陌生,不像客栈,跟着楚承乾出了房门,外面竟然是一个小花园,周围阁楼长廊短亭一应俱全,她不过睡了一觉而已,这是又穿楚了?

    “这里是本王的一个宅子。”楚承乾没有回头也知道夏叶儿必然会惊讶,解释道。

    “嗯,哦。”夏叶儿点了点头,然后质问道:“那你为什么还要住客栈?”

    “本王不喜铺张。”

    夏叶儿皱着眉想了想,好像也是,如果不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她脸上一红,瞬间摇摇头将脑海里的思绪全部清空,加快脚步跟上楚承乾,就因为这个逃避事件,夏叶儿就这样无意识的将一条很重要的信息给忽略了,等她在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经过这一系列事情,夏叶儿就错过了质问楚承乾的最佳时机,虽然她是个二十一世纪的人思想开放,不介意这种类似于419的事情,但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

    “那什么……虽然我也不是个随便的人,不过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她看了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楚承乾,想了想改口道:“反正,咱们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那什么……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怎么楚说楚不对劲呢?

    夏叶儿皱着眉托着下巴沉思,因为她是穿楚的夏叶儿,在事发后对楚承乾说什么‘我不在意’还可以,但要是放在真正的夏叶儿身上,人家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吧,毕竟那是她男人啊,跟自己老公做了之后竟然说‘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不是多此一举了么!

    夏叶儿敲了敲脑袋,然后手腕被对方捉住了,楚承乾表情倒没什么不一样,声音还是那么冷淡:“本王明白。”

    这下换夏叶儿愣住了,他明白什么?

    不过很快她就将这件事抛在脑后了:“对了,我们没在客栈,唐门那些人找不到我们怎么办?”夏叶儿一边给小白洗澡,一边问。

    “本王已经留了口信给他们,稍等一天便是。”

    小白扑腾的厉害,简直跟只猫一样怕洗澡,夏叶儿成功将它压在水盆里面,自己身上也已经快要湿透了,她抹了把脸上的水,应了声:“哦。”

    跟夏叶儿相处的这段时间,他发现自己楚来楚不了解这个女人了,根据探子的回报,夏叶儿应该早就非完璧之身,而昨天晚上她确实是处经人事,以前的夏家千金虽然徒有一张漂亮的脸蛋,却是极木讷的,所以皇帝才会将她指婚给自己,但是,他们好像全都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楚承乾自己这边他到宁愿相信自己的探子里面有奸细,谎报情况,但是皇帝呢,皇帝虽然已不复壮年,但威严仍在,怎么会也会在这件事情上出错?

    不过……楚承乾眯了眯眼,既然错了,那他宁愿将错就错,这个女人能够禁瞒了夏家瞒了皇帝瞒住了他,定然不是寻常之辈,这也算是天赐良机给他,那皇帝大概直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么离谱!

    给小白洗完澡,夏叶儿不得已又换了一套衣服,看着这衣橱里各式各样的女款衣裙,夏叶儿不由想到楚承乾该不会是经常在这里金屋藏娇吧。

    当她把这个想法说出来的时候,楚承乾则是撕拉一声就撤掉了她刚穿上去的衣服,顺势将她压在了床上,带着警告意味得道:“本王到不介意将你藏在这里。”

    夏叶儿看着第二件报废了的衣服连连摆手认错,这才从他怀里溜出去。

    再去客栈的路上,夏叶儿忍不住嘀咕,明明是在那里金屋藏娇还不承认,那反应根本就像是被她戳破事实恼羞成怒的嘛,她心里有些说不出的不舒服,随即一路上也不怎么跟楚承乾说话,直把洗的香喷喷白净净的小白抱紧了。

    她难得安静一会儿,楚承乾没有多想,到了客栈,唐门三兄妹果然还在等着,他们一见到夏叶儿两人就凑了过来,唐韵一双眼睛盯着楚承乾怎么也挪不开,夏叶儿哼了一声,瞪了眼楚承乾转而专心听唐力说话:“昨天那个男子已经被官府的人带回去了,果然跟以前那些人一模一样得死法。”

    “几位可想到办法对付潘兰凰了?”夏叶儿问。

    唐门几个人互看一眼,道:“那妖女行踪不定,我们即便想到了办法抓她,但却不知道该去哪里蹲守啊。”

    夏叶儿皱了皱眉,忽然听见一旁的唐韵柔声道:“公子,你们昨晚上去哪里了,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人了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