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记得你说过,会带我看尽江南的繁花。”

    直到后来夏叶儿才从清婉那里问出宫宴上他们表演的原因。

    理由很坑爹,这是云州大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些待字闺中的女子在宫宴上表现良好的话就可以从爱慕着中挑选自己最中意的,就相当于男人要等女人来选,这样很没面子,而家眷拔得头筹的话,就是给她的夫君张脸,能够如此才艺双全的女子为妻为妾,在其他人面前也很有面子。

    一曲毕,皇帝很是喜欢,重赏了夏叶儿和清婉,就连夏家人和清家人也因为教女有方都获得了许多赏赐。清婉则说词曲都是夏叶儿所创,她不过是演奏一番而已,不要赏赐,只希望她产子的时候,夫君可以在身边,皇帝就恩准将军可以回京看望家人。

    皆大欢喜的场面,夏叶儿退回座位上的时候,身边原本无视她的女人开始找各种各样的理由跟她搭讪。

    夏叶儿一边无奈应酬,一边拿得意的目光看向楚承乾,后者抿唇一笑。

    有了他们两个的前例,再往后面的表演虽然也不错,但都没有看头了,用故事嵌入歌里的方式生动形象且感人。

    回去的时候已经到了凌晨,夏叶儿坐在轿子里直打瞌睡,这段时间习惯了早睡早起,生物钟都形成了,这会儿困到不行。

    夏叶儿眯着眼睛头一点一点的,困加上喝了点酒又晕,保持不了身体的平衡,在轿子拐角的时候一个咧着差点滚出去,幸好楚承乾及时的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把人抱在怀里才避免了危险的事情发生。

    夏叶儿躺在温暖熟悉的怀抱,脸在他胸口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觉,楚承乾看着蜷缩在怀里睡得安稳的人,抿着唇目光中幽暗的神色逐渐加深。

    夏叶儿这一觉到了王府的时候还没有清醒的意思,楚承乾也不叫她,将她打横抱起就下了轿子,就在他们出来的时候,一个白衣的男子从墙角走了出来,他似乎等了很久,看到楚承乾抱着夏叶儿的姿势,脸色暗了暗。

    “顾长安。”楚承乾转过身正对白衣男子。

    “王爷。”顾长安简单的行礼。

    “这么晚了顾公子在我王府门前做什么,我家家丁可不识人,万一将你当做盗贼抓了打了可就不妥了。”

    “是顾某考虑不周。”顾长安眼睛在楚承乾怀里的人身上停顿片刻道:“王爷请便。”然后转身慢慢地走了,白衣在飘渺黑夜里一点点远去。

    “王爷。”身后的护卫低声询问。

    楚承乾知道他的意思,摆了摆手道:“不管他。”他手臂紧了紧,抱着依旧在睡觉的夏叶儿进了王府。

    对于昨天晚上的小插曲夏叶儿一点也不知情,第二天早上神清气爽的醒来,楚承乾去了早朝还没回来,夏叶儿爬起来准备去书房,奈何小丫鬟帮她洗漱的时候那眼神太过炙热,害的夏叶儿还以为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照了照铜镜没有发现异常,只好把那丫鬟叫过来询问,一问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她在宫宴里的表演竟然在一夜之间传播开了。

    也就是说她现在已经是京城的名人了。

    夏叶儿不得不佩服古代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的时代信息还能够传播的如此之快,可见口口相传的厉害。

    洗漱完毕,夏叶儿也不急着去书房了,因为皇帝赏赐的东西送来了,前厅的里全都是大大小小的箱子,送东西的宦官念着清单,王府的管家一边清点数目,上好的锦绣布匹二百匹,白银百两,红木古琴一把,南海进献珍珠一百颗,紫珊瑚三株……每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东西,加起来可是价值千金了。

    夏叶儿搓着手两眼放光盯着这些东西,她穿楚过来以后第一次体会到了有钱人的感觉,想想这些都是自己赚的,感觉真是太爽了没话说。

    前世的夏叶儿学的是金融管理,她的存在就是为了以后继承夏家的事业,虽然也有自己捣鼓一些东西赚钱,但在夏家庞大的家族面前那些都是小意思,而夏叶儿最乐忠的事情也是赚钱,这会儿不过是一首歌就赚了这么多,真是太简单了。

    夏叶儿抱着银子脸枕在上面眯着眼极舒服的样子,楚承乾进门来就看见她这幅德行,立马笑了:“你这是在做什么?”

    夏叶儿头也不抬说:“我在思考人生。”

    “思考出了什么没有?”楚承乾看了看一屋子的东西,叫管家过来撤走,哪知夏叶儿忽然跳起来说道:“不要撤走,你要把我的财产弄哪去?”

    管家投给楚承乾一个无奈的眼神,表示他很早都想搬走了,可是王妃就是抱着她的东西不肯撒手啊。

    “一直放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楚承乾把夏叶儿拉起来:“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见钱眼开呢。”

    “你才见钱眼开,你全家都见钱眼开。”夏叶儿喊了声,想了想说:“这样吧,把这些东西都搬到我房间里去。”

    “你还想枕着他们睡觉不成?”楚承乾哭笑不得。

    “是啊王妃,这么多的东西放在府里肯定会招贼的,到时候被偷了就不好了。”管家赶忙出来打圆场。

    “那怎么办?”夏叶儿看着自己一堆东西,皱着脸。

    楚承乾见她那表情太搞笑,轻咳了一声压住嘴边的笑意说道:“这样吧,每样都留下一点,其他的就让他们送去银庄换成银票,你带着也安全一些。”真想不通这个人,明明有时候精明的厉害,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做,偏偏有的时候那脑子里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傻得可以。

    其实这也怪不得夏叶儿,她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银庄可以兑换的啊,要知道的话她早就去了,哪用在这里纠结!

    兑换银票的时候夏叶儿也跟去了,不愧是大家千金,那口才真不是盖的,周围围了一群人,对于夏叶儿拿那点东西竟然敲诈了十万两而感到不可思议,临走的时候银庄老板哭着一张脸相送的场景还在楚承乾脑海里回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