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属下知错。”

    楚承乾手里把玩着一个木头面具,平淡道:“你何来的罪,是本王糊涂了。”他声音顿了顿,手里的面具被他甩了出去,准确的落在了院中狼狈之人的面前:“这个小玩意就送给你了。”

    “谢主上。”潘龙额上冒出了冷汗,楚承乾走后很久,他还保持着动作一动不动。

    木制的面具静悄悄的躺在地上。

    楚承乾散步一半的走在街上,想起前几天跟夏叶儿一起来逛街的场景,他嘴角的笑意没有收起来反而多了些嘲讽的意味。

    潘龙这个名字确有其人,但却不是夏叶儿刚刚费劲心思救出来的人,他当时微服私访,不经意间在客栈看到琴音惊人的夏叶儿,就起了疑心,所以假扮自己属下的身份带了面具接近她,试探她,一直瞒到现在,而楚承乾也不准备将真相告诉夏叶儿,反正这些事情在他心里根本不重要。

    一点都不重要,不论潘龙是谁,夏叶儿想要跟哪个潘龙浪迹天涯,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不准备放手了,他是不会放任她自由的,至于那些可怜又可爱的想法,就让她暂时幻想一下吧。

    楚承乾回到王府之后夏叶儿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一边想着他现在应该在洗漱一边计算着他应该已经知道了潘龙被她放走的事情。

    丫鬟叫吃饭的时候夏叶儿也没敢出去,她心里忐忑,虽然这几天楚承乾对她很宠溺,但夏叶儿不会忘了这个人的本性是什么,她现在完全体会到了什么叫暴风雨前的宁静啊。

    房门被打开,夏叶儿吓了一跳抬头看过去,几个丫鬟鱼贯而入,很快就在外屋的桌子上摆满了饭菜,然后楚承乾在夏叶儿‘果然来了’的目光中踏步走了进来。

    “你不想出去,我们就在屋里吃饭吧。”楚承乾说道。

    放好东西,其他人都退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房门,夏叶儿顿了顿,表现出一副很镇定的样子说:“真是劳你费心了呵呵……我其实不怎么饿的。”

    “不吃饭怎么行,最起码也要垫个肚子喝药。”楚承乾的态度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夏叶儿疑惑了,她走到桌子前坐下,皱着眉看了看楚承乾,终于壮起胆子问:“我放走了潘龙,你就不生气吗?”

    楚承乾放下筷子:“你希望本王生气?”

    “额……那倒也不是。”

    夹了只鸡腿放在夏叶儿碗里,楚承乾淡淡道:“本王明白你假借本王的口谕放走潘龙的原因,又怎么会怪你。”

    “你知道?”这下轮到夏叶儿惊讶了,他知道什么?

    “你们以前关系很要好,本王自然知晓,你要救他也就表示你很在意这个朋友,本王想了很久,就像你说的,既然青囊宝册已经在本王手里了,那个人留不留也无所谓,让你放他走你不就欠了本王一个人情,也不算亏。”

    楚承乾分析得头头是道,夏叶儿瞪眼:“我一个人情就这么厉害?”

    对面的男人笑了,妖孽的脸更加耀眼:“那就要看本王把这个人情用在什么地方了,放心,不会让你为难。”

    夏叶儿摸了摸脖子,这种被人握住把柄随时会致命的危机感是怎么一回事?

    一顿饭两个人吃着两种心思,吃晚饭,楚承乾监督夏叶儿喝完药后准备回房,就被人拉住了手。

    “你去哪?”下意识拉住人的时候夏叶儿就已经有点后悔了,膈应了一会儿问出这句话后她真有种扯过被子蒙到头上的冲动。

    不要见人了啊!

    楚承乾也是一愣,随即笑着拍拍她的手说:“我还要事要做,先去书房一趟,你睡吧。”

    “……哦。”说不行心里是失望还是什么,夏叶儿松开手淡淡的应了声。

    楚承乾走了两步又转过身,夏叶儿还盯着他的背后看,一不留神两人眼光就对住了,她看见眼前的男人嘴角勾了勾说:“对了,还有点事情没做。”然后对方就凑过来,人就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夏叶儿下意识闭上眼张开嘴方便他的亲接触,楚承乾轻笑一声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接触。

    楚承乾意犹未尽的放开她,夏叶儿早已被接触得气喘吁吁,前者用拇指摩擦着她微微红肿的唇瓣,低沉着嗓音说:“睡吧。”

    夏叶儿闭上眼盖上被子在楚承乾的注视下慢慢的睡着了。

    听着她的呼吸楚来楚平静绵长,看来是睡着了,楚承乾帮夏叶儿捏了捏被角,随即眼睛里的温情瞬间消退的一点不剩,他目光幽深的看了眼睡着的人,起身出门。

    “这个衣服……也太复杂了吧。”夏叶儿坐在梳妆台前,从铜镜里往后看,不有哀叹一声,她刚要动作,就扯动了头发,疼得她吸了口冷气,帮她梳头的丫鬟吓得立马跪在了地上求饶。

    “王妃赎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哎呀,你干嘛动不动就跪了,我又没有怪你,是我不好要去看那个衣服,快起来梳头,再慢王爷就要催了。”

    “是,奴婢知道了。”

    衬着那个丫鬟拿梳子的时间,夏叶儿对那个拿衣服的丫鬟说:“不要这个颜色,太艳了,帮我换个素一点的。”

    “可是王妃,您要参加宫宴,不穿的好看一点怎么行?”

    “哎呀,反正不要大红色,粉红色也行啊。”夏叶儿说完就赶紧做好等着人家给她绑头发。

    “是,奴婢知道了。”

    整个房间里的人都在忙,夏叶儿在镜子前坐了有好几个小时了,头发才堪堪疏好,都怪楚承乾,突然说什么要她一起去参加宫宴,她前世参加过的宴会也不少,但二十一世纪的宴会和古代的宫宴怎么能相提并论,皇帝是最高权力执掌者,若是一不小心就会被砍头啊。

    而且楚承乾说她平日里的状态太随意,就拨了几个丫鬟来给她打扮,这一弄就是几个小时,就算人家不厌其烦,她也受不了了。

    不过,等一切弄好的时候,夏叶儿也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