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瞧着妹妹也不像心胸狭隘之人,那三位妹妹这会儿子还在我屋里闹呢,不止妹妹能不能跟王爷通融一声,好歹是咱王府的人,就这么被遣散了出去怕是不妥吧。”

    夏叶儿心里冷哼,嘴上平静道:“那三个女人我可见都没见过,要遣她们出府的也不是我,你还是去问问王爷吧,这件事情我可做不了主啊。”

    李氏肯定是在楚承乾那碰了钉子才来找她的,夏叶儿只好将事情往楚承乾那推:“大嫂也算是府里的老人了,王爷应该会听你的劝的,我昨天不过是提醒了她一句不能忘记后院里的姐妹,谁知王爷今天竟要将人遣散,我也很无奈啊。”

    “原来是这样。”李氏喃喃,夏叶儿刚刚嫁入王府的时候楚承乾还将她打入冷宫,也不知道两人在宫外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冰释前嫌,不过以她对楚承乾的了解,那个男人会这么对待夏叶儿肯定是有所图谋,她眼神复杂的看了眼夏叶儿,而后者则自己给自己盛了碗汤继续喝着,对身边的目光似乎毫无察觉。

    又一大碗汤喝完,李氏才离开,夏叶儿吃的太多有点撑,左看右看没有人在,才想起丫鬟都被赶走了,她推开门喊了声成才有人应。

    “把里面的收拾了,我吃饱了。”她打了个嗝,想找小白去玩才想起来小白好像被楚承乾抱走了,只好作罢。

    其实小白跟楚承乾关系好的话夏叶儿的到不介意把这畜生送给他,想想面具人给她的青囊宝册现在就在楚承乾手上,而小白又跟他十分亲近,这也算是缘分吧。

    等你不到楚承乾回来,夏叶儿自己在院子里运动消食,那三个女人应该已经出府了,量李氏也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将人还留在自己屋里,切,不知道这一次过后又有什么难题在等着她。

    果然不出夏叶儿所料,第三天一大早她就被楚承乾叫起来了,说是要回夏府,她的娘家。

    夏叶儿自从嫁进王府就没有回去过,外面的人都知道她因为不洁的的身份被王爷打入冷宫,期间兜兜转转的事情知道的人没几个,这会儿她恢复了王妃的身份,自然要回家了。

    而且夏家因为她以前的事情可没少操心被人说闲话,这次和楚承乾一起回娘家可算是给众人一个交代,澄清谣言。

    坐在软轿里夏叶儿看着外面的景色有点心不在焉,她对夏家的事情可算是一点也不清楚啊,不知道夏家都有什么人,以前的夏叶儿又是什么性格,这样贸然出现在人家面前会不会被认出来是假冒的等等,不特定情况太多,她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办才好。

    “王妃似乎心不在焉?”楚承乾斜躺在轿子里,一手撑着头,一只手修长笔直的手指逗弄着小白,似不经意的看了眼夏叶儿问道。

    夏叶儿眼睛从大街上收回,不动声色道:“是啊,不知道夏家现在怎么样了。”她可不会说什么没有,楚承乾眼睛毒辣,怎么会看不出她在走神,只好就着他的话题应了声。

    楚承乾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夏叶儿心里暗暗叹了口气,车道到山前必有路,她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夏家人知道王爷要来,早早的就在门口恭迎了,轿子停在刻有夏府的大门前,夏叶儿深吸一口气先走了下去,随后就被眼前的阵仗镇住了。

    夏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一众分两边全站在门口,见他们出面统一行了个礼,夏叶儿还没反应过来,楚承乾已经把夏大人扶了起来。

    “岳丈不必行此大礼,都是自家人。”

    夏叶儿也连忙把夏夫人扶了起来:“……娘,快起来。”

    “哎!”夏老爷站起身眼神里的诧异一闪而过,快到无法捕捉。

    行完礼,夏叶儿两个人被带到了夏家宅子里,这宅子比不上王府,倒也颇有雅致,夏叶儿一边左看右看一边跟着观察着夏老爷的神态。

    她记得真正的夏叶儿嫁进王府其实是有所图谋的,可她却不知道,这次回来要旁敲侧击的打探一下情况才是。

    表面行的应酬完毕,夏叶儿回到以前这个身体的主人居住的地方,屋子里面很整齐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在里面搜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可以的线索,只好作罢。

    才歇了没一会儿丫鬟就来叫她去前厅用饭,楚承乾还在跟夏老爷说话,见她来了又要行礼,夏叶儿赶紧制止了,这古代的礼节还真多,明明是自己的女儿不就是嫁了个王爷么,就连父母每次见了都要行礼。

    饭菜很丰盛,夏叶儿是真的饿了,也不顾形象捧着碗狂吃,夏老爷和夏夫人面面相觑,都觉得尴尬,楚承乾反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还不时帮她加点菜放碗里什么的,倒是一副伉俪情深的画面。

    夏老爷看着这场景眼睛转了转,放下碗筷严厉说道:“注意你的身份!”

    夏叶儿顿了顿,夏老爷子应该是在跟她说话才对,她咽了嘴里的米饭有点不知所谓:“什么?”

    “你个女子吃饭怎么能这么粗鲁。”夏老爷也不管楚承乾就在旁边坐着,开始训女:“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帮王爷打理王府,让人家觉得我们夏家的女人一点教养都没有。”

    无辜被骂夏叶儿表示很无奈,教养,你女儿嫁给王爷的那一天这种东西就已经不复存在了好吗?

    不洁啊,给王爷带颜色帽子啊,人家都忍了,您觉得那些事能跟吃饭稍微狂野了那么一点点相提并论吗?

    夏叶儿的表情显然是不服气,夏老爷气的差点捋胡子:“你……”

    “夏大人。”楚承乾及时打住他的话:“夏儿这般性子本王倒觉得不错,不做作随性而为不是更好。”

    人家的夫君都发话了,夏老爷也不好在说什么,夏夫人看着低头对面低头吃饭的两夫妻再看看自己丈夫,忽然就觉得事情似乎没有表面上这么简单。

    夏老爷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这次回来算是弥补了以前没有做过的回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