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房门被悄悄的打开,夏叶儿转过头,隔着屏风看到有人影在外间晃动,便开口道:“来人。”

    说出来后才发现自己的嗓子都哑了,干干涩涩的,于是又道:“先把帮我拿点水来。”

    “是,王妃。”丫鬟端了温水进来,夏叶儿撑着酸痛的腰身坐在床上,喝了一大杯水下去嗓子才恢复过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中午了,夏叶儿皱了皱眉。

    整理完毕,夏叶儿吃着厨房送来的点心,含糊的问:“王爷呢?”

    收拾床铺的丫鬟动作一顿,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两眼说道:“王爷,在白小姐那里……”

    “哦。”早就猜到的夏叶儿淡淡的应了声。

    吃过饭夏叶儿还要出门,却在后门口被护卫拦了下来,两个人高马大的男人站在门前道:“王妃请留步,王爷有令,您不能擅自离开王府。”

    “让开!”

    “王妃请回。”

    夏叶儿怒视眼前的两个人,心里盘算着对方和自己武功的差距,若是要出去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可万一惊动了楚承乾被他知道可就不好了,她心里犹疑,那两个护卫也丝毫不退让,两方人马僵持不下。

    “混蛋!”最后,还是夏叶儿妥协了,她按原路返回,快走到房间的时候,心里的怒气楚来楚大,她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了好几下才平复了心态,转身往白莲的房间去。

    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楚承乾的声音,说不上有什么不一样,但夏叶儿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其中夹杂的一丝暖意。

    “听话,把药喝了。”

    “很苦。”白莲的声音还是那样娇娇柔柔的,夏叶儿推门走了进去。

    “你来做什么?”楚承乾看见她,眉头皱了皱,站起了身。

    夏叶儿盯着他,语气坚定:“我要出府。”

    “胡闹。”楚承乾手上的药碗还没有放心,就开始怒斥她。

    “我要出府。”

    楚承乾皱着眉,脸色僵硬:“放你出府好去见那个男人?”

    “这个别人没有关系。”夏叶儿有些好笑,你在府里养了个女人,就不许我出去见别人,有这么霸道的人么?

    “你就呆在王府里,那也不许去。”楚承乾转身坐在白莲床边,头也不回道:“带她回房间,没有本王的命令,不许离开半步。”

    “楚承乾你个人渣!”夏叶儿喊完就觉得心里畅快多了,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楚承乾听不懂人渣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他的脸色也终于有了暴风雨前夕的感觉,不过很快就被自己压抑住了。

    “带她下去。”声音简直冷的掉渣了,屋子里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白莲就坐在楚承乾的对面,他的神情被她看在眼底,眼神暗了暗。

    夏叶儿一边国骂一边被护卫和丫鬟拉扯着回到了房间,楚承乾耳边终于清静了,但心里的情绪却是翻腾的厉害。

    随着白莲的一声惊呼,楚承乾才发现手里的药碗竟然被自己不经意的捏碎了,黑乎乎的药汁淋了满手,衣服上也都溅到了很多,他甩甩手,挥开紧张的跑过来给他擦拭的丫鬟说道:“重新熬一碗药来伺候小姐喝下,本王去换身衣服。”

    楚承乾来到夏叶儿房屋的时候,后者正在准备逃跑,窗户和房门都从里面锁的死死地,她则一跃到了屋顶,正在探查地形。

    “你上那么高做什么?”楚承乾额头上青筋直冒,尽量压制住了怒火。

    昨天晚上楚承乾的动作很粗暴,一直到了现在夏叶儿腰上还是很难受,刚才施展轻功的时候腰上一用力,就是一阵难受,她正在暗暗地揉着腰,忽然听见楚承乾的声音吓了一跳,低头一看,那个瘟神就站在下面,脸上一片晦暗,不由得心一慌,就说出了实话:“逃离人渣。”

    前一刻她还说自己是人渣,现在就要逃离,楚承乾不笨,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脚下一点地,轻飘飘的的就上了屋顶,哪知夏叶儿在说出那句话以后就有了一种‘要完蛋了’的想法,这会儿见楚承乾也上来了,想也没想施展轻功就逃了。

    楚承乾伸出去的手晚了那么一秒,就跟她的衣角擦身而过,当下脸一黑,就追了上去,于是两个人就在王府里面展开了你追我闪的‘游戏’。

    夏叶儿脚下步法虽然比不过楚承乾,但胜在她会躲,借着王府的地形倒也让她躲了那么一下下,不过也就是几分钟的时候,人就被捉住了,楚承乾二话不说,拽着她的衣领,在王府众多下人的默默注视下将人提回了房间,往里面一扔,随即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隔绝了众人的视线。

    夏叶儿站稳身形,就看见楚承乾阴沉沉的站在自己面前,整个人像一座冰库。

    “还跑,你跑得过本王?”

    “……跑不过。”夏叶儿讪讪的回答。

    哪想到她会如实回答,楚承乾被噎了一下,原本的怒气也消了个大半,这会儿倒有些虚张声势的样子。

    “这段时间你就给我老实呆着房间里,那也别想去。”

    “那不行……”反驳的话没说完,夏叶儿觉得身上一麻,身体就动不了了,她试了试,还是动不了,就像被点穴了一样,随即喊道:“楚承乾你做什么,放开我。”

    然后她就连呀呀呜呜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了,楚承乾顺手还点了她的哑穴。

    我次奥!夏叶儿在心里狠狠的竖了个中指,楚承乾走过来,把全身僵硬的人抱着放在了床子上,说道:“两个时辰后,穴会自动解开,你可以先睡一觉。”

    夏叶儿听着外面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然后是楚承乾吩咐人看好房门的声音,最后脚步声远去,什么都没有了。她僵硬的躺在床上,双手还保持着半举的姿势,虽然先在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但就这么僵硬着两个时辰四个小时,是个人都会腰酸背痛的好吧,好歹也让她换个舒服点的姿势躺着啊,楚承乾你个人渣快回来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