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青招呼他们在书局后面小院里坐下就去忙了,夏叶儿百无聊赖的在厅里转悠,说是大厅,其实更像是一个书房,书柜摆放了几排,琳琅满目的全是各式各样的书,夏叶儿撑着额想楚承乾介绍给他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她可不是要印刷书本来卖的啊。

    夏叶儿喝了整整一壶茶的时候,陈青才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藏青色衣袍的男人,一双桃花眼使得整张脸都有一种风流的感觉,而他身边的是一个白衣男子,剑眉星目极为俊朗,夏叶儿看着进来的两个人,一时分不清楚哪一个才是这里的老板。

    她刚站起来,那个白衣的男人已经看到了她,双目相对,夏叶儿准确的看到了那个人脸上闪过多种情绪,然后略显激动地朝她走过来。

    “阿颜,是你吗?”

    夏叶儿躲过他的手,问道:“先生可是在叫我?”

    白衣男子显然被夏叶儿的动作伤害到了,顿了顿,脸上露出悲伤地神情:“阿颜。”

    “那个……我想我应该不认识你吧,先生是不是认错人了?”夏叶儿看着眼前的白衣男人顿了顿,忽然眼前一亮,怪不得她觉得这个人很面熟,不就是上次去参加宫宴的时候在大街上看见的侧脸很帅气的男人吗,要不是看见这一身熟悉的白衣,夏叶儿还真是无法把眼前这个满脸伤感的男人结合在一起。

    “阿颜可是想起来了。”白衣男子见夏叶儿的神情,惊喜的问。

    “不好意思,没有。”夏叶儿不看那个人受伤的表情,转向旁边有着一双桃花眼,此时正在看热闹的人,拱手道:“想必您就是云老板了吧,在下彦晞得瑞王介绍,有事情想和云老板单独谈谈。”

    云沐一双桃花眼在夏叶儿和白衣男子身上转了两圈,说道:“既然是瑞王介绍的人,云沐自然不敢怠慢,请。”他说话的声音和语气倒不像外表那么轻佻。

    两人到了一间单独的房间,夏叶儿慢慢的将来意说清楚,云沐表情也渐渐的沉重起来。

    “你是说将整个故事编排成戏曲?”

    “不,不是戏曲,形式差不多,但表演的方式不同,俗称舞台剧,这个东西我们可以慢慢来讨论,倒是云老板对我方才的提议有何看法?”演员可以慢慢培养,关键是要拉赞助啊。

    云沐沉吟片刻,问道:“彦兄说的故事可是瑞王妃在皇宫宫宴上的表演?”

    “没错,正好这个事情现在闹得满城都风风火火的吗,我们也可以借此大赚一笔。”想到将来说不定数钱数到睡着的日子,夏叶儿就志在必得。

    “彦兄恐怕不知,这件事可是牵扯到一个版权问题,我们擅自使用瑞王妃的构思……”云沐的话被夏叶儿打断吗:“我既然敢来找云老板,自然是将版权拿到手了,这个大可不必担忧。”

    其实夏叶儿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原来古代已经有了版权的问题,可见这家书局的发展程度也并非表面上的那样了。

    云沐的表情松懈下来,夏叶儿的提议真的很不错,想法很独特,他可以想象到这件事情成功之后的所有连锁效益,说不心动是假的,只不过他对夏叶儿口中所说的什么剧还是保留着建议的,即使是瑞王爷介绍的人……

    “彦兄可知道瑞王为何介绍云某给你吗?”云沐低着头沉默了很久,突然问道。

    夏叶儿顿了顿:“为什么?”她也是很纳闷楚承乾怎么会介绍一个书局的老板给她,两者的关系并不大。

    不过听了云沐的话她忽然就明白了,因为云沐说他手底下培养着一批说书人和一个戏班子,用来给他们书局里的书做宣传,夏叶儿顿时悟了,看向云沐的表情带上了一丝敬畏,这就是古代的连锁生意啊,这个云沐是个不简单的人,要不是调查过这个人的身份,夏叶儿还真的要怀疑他是否也是穿楚过来的人了。

    事情谈的很融洽,因为云沐的摊牌,夏叶儿知道了这件事情的可行性大于百分之五十,于是也将自己心中的计划告诉了云沐。

    曲谱以及表演的剧本都由她自己出,而培训演员的任务就交给云沐了,毕竟这方面他不叫擅长,夏叶儿只监督一下就行,以后的收入四六分,夏叶儿四,云沐六。

    虽然云沐说了完全不必如此,但夏叶儿为了使两人合作的时候毫无嫌隙,还拟定了一份协议双方签名画押,不是夏叶儿不为自己争取利益,她觉得在这件事情上自己除了提供材料之外什么都做不了,她的身份就相当于编剧,跟人家导演和投资者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的,虽然夏叶儿说过自己可以拿出一部分钱来置办服装等。

    两人正在讨论细节内容,忽然有人敲门,来人正是在外面等了许久也不见他们出来的白衣男子,云沐向夏叶儿介绍道:“彦兄,我来为你们介绍,这位是顾兄,顾长安,我们书局印刷出版的题材大多来自顾兄的手笔,可是我们御用的写手,顾兄,这位是彦晞兄,来跟我们谈合作的事情。”

    夏叶儿回想他们书局多才多样的出版物,对顾长安也敬佩起来:“原来是顾兄,彦晞久仰大名。”

    “好说。”顾长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奇怪,盯着夏叶儿却在发呆,云沐干咳一声正要说话,夏叶儿看见门外站着的墨七,心里一跳,楚承乾只说给她两个时辰出门,天黑之前必须回去的,连忙跟两个人告辞。

    夏叶儿前脚一走,云沐伸手按在顾长安肩膀上说道:“长安,我看那个人并非是她。”

    顾长安看向夏叶儿离开的放向没有回头,沉声道:“不,我相信是她,虽然她不记得我了。”

    云沐摇摇头,想不明白他这个兄弟明明如此好的条件那个女人不要非看上了个有妇之夫,偏偏人家还是嫁入了皇家,哎,真是造孽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