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楚承乾拉着夏叶儿以免她在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跟明显处在惊愕中的老板告了辞就带着她走了。

    再不走这里可就要被围观群众堵严实了。

    两个人默契的没有再去夏府而是直接回到了王府,他们都有武功走这点路根本不在话下,而夏叶儿自从楚承乾知道她有武功之后就没再藏着掖着,两个人一边走还有这比拼的意思,于是路上的行人和他们经过的地方,所有人都只看到两个人影以及其快捷的速度从眼前一闪而过,到底是什么人基本没有人看得清楚。

    楚承乾比夏叶儿要厉害得多,稳稳的走在她前方半步,一步不差夏叶儿加大马力他也就变快,夏叶儿慢慢走他也慢慢走,不急不缓也不喘,到王府朱红色大门前站定后,夏叶儿手叉腰狠狠喘了口气道:“你厉害,我认输。”她已经调整了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喘不匀。

    楚承乾嘴角挑起,牵住夏叶儿的手说:“你想玩,我便陪你玩,累了吧,进去洗个澡休息一下。”

    洗完澡,夏叶儿被丫鬟带到前厅,楚承乾正在餐桌上等她,精致的菜肴一碟碟端上来,夏叶儿拿起筷子才想起来这几天一直被自己忽略的一件事。

    “对了,潘龙在哪里,你可以带我去看他了吧?”

    楚承乾夹菜的动作一顿,道:“吃完饭带你去。”

    见夏叶儿吃饭心不在焉,楚承乾挥手收拾掉饭菜站起身:“那个魔教中人现在正关在地牢里,走吧。”

    楚承乾带着夏叶儿走到后花园的一座假山后面,她住在这的几天已经把所有屋子里都搜遍了,也不见有地牢的开关,没想到竟然在花园的假山后面。

    楚承乾在假山上有规律扣了几声,过了一会儿,假山背面的一块石板从里面打开,走出来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看见楚承乾后行礼道:“主上。”

    “带路。”楚承乾平淡道。

    那个黑衣的男子似乎没有看到夏叶儿一样,转过身就在前面带路,另个人跟在后面。

    夏叶儿看了眼身后自动关起来的石板,心里一阵感叹,怪不得她找不到地牢的入口,原来是要从里面打开才行啊。

    石板关闭之后,地牢里面忽然就黑了下来,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夏叶儿还是吓了一跳,眼前黑乎乎一片,她踌躇着不知该往哪里走,黑暗中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她的,像是一道微弱的光,赶走了内心的恐惧,夏叶儿下意识的回握了那只手,两只手相握,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莎莎的脚步声和夏叶儿自己才能意识到的一声声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个地牢明显是建在地下的,但三个人走了一段路并没有觉得窒息和闷热,看来通风设施做的非常好,往前走了一段路,前面拐角处似乎有淡淡的火光,夏叶儿加快了脚步,夏叶儿心头一紧,看了眼楚承乾,后者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过去吧。”

    地牢里面关了不少人,走得近了沙哑的惨叫声更加真实,夏叶儿皱着眉头,手握得更紧,楚承乾带着她一直往前奏,她目不斜视的跟着走,鞭子抽打在肉体上的声音,烙铁的声音,木器刑拘的声音,夏叶儿额上甚至冒出了地冷汗,她无法想象潘龙会在这里收到什么折磨,一想到那个身体挺拔的男子被楚承乾关在地牢里,心里就没有来得生起一阵愧疚,一切都是因为她,是她把青囊宝册交给潘龙害得他被楚承乾抓住,而她竟然还是楚承乾的王妃,这都是什么事啊。

    夏叶儿心里一阵阵难受,就连自己已经松开了楚承乾的手都不知道。

    楚承乾看着空荡荡的手掌,和眉头紧皱的夏叶儿,眼角微微上挑,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

    楚承乾停下脚步之后,夏叶儿又走了两步才猛然回神,然后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到了。

    阴暗潮湿的地牢散发着难闻的腐败的味道,正对着夏叶儿的那一面墙上靠着一个人,那人身体埋没的阴影里看不清神情,但穿在他琵琶骨伤的粗.长的铁链和弥漫的血腥味就足够震撼人的了。

    “这……这个人是谁?”夏叶儿脚下往后退了一步,不敢相信眼前的景物,偏偏楚承乾扶了她一把,堵住了她的退路,冷静的声音在地牢里显得很是清晰:“这不就是王妃想要看的那个人吗。”

    他用的是肯定句。

    “潘龙?”夏叶儿看着里面不知道是清醒还是昏迷的男人,叫了声,没有人回应。

    夏叶儿转过身看向楚承乾质问:“你怎么能这样对他!”

    楚承乾对于她的话很不赞同,冷淡到:“本王如何对他?不过是魔教的一条走狗,落在本王手里可比被那些武林正派中人捉到幸运多了。”

    “我不管那些,已经回府这么多天了,你为什么不找人给他疗伤,再者说了,潘龙会不会落到那些人受伤还不一定呢。”

    夏叶儿说完见楚承乾没有回答,跑过去爬在铁栏前往里叫到:“潘龙,潘龙,你快把他放出来啊。”

    她看不清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潘龙,只好让楚承乾将人放出来,或者她走进去确认才行,哪只楚承乾根本就不听他,反而冷哼一声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那椅子一看就是方便观看监督行刑的,夏叶儿想象着楚承乾就是坐在这里看着潘龙受刑,心里难受的情绪更加翻涌,她握紧拳头道:“你要是不放人,就别怪我了。”

    “你还想根本王动手?”楚承乾不可思议的看着夏叶儿:“你以为你能带着那个人从这里出去?”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不是要青囊宝册吗,既然已经拿到了干嘛不放人?”夏叶儿就差扑上去扯着楚承乾的衣服狠狠摇一摇了,看看他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心思。

    楚承乾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就算本王放了这个人,他没有完成任务回去魔教一样受罚,有可能会回性命不保,所以不论从那一点来说,他遇上本王都算是幸运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