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吃过饭那个女人竟然要夏叶儿去跟她研究什么刺绣,夏叶儿立马拒绝了:“那个,大嫂,改天成不,我刚才好像吃撑了肚子有点不舒服,想去趟茅厕。”

    程夫人脸色变了变,大概没想到夏叶儿一个姑娘家竟然把这件事说的这么直白明了,刚刚还笑眯眯的模样一下子变得嫌弃起来:“成何体统,你一个女子竟然如此不知遮掩,竟然……”夏叶儿急了:“大嫂,能等我出恭回来咱在谈什么体统行不?”

    “你!”夏叶儿说的诚惶诚恐,程夫人自当是她在耀武扬威,银牙一咬甩了小手绢扭身就走,

    夏叶儿摇着头去找茅厕,没走多远撞见了刚从书房回来的楚承乾。

    “喂,王爷,你那个大嫂是怎么一回事啊,怎么扯着我说个没完?”夏叶儿拉住楚承乾就往房间里拖,楚承乾黑线看着她的动作,最后两人在花园里一个凉亭里坐下。

    四周环境很美好,夏叶儿到处看了看没有人跟来,就坐楚承乾旁边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还记不记得我上一次被人偷袭的事情?”

    “偷袭?”

    夏叶儿想了想说:“就是前不久你救我的那一次。”

    “记得。”楚承乾眼睛眯了眯后撑着头看她。

    “我怀疑……”夏叶儿突然住了口。

    “嗯?怀疑什么?”楚承乾声线冷淡,带着略微的严峻,夏叶儿堪堪的闭上了嘴,摇头:“不,没什么。”

    她这么说的原因是忽然想起了她刚穿楚过来的时候楚承乾他们的谈话,虽然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点,但楚承乾当时的态度很明确,她被打入冷宫根本没有转圜的余地,现在楚承乾对她的态度太奇怪,奇怪到她忍不住怀疑。

    “怎么不说了?”楚承乾还保持着动作不变,夏叶儿有点坐立难安,停了停说道:“我刚才想要去茅房的,等我回来再说行不行?”

    楚承乾没有回答,只拿一双黝黑的眼睛盯着夏叶儿,让她有一瞬间的错觉,自己的心思全都逃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她躲开对方的直视,心虚到手心都开始冒冷汗了。

    “既然如此,你就先去吧。”过了半晌,楚承乾摆摆手说道,夏叶儿得了命令立马就窜走了,忽略了身后的人楚发深邃的眼眸。

    夏叶儿上完茅厕拦住一个路过的丫鬟,问了自己住的地方已经收拾好了,就叫人带她回了房间,满屋子的红色都撤了下来,换成了淡粉色,虽还有点不尽人意,但总比昨天好多了,夏叶儿躺在柔软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事情太复杂,在她有限的认知里根本无法解答这些问题,楚承乾为什么对她的态度来了个急转弯,那个大嫂为什么要杀她,如果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那么夹杂在其中的夏叶儿不是很惨?

    快要睡着的时候,夏叶儿忽然想起来从昨天开始就一直交给下人们照看的小白现在还没有找她,疑惑的站在屋子里叫了声,立马就有丫鬟推开门进来问她有什么要求。

    “我的带回来那只白貂呢?”

    “回王府,那白貂被大管家在后院养着。”

    “带我去看看。”后院,那是什么地方,小白怎么会离开她这么久也不找回来,难道是被关起来了?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小白在后院被一个大笼子困在了里面,一副蔫蔫的样子,它闻到夏叶儿的味道立马就有了精神,冲着她吱吱吱的叫个不停,试图从笼子里钻出来,可是那个笼子之间的缝隙太小,它最近又胖了好多,根本出不来还被卡住了,看的夏叶儿哭笑不得。

    夏叶儿逗了逗小白,困着它的笼子上了一把大锁,于是便对一旁的丫鬟说:“将它放出来吧。”

    丫鬟不敢违逆她,从一帮看门的阿叔手里要过钥匙就打开了锁,小白的了自由忽的一下就扑进了夏叶儿的身上,一个劲的蹭着往她怀里钻,夏叶儿摸着小白在笼子里蹭脏了的皮毛心下感叹,也许这里根本不是她该呆的地方,等救了潘龙以后就继续和他行走天涯吧。

    至于楚承乾,她高攀不起,早该想到这个王妃并不是好当的,她不是没看过电视没看过小说,勾心斗角的事情她不屑去做,也自认斗不过这些一辈子都在捉摸着怎么上位的女人。

    有了自己的住处,夏叶儿心里轻松了许多,但是到了傍晚,鱼贯而入的丫鬟下人们进到房间整理一番后,看着跟在他们后面姗姗而来的楚承乾,夏叶儿才知道她的想法真的是太天真了!

    “王妃好像不愿意看到本王?”楚承乾一撩衣摆坐到了床上,闲适的看着夏叶儿。

    “不……我没有。”这时间久了违背者良心的话也说得顺溜了啊!

    “是吗。”楚承乾漫不经心的说。

    夏叶儿看他那样,顿了顿,她穿楚过来之后就和楚承乾是夫妻,以前她还能说这不是自己自愿的,是穿楚大神强加在身上,但现在她跟楚承乾有了夫妻之实,即使想逃避也是不可能的了。

    想到这些,夏叶儿认真的打量楚承乾,这个男人很有资本,不论身份才貌权势都是一等一的好,夏叶儿虽然搞不懂他前一刻还将这具身体的主人打入冷宫,后一刻就表现出一副很深情的模样是为什么,但不可否认,她对这个男人动心了,否则也不会任由两人关系跟进一步发展。

    她想通了自己的心思,在面对楚承乾的时候就轻松了很多,对着自己喜欢的人警惕之心就少了几分。

    “王爷不在自己的房间睡觉到我这里做什么?”

    夏叶儿刚走上前就被楚承乾握着手腕一用力扯了过去,来不及惊呼,楚承乾已经一个翻身就猴子一般跳了起来。

    如此居高临下,楚承乾眼睛眯了眯,他头发很长,低下头的时候发梢扫到了夏叶儿的脸颊,微凉的触感,她抬手就握住了一簇身上人乌黑的长发把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