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知道再跟楚承乾吵下去也不是办法反而会把事情弄得更僵,她深吸一口气说道:“你不放他可以,但是不要再用刑了。”

    “你这是在命令本王。”楚承乾没有什么动作,目光却冷了下来,像是有实质一样,夏叶儿慕名的感觉到一阵阴寒。

    “不,是我在求你。”夏叶儿的声音也是没有温度的平静,说出来就连她都吓了一跳。

    楚承乾也是明显有些不可置信,他停了停道:“你竟肯为了别的男人求本王,罢了,就如你所愿。”话落,人已经起身往回走了。

    夏叶儿回头看了眼依旧埋没在阴影里的潘龙,咬了咬牙跟上楚承乾的脚步出了地牢。

    回去了的路上很安静,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夏叶儿瞪大眼睛竖起耳朵才能跟着楚承乾安全的走出地牢。

    外面面的天已经半黑了,星星也有零星两个蹿了出来,夏叶儿心里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楚承乾的动作,等她坐在床榻上回过神的时候,才发现楚承乾没有回来她的院子,住到了他自己的主卧。

    夏叶儿心里乱七八糟一瞬间也理不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在床上翻来翻去也睡不着,这才几天,没有了另一个人的气息她竟然有点失眠的迹象,这太可怕了。

    夏叶儿仰躺着看向头顶的粉色纱帐,楚承乾今天的态度有些失常,她心有猜测,却不敢往那一方面去向,万一是自己自作多情呢。

    夏叶儿翻了个身,楚承乾怎么想现在先放一边,最主要的是要怎么从地牢里救出潘龙,楚承乾不放人难道她就不能把人救出来么。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夏叶儿有种头晕的感觉,昨晚上想的太多事情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被子都忘记盖了,鼻子里面也塞塞的,她吸吸鼻子,立马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楚承乾看着夏叶儿喝了一小碗粥之后就不在动筷,皱了皱眉问:“怎么吃那么少?”

    楚承乾不计昨天的事情主动跟她说话,夏叶儿一时没回神,呆呆得道:“今天好像没胃口。”

    “不合口味?”早餐都是按照夏叶儿平日里的习惯上的,里面也加了药物疗养她的胃,前几天都吃的好好的,今天突然没胃口?

    说了两句话,夏叶儿觉得嗓子有点痛干干的,她捧起粥又喝了一碗,还是没有缓解,下一瞬额头上就多了一双修长带着微凉的手。

    楚承乾将手收回,道:“有点热,等会儿让大夫来诊脉。”

    “……哦。”夏叶儿的脑袋还在当机状态,这王爷心思也变得太快了吧,人都说天恩难测,果然没错啊。

    楚承乾的话没人敢违背,吃过饭夏叶儿回到屋子已经有一个大夫被这医药箱在等着了,见夏叶儿过来,那人连忙行礼:“小的给王妃请安。”

    “起来吧,王爷让你来给我看病的?”

    “是。”

    “哦。”夏叶儿坐在凳子上,那个大夫从箱子里拿出一块软垫放在桌子上示意她把手放在上面,然后又用一条白色的手帕盖在夏叶儿手腕上,隔着手帕给她把脉。

    夏叶儿看的目瞪口呆,不过是看个病要不要这么麻烦!不过人家隔着个东西都能准确的摸到脉搏医术应该不低。

    自从看过来青囊宝册之后,夏叶儿就对所有医者产生了一种敬畏的感觉。

    “大夫,我怎么样?”等对方收了道具之后,夏叶儿问道。

    “王妃不必担心,只是染了风寒,待小的开服药,按时熬了喝,三天即可痊愈。”大夫说着,拿出纸笔开始写药方。

    夏叶儿想了想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盖被子冷到了,她撇撇嘴,风寒倒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要她喝中药……这也太折磨人了吧。

    楚承乾去了皇宫,夏叶儿还是无所事事,真佩服那些古代的女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竟然能在个宅子里活一辈子,对于她来说没有电脑没有PSP没有报纸没有锻炼,每过一天就会有一种愧疚感啊,碌碌无为什么的最讨厌了!

    夏叶儿叫来她的贴身丫鬟问出了楚承乾的书房位置,就去了书房,没有电脑看看书也行吧。

    楚承乾的书房大得很,里面什么书都有,还有一个云州大陆的地图,虽然不像现代的地图那样清晰,但大的地标建筑物等都有了,这让夏叶儿欣喜不已,自从她知道自己穿楚到了架空的历史之后就对这个国家这片大陆的事情完全不了解,这会儿有了研究的条件,她怎么肯错过。

    看书的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已经中午了,夏叶儿拿着手里的游记去了饭桌上,楚承乾还没回来,她乐得清闲,游记这种书是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办法,里面不仅有地标,还有每个地方的习俗等等。

    夏叶儿匆匆吃了几口饭准备再去书房的时候被丫鬟叫住了,一碗黑乎乎散发着浓浓药味的东西端了上来。

    夏叶儿捏住鼻子说:“这什么啊?”

    “禀王妃,这是大夫给您开的药方熬出的药,大夫说要趁热喝。”

    “拿走拿走,我不喝。”夏叶儿挥挥手一个闪身就不见了,留下小丫鬟捧着个药碗不知所措。

    傍晚的时候书房里面点了蜡烛,夏叶儿揉了揉酸酸的眼睛,放下手就看见楚承乾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面前,她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的书给扔掉。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本王进来有一会儿了,奈何王妃看书太认真没有发现而已。”楚承乾走到夏叶儿身边坐下,拿走她手里的书说:“听下人说你不肯喝药?”

    夏叶儿本还想跟他把书抢过来,一听他的话,动作就顿住了:“……我又没病喝什么药。”

    “大夫说你风寒,不喝药不行。”说着,楚承乾拍拍手,书房的门被推开,还是中午那个小丫鬟端着碗药走了过来。

    楚承乾把药端起来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来,把药喝了。”

    “可不可以不喝?”

    “你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