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犒劳犒劳他们,夏叶儿本想叫上清婉的,奈何她这几天肚子里的小孩活动的厉害,整个人给折腾的不行,便推辞了,夏叶儿也没有想到叫上清婉之后该怎么跟那群男人解释他们的关系,也就随她去了。

    只不过几个人去消遣的地方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

    虞飞楼,名字听起来倒没什么不一样的,到了地方夏叶儿才发现这竟然是一间青楼,走到门口就被里面冲天的香粉气熏到头晕,夏叶儿果断的说明家里还有事情要回去,偏偏云沐不放人,而顾长安则一反常态的也要拉着她进去,夏叶儿在被骂了好多声‘是不是男人’之后被强迫着拖了进去,期间她连回头跟墨七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苦着脸坐在二楼的厢房里,夏叶儿想着要是被楚承乾知道她逛青楼之后的反应打了个寒颤,赶紧停止了补脑。

    大厅中央的舞女正在翩翩起舞,云沐眯着眼跟着曲子打着拍子,顾长安却忽然凑到夏叶儿耳边问:“彦兄莫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内人管的比较严,呵呵。”

    “原来彦兄已经成亲了?”云沐也凑了过来,满脸八卦。

    “咳……是的。”夏叶儿往旁边坐了坐,顾长安看着她的眼神太深邃了,她直觉要离这个人远一点。

    “彦兄原来怕夫人啊,难道家里的是只母老虎?”云沐还在大胆的猜测,夏叶儿尴尬的咳嗽两声,避开眼睛专注的看着大厅里面的表演。

    跳舞的人已经退了下去,接下来上台的是个老鸨模样的人,走路一扭一摇,那个身体整个可以分成三段了,她往台上一站,底下就有人喊着花魁花魁花魁了。

    夏叶儿打了个哈欠,从古至今青楼里面的情况就这样没变过,她看都看腻了,那个花魁一出场,容貌确实不错,脸只有巴掌大小,下巴尖尖的,身子骨柔的能扭几个弯,夏叶儿正考虑着怎么溜出去,就听见那个花魁开口了,声音清丽动人,唱的竟然是清婉在宫宴上唱的那首歌,不过不同的是她唱的是以前没有修改过的版本,自从和清婉修改过那首歌之后,夏叶儿觉得他们当时临场发挥的东西简直是没的见人。

    没的见人的东西这个花魁竟然还能唱的出来,夏叶儿不得不佩服她的大胆。

    不过配上那个嗓子倒还有点听头,夏叶儿不是什么小气的人,她从刚才就看上了这把嗓子,如果让她唱修改版的话……

    这个念头在她的心里一闪而过,夏叶儿还待仔细考虑可行性的时候,虞飞楼大门突然被踹开,两排官兵手持兵器就蹿了进来,当她看清楚那些人身后跟着的男人时吓得脖子一缩,妈妈咪呀,楚承乾竟然也来了,要不要这么衰啊。而且看他的架势明显是来捉人的啊,夏叶儿缩着脖子藏着顾长安身后连看都不敢看一眼,顾长安和云沐看着她的反应,两人相对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

    “嘿,哥们,你们先玩着,我撤了。”趁着楚承乾还没发现自己,夏叶儿弓着腰一点一点的靠着墙挪到了二楼的窗户旁,幸好窗户开着,她想也没想纵身一跃就跳了下去,顺利的落在大街上,然后一点不敢停留的运用起全部功力施展轻功往王府方向飞奔过去。

    顾长安看着空荡荡的窗户半天没有回神,他这是……直接跳下去了……吗?

    等他趴在窗户上往下看的时候,早就一个人影都没有了,云沐在他身后摸着下巴道:“看来这个彦晞竟然会懂得武功,真是深藏不漏啊。”

    他看向明显受了打击的顾长安,安慰道:“说不定真的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夏叶儿回到王府什么也不说,一边往楚承乾的房间走一边扯衣服,轻车熟路的钻进隔间的浴池里跳了下去,她等不及下人们烧好热水了,万一澡还没洗楚承乾就回来了,而且闻到她身上奇奇怪怪的味道该怎么解释。

    泡到水里的时候夏叶儿才松了口气,使劲的挫折手臂,然后一头扎进水里憋着气,这种逃命一样的感觉是想闹怎么样啊!

    她还在水里自我鄙视,胳膊被人拉住哗啦一声就从水里拖了出来,夏叶儿瞪大眼睛看着楚承乾,后者则满脸怒火:“你在干什么?”

    “……洗澡。”

    “洗澡?”楚承乾注意到此时的夏叶儿身无寸缕,目光不由得在上面多停留了一会儿,夏叶儿也反应过来现在的情景,立马从他手里挣脱,蹭蹭蹭往后退到池子边缘,把身子都沉在水里,说道:“你想干嘛。”声音明显的底气不足。

    楚承乾看着她充满戒备的动作,脸色黑了下来,他才几天没看着,竟然敢跟一群男人跑去逛青楼,胆儿肥了啊。

    浴池里雾气弥漫,夏叶儿看不清楚承乾的表情,但直觉周围的气压有点低,然后她就看着对面的男人伸手除了腰带,开始宽衣解带,动作不急不缓,蜜色的肌肤渐渐隔着水雾呈现在眼前,夏叶儿鼻子有点痒,赶紧撇过脸。

    水声哗哗,是楚承乾进来了,夏叶儿等了半天感觉对方没有靠近,偷偷看过去发现楚承乾站在她不远的地方洗澡,美男入浴啊,夏叶儿有点心痒痒,慢慢地靠了过去。

    夏叶儿差点给楚承乾那一撇害的喷出鼻血来,不待这么勾人的啊,王爷你高贵冷艳的设定呢,这可是犯规的啊有木有?

    尽管夏叶儿再怎么心痒痒,偏偏今天的楚承乾就是不解风情一样,专心致志的洗自己的澡,夏叶儿顿了顿主动认错:“那个……我错了。”

    楚承乾终于肯看她了,淡淡的哼了声。“嗯?”

    “我不该去、青楼看热闹。”其实她是被拖着去的啊,绝对不是自愿的。

    楚承乾不说话,夏叶儿想了想继续道:“我不该看见你之后就跑了……”看见你不跑还等着被捉回去然后在云沐他们那么穿帮啊?

    “还有呢?”

    “……还有?”

    让你在我面前装镇定,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