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498章 三脚猫功夫
    清婉的肚子应该也有四五个月了,边境这会儿正在打仗,敌国不停地骚扰,那位大将军脱不开身,为了不给他增加负担,清婉也就瞒着没告诉他。

    而她参加宫宴是跟自家爹爹来的,而她爹是工部侍郎。

    说到娘家人,夏叶儿环顾了一下大殿,果然看见了夏家老爷子,老爷子大概一整晚都在看她,见夏叶儿好不容易想起他了,两只眼睛立马就放光了,隔得老远都在挥手。

    夏叶儿顿了顿,她记得夏老爷子似乎是个蛮严肃呆板的人吧,这会儿怎么觉得他那动作,滑稽的个小老头一样呢!

    “不用担心,也许过几天将军就凯旋而归也说不定呢,你不要想那么多了,养胎最重要。”清婉神情低迷,夏叶儿安慰道。

    “清婉借妹妹吉言了。”

    “哪里哪里。”

    宴会进行到这个时候,剩下的时间就是表演了,另夏叶儿奇怪的是宫宴的表演并不是由什么小姐,姑娘之类的进行的,而是各个已嫁或代价的女人上台。

    她深深的觉得这个架空的时代很奇葩,不应该是那些个深闺小姐们借此机会结实某个青年才俊,然后你是风儿我是沙吗,这种神一样的进展是怎样?

    第一名上台的竟然是皇帝的妃子,那个妃子也就十八.九岁,站在场中央将披在身上的长袍解开,往旁边一甩,露出底下穿的露腰小袄,长长的宽松裤子脚下是复杂层叠的大喇叭形态,这种装扮跳舞的话一定会加分很多的吧。

    夏叶儿苦着脸,旁边的清婉看着有趣,便问道:“妹妹可是准备了什么曲艺?”

    “我说我什么都没准备你信吗?”

    清婉表情惊讶,夏叶儿摊手:“其实我真的什么都没准备,都怪楚承乾那家伙不提前跟我说,害的我来你准备都没有。”

    她可是什么都不会啊,勉强能记住前世的某些歌,但在这里长会不会太惊世骇俗了,难道要她在场中央表演一把剑术?

    就她那三脚猫功夫,还是别丢人了吧!

    夏叶儿拖着下巴用怨恨的目光狠狠盯着楚承乾,后者恰巧转过头,冲着微微一挑眉,那表情明明很细微,愣是被夏叶儿看到了,不仅看到了,还补脑了很丰富的内容。

    混蛋楚承乾,让你你告诉我,让你幸灾乐祸,让你看不起我!

    夏叶儿握拳,看向一边的清婉问道:“你排在第几号?”

    “我……”

    夏叶儿摆摆手:“你先说你会不会弹琴?”

    “这个,清婉自小便在娘亲的教导下学习琴技,倒也是有些信心的。”

    夏叶儿听闻大喜:“那就好,咱们两个一会儿一起上去表演怎么样?”

    “一起表演,可以吗?”清婉仔细看着夏叶儿,她的样子不像是作假,可是这样真的可以?

    “你过来。”夏叶儿勾了勾手指。

    楚承乾在上面看得仔细,见夏叶儿勾勾手,清婉就低下了头,两人凑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他倒是对这次的表演产生了兴趣。

    报告节目的太监,看到上面两个人的名单,有些迟疑,不过在夏叶儿的目光下,他扬声喊道:“瑞王妃夏氏,将军夫人清氏,准备。”话音一落,就有人悉悉索索的讨论了。

    “哦,这次怎么变成了两个人?”皇帝坐在主位,好奇的出声询问,他声音宏厚很有威严。

    底下的人安静下来,夏叶儿从容的上前行礼,沙哑着嗓音道:“回皇上,民女前些日子偶感风寒,嗓子还未恢复,而清姐姐身怀有孕,不可有太大的动作,故而我两人便成了一个组合。”

    “组合?这个词语倒是新鲜,也罢,既然你二人身体有恙,寡人便准了。”皇帝说着,看向清婉:“清氏即有孕就更要小心了。”

    清婉立马谢恩:“民女谢皇上关系,皇恩浩荡。”

    得了皇上的恩准,两个人就开始做准备,清婉坐在琴前,双手搁在琴弦上,夏叶儿则坐在场地中央,她今天要演绎的是一个戏子,而今天的衣服也正好很像前世的那些戏服,虽然大体风格颜色等都不同,但夏叶儿甩了甩宽大的袖子,感觉还不错。

    一开始,清婉先拨动琴弦,清雅低沉的琴音一瞬间就在整个大殿里回想,夏叶儿没想到清婉的琴技比自己想像的还要好,这下子把握更高了。

    夏叶儿身体未动,衣裙铺展在地上,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粉色花朵,她捏着音调用学着戏腔因为伤寒带着微微沙哑的嗓音:“衰草连横向晚晴,半城柳色半声笛,枉将绿蜡作红玉,满座衣冠无相忆,时光,来复去。”

    接下来就换成了清婉的声音,她生如其名,清婉悠扬,如黄莺百夏般一开口就牵扯到了众人的心神。

    “斜屏半倚拉长了光影,重彩朱漆斑驳了画意,一出纸醉金迷闹剧,一袭染尽红尘的衣,唱罢西厢谁盼得此生相许,灯下的影粉饰着回忆。一封泛黄褶皱的信,一支勾勒眉角的笔,花腔宛转着应和陈年的曲,衣香鬓影掩过了几声叹息,冷眼看过了霓虹几场别离。”

    夏叶儿低垂着头慢慢的起身,动作优雅,她心里却在想着这个清婉还真是厉害,不过是听了三遍而已,就将词曲记得差不多,反而还在一些夏叶儿自己已经忘记了要怎么唱的地方做了改善,使整首歌的意境更上一层楼。

    “她还演着那场郎骑竹马来的戏”她唱到这里,夏叶儿的动作也开始了,她模仿的是一个戏子,动作肯定要像戏子一样温柔深情。

    “她还穿着那件花影重叠的衣,她还陷在那段隔世经年的梦,静静合衣睡去,不理朝夕。”

    最后一个字落,夏叶儿又回到了方才静坐的姿势,她低垂着头颅,哀戚的神情在四周散开来,感染着所有人久久不能回神。

    琴音听了一刻又响了起来,这次换成了念白。

    一位戏子,喜欢上了一个军官,军官说等天下一统没有了战事,便辞官隐退,带她去江南看桃花,可最终军官战死沙场,戏子就这样孤身一人,此后再也分不清戏里戏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