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目光转向顶着张妖孽脸却冷冰冰生人勿进的楚承乾,脑子里夏光一闪,说道:“我想到办法了。”

    “快说来听听。”塘堰沉声道。

    “是这样的,我和相公昨天晚上去巡逻,和潘兰凰交过手,那潘兰凰对我相公……咳咳,你们懂得,所以我们可以用这个办法引她上钩。”夏叶儿说着,眼角余光瞥了眼楚承乾,哼,让你到处惹桃花,我就帮你再多加一枝。

    塘堰沉吟片刻:“……那妖女确实是喜欢修真修炼,兄台相貌又如此出众,或可一试。”

    几个人眼睛全盯着楚承乾看,唐韵急了,对着夏叶儿跺脚:“你这女人怎么能这样,可他是,可是……”

    “我怎么样,他是我相公,轮不到你来评酌,再说了,难道你不想抓住那个妖女,我对相公的武功很有信心。”夏叶儿扫了眼唐韵,她平生最不喜欢的也有这种不知好歹的女人。

    几次都触到了她的底线,不好意思,姑娘你自求多福。

    楚承乾一直没开口,一双眼睛深邃幽深,看了夏叶儿半晌,说道:“确可一试,我愿意奉陪。”

    夏叶儿带着挑衅的意味看了眼唐韵,然后便收起脸上的表情,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商量一下要怎么配合吧。”

    夜幕降临,天色有些阴沉,夜空一角几颗星星闪闪烁烁窥探着大地,街道上空无一人,就连平时最常见的巡夜人也不见了踪迹,铜锣被扔在街角无人问津。

    然而就在这空荡荡的地方,忽然有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在一户屋檐上,他长发飞扬,衣诀飒飒,眉目妖娆就连躲在云层里的月亮也钻了出来,只为看一眼着风华绝代的人。

    “夏姑娘,你相公果然……”唐堰顿了顿,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眼前所见到的情景。

    夏叶儿几人躲在客栈里面,从窗户的小细缝里往外看,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和自己拜过堂成过亲并且在昨晚刚刚有了夫妻之实,夏叶儿忽然有些呼吸急促,她不由得转过头去看唐韵,那女子也是一副痴迷的样子盯着屋檐上的楚承乾,眼里甚至还有些许妒忌和不甘的神色。

    “来了。”唐力忽然小声道,夏叶儿立马收了心神继续往外看,楚承乾所站屋檐的另一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个女人,一身大红色的衣袍散散的披在身上,故意露在外面的肌肤在月光下泛着莹润的光泽,夏叶儿一看那女人,赫然就是那天晚上见到了潘兰凰,再见这女人,她还是挺羡慕妒忌恨的,明明四五十岁的老女人了,还那么花枝招展的是想闹怎样?

    “这位公子可是在等奴家?”柔媚到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起,潘兰凰扭着腰身慢慢像楚承乾靠近。

    楚承乾清清冷冷的嗓音道:“你既是多情之人,又何故招惹这么多无辜的性命?”

    潘兰凰愣了愣,她早在露面之前就察觉到情况不对,但是楚承乾这个人吸引力非一般的大,她知道不妥但还是上来了,她看得出楚承乾功力不凡,若是能将这个人精元吸食,定然对自己有大大的益处,但没想到楚承乾开口第一句话就戳到了她的痛脚,表情瞬间扭曲了一下:“奴家不明白公子什么意思?”

    “唐沐虽然身死,但你这番作为又是为何?”

    楚承乾话音刚落,潘兰凰就攻了过来,怒意升腾的声音里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你根本什么都不明白!”

    夏叶儿瞪大眼看着几句话就打起来的两个人,这算是……气场不和?

    “妖女,还不束手就擒!”唐门的几个人也扑了出去协助楚承乾,夏叶儿没有跟着出去,反而将小白抱在怀里等着看戏,刚刚听潘兰凰的话,似乎里面还与什么隐藏,夏叶儿结合前世看过的电影电视剧小说等等一系列的内容,就差不多猜到了其中的内幕。

    潘兰凰一边跟楚承乾交手一边注意着身后有人偷袭,动作楚来楚慌乱,有一柱香的时间,就败下阵来,唐堰的刀架在她脖子上,怒声道:“妖女,你害了我师叔不算,又来残害这些无辜百姓,当真是丧心病狂!”

    “师兄,跟她说这么多干什么,将这妖女压去唐门交给掌门处死好了。”唐韵在一边提议:“亏得师叔当年为了这个女人郁郁寡欢而死,我看她一点都不值得师叔对她的担心,这女人就是个水性杨花的贱人!”唐韵姑娘,你终于还是把这个词给说出来了啊。

    潘兰凰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只看着楚承乾:“公子可也是这样想奴家的吗?”

    楚承乾没有说话,夏叶儿已经几个起落站在了他身后,奈何潘兰凰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她,夏叶儿撇撇嘴说道:“我相公如何想你干你何事,你既然决定了做这种事情难道不早已将流言蜚语置之度外了么?”

    夏叶儿抱着小白,站在楚承乾身后,她也是穿着一件素白色的衣服,两人站在一起倒是有一种极其和谐的感觉。

    潘兰凰看着他们两个人,心里动了动,像是被勾起了以前的回忆一样,眯了眯眼道:“是,这位姑娘所说不假。”她顿了顿继续看向楚承乾,锲而不舍得问:“公子是否也是如那些人一般看待奴家的?”

    夏叶儿差点吐血,感情她说的话这老女人根本就没有听见去,不过,她转头看向楚承乾,也想知道楚承乾是怎么想的。

    楚承乾感受到夏叶儿的目光,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一丝调笑,夏叶儿揉揉眼睛,这动作可跟你一晚上在这里装深沉很不符的啊王爷!简直闪瞎了她的狗眼啊!

    “我如何看待你跟你无关。”楚承乾说。

    潘兰凰眼睛垂了下来,夏叶儿趁机说道:“潘兰凰,我知道你本性并不坏,你练习采阳补阴之术一定有其他的原因对不对?”

    潘兰凰依旧垂着眼睛:“没有。”

    夏叶儿微微一笑,她回答的很迅速,反而更加确定了她的猜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