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翌日清晨,被雾气和露水打湿的街道透出浓重的潮湿气息,直到太阳初起,雾气驱散,原本平静的街道才开始渐渐热络起来,狭窄小巷,青石板街,十里长廊,石砖拱桥,人影渐渐纷乱……

    而整条大街最热闹,人流量最大的地方,辉远银楼的门前人头攒动,人们纷纷好奇得看着辉远银楼前筑起的高台,红到耀眼的布料铺成了两层阶梯的楼台,台阶上不仅放了几个大箱子,还站了几个模样姿色上等的女子,一个个露出标准的微笑,而那些人中间这站着一个锦衣男子,那男子身材不魁梧,面容精致皮肤白皙,一看就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只不过这公子哥手上拿着个奇形怪状的东西往大街上一站,形象立马低了几层,但吸引力却不是一般的大。

    众人还在诧异,就听见那人嘴对着纸筒大声喊道:“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各位父老乡亲,今天为了庆祝‘倾城剧院’开办成功,我们剧院一直决定将免费演出一场戏曲给大家观看,不仅如此,我们还会为今天观看表演的观众办一张会员卡,拥有会员卡的人每一次来观看表演的时候我们都会给予一定的优惠,当然,还有小礼品赠送哦。”

    夏叶儿把身边的大箱子打开,里面摆满了耀眼的宝石,一颗颗,一粒粒,被那出来盛放在水晶托盘之中,在阳光下折射出七色的光芒,照得人眼挪都挪不开……

    “这个就是我们的小礼物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父老乡亲们快来看看啦。”

    一整天的时间,夏叶儿除了吆喝,还派书局的人将印刷成一张张的宣传单大街小巷的派发过去,这里没有城管的阻挠,事情进行的极其顺利。

    第二天,当人们出门后就会发现城西的一片空地竟然变成了一个台子,虽然前几天这里也有人在捣鼓,但一直是保密的,这会儿露出来以后大家的好奇心都被勾引出来了,再加上昨天的宣传造势,夏叶儿已经能够想象得到表演那天的场景了,更何况他们把花魁也请来了。

    等到了表演的那天,人果然很多,夏叶儿特意带着楚承乾来观看,楚承乾这张脸可不能给别人看见了,所以他们两个蹲在台子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上。

    这种和男朋友一起看电影的既视感让夏叶儿很是满足。

    整个故事都环绕着主题曲来演绎,讲述那个戏子和军官之间相爱不能在一起的一段虐恋,演员们都很不错,全场高潮时候都有花魁的歌声作背景,这种新颖的故事和场景着实赚取了不少人的眼泪,就连夏叶儿也觉得鼻子酸涩的。

    表演已经谢幕了好多天,这几天夏叶儿天天在王府里数钱,她这也算是明星效益,舞台剧火了,表演的人自然也火了,唱歌的花魁就更不用说了,除了那首歌现在已经被所有闺中女子学习弹唱,就连开头的那几句诗句都被文人们传送。

    然后,作为首歌的创始人夏叶儿和清婉更是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人。

    夏叶儿现在连门都不敢出,不过正和她的意,让人墨七去书局跟他们说了声后,她就过起了古代宅的生活。

    前段时间也真的是忙坏了,楚承乾晚上抱她的时候都说又瘦了,所以她这几天就一直在养肥。

    但她也不是什么都不干的,趁这会儿子势头正足,她又构思了一个故事,写得差不多了就叫墨七送过去,然后给云沐那些人去搞,自己直接做了幕后指挥人。

    这个故事也是个悲剧,其中还参咋杂了些神话的意味。

    那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一个等了几百年,等到忘记自己是谁的人。

    云沐和顾长安对这个剧本比对上一个似乎更上心,夏叶儿相信他们的能力就做了甩手掌柜。

    只不过曲谱还要她来搞定,于是,夏叶儿又去找了清婉。

    清婉的肚子又大了一些,见了夏叶儿就拉着她的手说个不停,显然也被最近的气氛搞得紧张兮兮的,她前段时间上街差点被围堵的回不来,夏叶儿便嘱咐她尽量少出门,毕竟她自己可以女扮男装,不怕被人认出来。

    夏叶儿傍晚的时候从清婉那里出来,回到王府就觉得今天的府里气氛有些怪异,便拉住一个匆忙的丫鬟问道:“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丫鬟看见夏叶儿,支支吾吾的说什么小姐回来了。

    楚承乾还有妹妹或者姐姐吗?

    “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王妃,是白小姐回来了,王爷和白小姐正在前厅呢,您去看看吧。”

    夏叶儿闻言往前厅走去,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一个柔弱娇小的女声说:“天哥,莲儿好想你。”

    夏叶儿脚步一顿,生生打了个寒颤,本想就这样多听点东西的,但想到楚承乾比她武功高得多,肯定知道她来了,也就不躲着了,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了柔柔弱弱的靠着楚承乾的那个女子。

    夏叶儿眼睛闪了闪,那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用漂亮来形容还有点不切实际,她身体瘦小脸色苍白,整个人呈现出一种病态的美,夏叶儿一瞬间想到了红楼梦里的林妹妹,大概也就是这种感觉吧。

    夏叶儿下意识的看了眼楚承乾,后者却没有看她,她的眼睛在楚承乾搂着那个女人腰的手上停留了片刻。

    “你是?”白莲见外人来赶紧站直了身体,带着微微疑惑的眼眸看向夏叶儿。

    “你好,我就夏叶儿,瑞王妃。”夏叶儿故意说出后面三个字,她看到楚承乾皱了皱眉,但没有反驳。

    “……天哥。”带着哭音的声音响起,白莲竟然就这样靠在楚承乾怀里抽着肩膀小声啜泣起来:“她说的是真的吗?你已经娶妻了……”说道伤心处,哭的更大声了,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楚承乾还没来得及哄她,就见白莲已经捂着嘴猛烈的咳了起来,甚至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