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挣扎着游上来趴在池边喘气,夏叶儿瞪了眼岸边的人:“王爷,下次出现的时候不要这么惊悚好吧,很容易出人命的!”

    “本王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是你没有注意到而已。”

    夏叶儿刚从水里出来,身上水珠晶莹剔透映着她的皮肤,乌黑的长发在水里飘散开,她只有肩膀和胳膊露在水上,光滑的身体在水里若隐若现,楚承乾眼眸一暗,开始进入水中洗澡。

    夏叶儿休息够了,正准备上去,发现楚承乾竟然在脱衣服,而且脱得只剩下个底裤,瞬间就打了个寒碜:“你、你要干什么?”

    “沐浴。”楚承乾丢下两个字就将衣服全脱了,夏叶儿赶紧闭上眼睛,身边水声哗啦啦,是楚承乾下来了,夏叶儿动作迅速的就往岸上爬,然后她的腰被人给握住了。

    “你去哪?帮本王擦背。”

    夏叶儿欲哭无泪,她可以拒绝不?

    不过放在腰上的一双手根本就没有松开的迹象,夏叶儿只好转过身,尽量把自己往水里面沉,一边说:“你快转过身去,我帮你擦。”

    楚承乾停了停才放开手掌下仟瘦柔软的腰肢,转过身去:“不要想着逃走,你以为你快得过本王?”

    夏叶儿盯着楚承乾很有爆发力的背部,恶狠狠地想着当初应该先学认穴道,看你被点了穴还怎么管得住我。

    不得已又当了一回搓澡工的夏叶儿满腔不满,下手也就重了点,然后就被楚承乾捉住了手腕压在浴池边缘。

    “是本王待你太好了,以至于你可以如此逾楚了吗?”

    “喂!”

    楚承乾低头就将她的动作堵住了,夏叶儿无语,在水里扑腾扑腾的躲不过对方搂过来的手臂,她被困在楚承乾的怀抱和浴池边缘,半个身子向后倾斜着,楚承乾就扣着她的脑袋贴的更近,然后她感觉到了贴在腿间蓄势待发的东西。

    “王爷……不要到处乱动啊!”夏叶儿惊呼,换来唇上的一阵刺痛,鲜血的味道冲进嘴巴里,她疼得一哆嗦,就被楚承乾抱起双腿,然后就极为繁忙的起来了。

    夏叶儿是彻底放弃反抗了,胳膊放在楚承乾的脖子,等着身上的男人给予她极致的痛苦和快乐。

    “这么期待?”很显然,楚承乾不是个善茬,他扫了眼夏叶儿的表情,挑了挑眉戏虐道。

    这句话要放在别的大家闺秀身上,恐怕早就羞得无地自容了,但夏叶儿不会,她睁开眼睛风情万种的抛了个眼神,说道:“怎么,王爷不想?”说着,还用身体蹭了蹭抵在她身上的东西。

    楚承乾倒抽口冷气,眼眸一暗,压着手下夏活的腰肢说道:“当真是个妖孽。”若说那天在客栈里的夏叶儿是少女般稚嫩,那么现在她已经变得不一样了,最起码成了女人,略带青涩的吸引力更容易引起男人的兴趣。

    楚承乾眯着眼睛,很满意夏叶儿的一切变化都是他一手造成的,这让他心里的某些地方被填的满满的,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

    “废话多!”夏叶儿的背贴在石壁上,有点恼火的喊起来,这种时候卡壳还真是折磨人。

    楚承乾笑了,低头一口靠在了她的鼻尖上。

    “王爷?”门外大管家的声音犹豫着叫。

    楚承乾撑起半个身体把玩着旁边人的乌发,懒懒的应了声:“嗯?”

    “程夫人一大早就过来了,此刻在前厅候着呢。”

    “让她候着,本王等会儿便到。”

    “是。”大管家退了下去,楚承乾看着臂弯里还在熟睡的人儿皱了皱眉。

    夏叶儿被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睁开眼睛天都亮了,她刚一动,就感觉全身都是酸痛的,立马扶住腰又跌了回去:“嘶嘶……痛!”

    腰上忽然多了只手帮她揉捏起来,力道拿捏得刚刚好,夏叶儿这才看见床边还半躺着一个人,楚承乾就那么奇奇怪怪的睡着,白色的里衣微微敞开,露出里面精壮白皙的皮肤,夏叶儿觉得鼻子里面一热连忙避开了眼睛,要不要一大早就这么吸引她啊!

    腰上的手捏得很舒服,夏叶儿蹭了蹭继续往被子里缩了缩,下一秒就被人给提了出来:“还睡?”

    夏叶儿看了看窗外,没有钟表的日子不好过,不过楚承乾自己都还在被窝里赖床,还敢说她,于是立马瞪了回去:“王爷不也还没起床?”

    “本王已经从宫里回来了,见你还在睡便来小觑片刻,你这么晚醒来还想继续赖下去?”

    正巧有两个丫鬟抬着热水进来,听见楚承乾的话虽然不敢放肆但还是抿着唇轻轻笑了笑,夏叶儿老脸一红,眼神闪烁道:“我这么困也不知道是谁的错,还在这么大呼小叫的。”

    小丫鬟抿着唇头都要垂到地上去了,楚承乾不管她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起身下床边对夏叶儿道:“饭菜都准备好了,你当真不起来?”

    “起,当然起。”

    两个人收拾一番到饭厅的时候里面已经过了一个妇人,见他们进来笑盈盈得说:“快来快来,再迟些这饭菜都要冷了。”然后才盈盈对楚承乾一拜:“王爷。”

    夏叶儿不漏声色的打量了那妇人一番,猜不到这个人是谁,不过那声音倒是很熟悉。

    “大嫂不必多礼,坐吧。”

    夏叶儿一个激夏,这个女人是楚承乾的大嫂,那个曾经想害死她的女人?

    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夏叶儿一顿饭吃的心不在焉,那个女人倒是自来熟,拉着她左一句右一句好像两个人很熟似的,要不是身份在那摆着,她早就甩袖子走人了。

    自问学不来这些女人言语里都是一副你争我斗的情景,夏叶儿只埋头扒饭,任她说什么,间或应了个一两声算是作答。

    她不是看不出来那个女人的心思,口口声声叫着她‘夏姑娘’,姑娘你妹啊,不知道她已经嫁给楚承乾了吗,肯定是故意拿她被打入冷宫的事情羞辱她。

    夏叶儿也不是好欺负的人,虽然暂时没想出办法应对,但不代表她就会一直站在被动的局面上,于是假装吃饭,实则低下头眼睛滴溜溜的转思考对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