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总之就是一闭眼在一睁开,在一闭眼,再睁开的时候楚承乾就坐在床前,她吓了一跳,身体一颤才发现穴道已经解开了,身体整个已经不能动了,胳膊也是酸软的厉害,简直比起早上有过之而无不及,身体就像被大象来来回回踩了好几下。

    这哪是一两句话就能说得明白的感觉啊!

    不过她也不敢骂人了,抿着唇试图将眼光化为实质的利剑,杀死眼前的男人。

    “知道错了?”楚承乾坐在床边,傍晚的余光从窗台上照射进来,裹着他的身影轮廓,看不清脸,显得很不真实。

    夏叶儿撇过脸不想跟他说话,心里的委屈和怨恨在这一瞬间像是要溢满了一样,她怕自己一出口,眼泪就先不争气的流出来。

    楚承乾叹了口气,抬手放在夏叶儿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的视线,黑暗中,夏叶儿只听见楚承乾淡薄的声音道:“你那边的事情一完结,就回来吧。”

    “那也要等我把最后一出戏排练好。”夏叶儿从一开始的震惊里回过神,连忙说道。

    “这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

    第二天,夏叶儿一大早就去了书局,昨天她没有来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了,不过因为昨天那些事情,夏叶儿倒是把顾长安的事情忘了个彻底,等再见到那个人的时候,对方却是一副平平常常的样子,看起来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她也就心思忐忑的把嘴边的解释咽了下去。

    虽然这一次不管是舞蹈还是剧情都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很顺利,但他们还是遇到了很大的难题,那就是夏叶儿选择的这首歌是一个男女合唱,而原本的花魁也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出场了,不过夏叶儿听小道消息说她是某个有钱的大官给包了,放在家里欣赏呢,怎么可能再拿出来做戏子,自然就又少了一个得力干将。

    叫清婉吧,人家还打着肚子,快要临盆了,夏叶儿那个歌本急的团团转,一不小心抬头,却发现云沐等人的目光全都集结在她的身上,不由的后退了一步,问道:“怎、怎么了?”

    “好兄弟!”云沐挑着一双桃花眼,走过来搂着夏叶儿的肩膀说道:“你看,我们这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啊,帮你平时认识的人不都挺多的嘛,快点给咱们介绍一个出来镇场子啊。”

    顾长安走了过来,不动声色的将云沐的胳膊拿下,拍了拍夏叶儿的头说道:“不要太着急,慢慢来。”

    夏叶儿没注意他的动作,满心都是这个戏要是演不成她就得被楚承乾关在王府里出不来了啊,最后一场谢幕的东西怎么能半途而废呢,就算是自己都过意不去啊,更何况这些个跟着她团团转的人。

    一抬头,正对上顾长安暗含关切的眼神,夏叶儿眼睛一亮,盯着他说道:“我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谁?”云沐凑了上来。

    “顾兄!”夏叶儿双眼喊着期待,顾长安愣了愣,才苦笑道:“彦晞莫不是在开玩笑?”

    “没有,绝对没有,顾兄,你是我心中最完美的人选啊!”

    顾长安表情一顿,他摇了摇头说道:“既是如此,顾某就舍命陪彦晞了。”

    顾长安看着夏叶儿的神态近乎宠溺,偏偏后者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有察觉,倒是云沐看着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互动暗暗叹气。

    这又是何必呢?

    “可是,顾兄解决了男声,女声该怎么办?”陈青在适时地时候插嘴道。

    夏叶儿呆了呆,顾长安却看了过来,语气柔和:“不如,彦晞试试?”

    他的表情很微妙,语调也很平常,夏叶儿听不出来里面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含义,她想到顾长安可能知道自己是女人,并且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可对方这半天的时间里什么都没有表态,此时再说出这么一句话,让她不由得多想了那么一些。

    不过这个提议倒还不错,惹得周围几个人一起附和,其实夏叶儿虽然出门总是男扮女装,但她的身高,样貌以及行为举止在那摆着,有眼色的人基本可以猜出她的真实性别,有些看不出来的也会觉得她这个人很女气,这一提议,倒是破天荒的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要是夏叶儿知道自己的变装就这么容易的被看穿之后,她可是要问问穿楚大神了,为什么以前看小说的时候总觉得那些人就算每天长期相处,但只要换一身黑色的衣服蒙个面纱就算是亲妈站在面前都不认识了,而到了她这里却被轻易识破了,要不要太偏心啊!

    不过,惊讶归惊讶,夏叶儿后来还是答应了他们的提议,毕竟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在退缩已经不可能了,而她也存了点私心,想看看自己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而且她和顾长安上台的时候是被轻纱遮盖住的,台下的人看不到他们的脸,也就不怕什么流言蜚语了。

    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而后的时间,就在忙碌的事业中一天天的过去了,楚承乾遵循那天的承诺,没有对夏叶儿做出任何干扰的事情,然而就因为她某天回家时不经意的一瞥,至此改变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那天,夏叶儿跟顾长安一起配合着长了一下去的曲子,嗓子很干涩,原本应该直接回家的,但她看到街边有卖糖水的店铺,就过去喝了一碗,回府的时间比往常晚了,她照例从后门进去,走在花园的回廊处,就听见不远处有悉悉索索的声音,而后是微弱的破空声,是有人用轻功溜进王府了。

    夏叶儿下意识的就收敛气息凑过去看,然后她看见了可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潘龙还是带着那半张面具,但走路的身形却没有记忆中的样子,夏叶儿疑惑,继续跟着,却见他径直走到了花园深处的假山前,抬手在上面规律的敲了几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