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得不说,她穿过来借用的这幅皮囊算的是上乘了,镜中的女子手指纤纤如嫩荑,皮肤白皙如凝脂,美丽脖颈像蝤蛴,牙如瓠籽白又齐,额头方正眉弯细。微微一笑酒窝妙,美目顾盼眼波俏。

    一席粉红玫瑰香紧身袍袍袖上衣,下罩翠绿烟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软烟罗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妖艳艳勾人魂魄。

    出门的时候夏叶儿在楚承乾的眼睛看到了惊艳,她挑起下巴说道:“怎么样,这样应该会涨你的脸吧。”

    楚承乾走上前搂着她的腰说道:“当然。”

    出了门,两人坐上轿子直奔皇宫。

    夏叶儿没去过皇宫,又不能表现的很明显,就掀开帘子往外看,忽然,路边一个白衣的男子吸引了她的目光,那个男子侧着身体,只能看到一边的俊秀挺拔,极其漂亮的侧脸,而对方也像是感觉到她的注视般测过身看向这边。

    目光相会的一瞬间,夏叶儿从那男子脸上看到了怀疑,惊讶,不可置信等等复杂的情绪,她不明所以,但是心里却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在看什么?”楚承乾也凑了过来,看见窗外的男子,他瞬间眯起了眼睛。

    夏叶儿放下窗帘说道:“没什么,好无聊,而且轿子晃得我头晕。”

    “忍一会儿就快到了。”夏叶儿的表情很平静,楚承乾看不出什么,想了想问:“刚刚那个男子,你认识?”

    夏叶儿一边揉着酸痛的腰问:“你说谁?”

    “就是那个白衣男子,你刚刚不是在窗外看他。”楚承乾也加入了给她揉腰的工作。

    “哦,那个人,不认识,就是感觉,额……侧脸很好看。”夏叶儿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楚承乾动作一顿,哭笑不得:“是吗?”

    夏叶儿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马赔笑:“啊,不过那个人当然是不能和王爷你相提并论的啊!”

    佳元节是类似于中秋节一样的日子,这种喜庆的时候皇宫里面的戒备一点也没有放松,因为今天不管是皇亲国戚还是达官贵胄,几乎说得上名号的人都被邀请到了皇宫参加宫宴,楚承乾是王爷,位置靠前,夏叶儿则坐在女眷的位置,她身边都是些盛装打扮的女人,一个个身上的香粉呛得夏叶儿很想打喷嚏,但又不得不忍着。

    “妹妹可是夏家人?”

    就在夏叶儿屏气凝神准备练练内功躲过这一劫的时候,旁边有人跟她说话了。

    那是一个很二十来岁的女子,打扮的很隆重,看起来也很厚实,夏叶儿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上看了眼,瞬间明白了其中缘由,点头道:“是,在……咳,我叫夏叶儿。”差点学了江湖中人的介绍方式,夏叶儿赶紧轻咳一声。

    那女子用非常艳羡的目光看着夏叶儿:“听说你的夫君可是瑞王?”

    瑞王?难道是楚承乾的封号,夏叶儿想了想,好像王府的门匾上就是瑞王府的字样,于是继续点头:“是。”

    “妹妹不仅人长得美,福气也好啊。”

    “为什么这么说?”

    女子低垂着头,眼睛悄悄的往上看了眼,夏叶儿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一群衣冠华丽的贵公子聚集在一处,其中最显眼的莫过于一身锦蓝色衣缎,顶着个妖孽脸的楚承乾了。

    好吧,论相貌,这个男人确实高人一等。

    “妹妹似乎并不在意?”

    “在意,什么?”夏叶儿回过神,明白这个女人的意思,她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其实一个人的相貌美丑并不是最重要的,若是嫁给了一个极其英俊的男人,但那个人是个花花公子,并不你,那么相貌又有什么意思,若是喜欢一个人,是喜欢她的本质,他的好与坏美与丑,你都要喜欢,这才能叫着爱。”

    那个女子大概从没听过这么惊世骇俗的话,惊呆了看着夏叶儿,而后她表情一变,转过头去再不跟她说话。

    夏叶儿困惑,又看了眼前方的楚承乾,猛然想起来前段时间京城里关于自己的流言,这个女人该不会是以为自己不喜欢楚承乾所以才会对他的外表不在意吧。

    夏叶儿哭笑不得。

    没有人来打扰她到乐得清闲,她面前杯子里的酒成青绿色,味道酸酸甜甜很醇厚,应该是果酒,夏叶儿不怕醉,一杯一杯懂得喝着。

    宫宴进行到了一半,期间夏叶儿一只眼观鼻鼻观心,谁都不看,对于投射过来的各色目光也当做不在意,一副把自己隐藏起来的样子。

    楚承乾一边和旁边的大臣说话,一边关注着夏叶儿的动作,见她缩着脑袋一杯一杯的喝酒,没有皱了皱眉,循着一个空挡叫来身后的护卫,凑在对方耳边说了句什么。

    夏叶儿喝酒喝到一半,突然有人凑过来递给她一个小瓶子,说道:“王妃,瓶子里的药丸可以解酒。”

    夏叶儿接过来,一打开,就有一股清新的气息传出来,瓶子里是平平常常的几个黑色的药丸,她抬起头看向楚承乾的位置,后者也刚好看过来,做了个吃的口型,夏叶儿笑了笑,倒出一颗咽了下去。

    药丸一吃下去就感觉到了不同,果酒虽然好喝但后劲也不小,虽然夏叶儿有自信自己酒量不错,但那也是以前了,这个身体显然是没有喝过酒,她刚才已经有点头晕了,这会儿竟然一下子就清醒了不少,脑袋里面清清爽爽的。

    夏叶儿低下头感觉衣袖被拉了一拉,她顺着那只手看过去,是刚才的女子。

    她可能注意到了她和楚承乾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表情有些纠结:“你们……”

    “我们很好啊。”夏叶儿笑说。

    那女子随即闭嘴不再说话,夏叶儿这会儿有了精神,便继续跟那个女人聊天,慢慢的知道了她的事情。

    这个女人叫清婉,几年前嫁给当朝的大将军,奈何将军常年在边关打仗,许久都不回来一趟,前些日子小胜一仗跟皇上请命回来了一趟,温存几日又走了,这会儿子还在边疆,连自己快要当爹了都不知道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