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临走的时候,云沐的欲言又止她看得分明,这人怕是也知道点以前那个夏叶儿和顾长安的事情,而换了夏魂的她是注定要辜负了那个男人了。

    夏叶儿轻车熟路的用轻功回到房间,将男装换了下来,佯装刚刚睡醒的样子去开了门,然后就看到了门口站着的人。

    夏叶儿眨了眨眼,又眨了眨,这朵较弱的白莲花大早上的站在她房间门口是为哪般?

    难道是晒太阳?

    抬头看了看已经日上三竿,夏叶儿刚要说话,就见白莲柔柔一笑,细声道:“姐姐终于肯出来见我了吗?”

    夏叶儿皱眉:“你一直在这里站着?”

    “我……”白莲忽然眉头一皱,夏叶儿来不及反应,她就直挺挺的往旁边倒去,幸好白莲身后的丫鬟见惯了她说晕就晕的性子,手一伸就把人接住了,避免了她柔弱的身体跟大地的亲密接触。

    “快来人,小姐晕倒了。”那丫鬟一嗓子吼,院子里的下人都围了过来,七手八手的就要将白莲抬到屋里。

    夏叶儿让围了一圈的人都站远点,人都晕了还围一起怎么让她呼吸新鲜空气啊。

    夏叶儿捏着白莲的下巴让她嘴巴张开,又在她胸前按了几下,人工呼吸什么的就算了,掐掐人中也是可以救人的。

    果不其然,在夏叶儿将白莲的人中掐的乌青之后,她就悠悠转醒了,面对众仆人惊讶的目光,她咋舌,而这个时候,大夫也来了。

    “白小姐身体本就孱弱,在日头下站的久了便会晕倒,老夫这就抓几服安神解暑的药给小姐熬了,至于这身体的情况,老夫就无能为力了。”

    夏叶儿点头示意,白莲的身体不好她自然知道,至于这个女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反而一站就是几个时辰的事情她也搞不清楚,看着躺床上昏昏睡去的人,夏叶儿摇了摇头去了厨房。

    她早上到现在还没吃东西,肚子饿着呢。

    一个中午就在这小小的闹剧中过去了,楚承乾也终于从朝上回来了。

    楚承乾一回到王府,就被白莲的丫鬟请了过去,夏叶儿正在看书,就没当那回事,可过了没一会儿,手上的书就被人抽走,摔倒了地上。

    她抬眼看着面前脸色阴沉的男人愣了愣:“你这是做什么?”

    “你要做什么?”楚承乾反问,在夏叶儿询问之前再次开口:“她身体原本便不好,你却如此待她!”

    夏叶儿顿时明白过来楚承乾的怒气由何而来,随即也冷笑一声道:“我如何待她,王爷可能说的明白?”

    “这还要本王说吗?”楚承乾显然已经怒极,但面上却楚发的冷峻,盯着夏叶儿的目光犹如冷箭。

    夏叶儿漠然的低下头:“王爷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我困了,要回房了。”

    她转身要走,胳膊被扯住,楚承乾的手劲大的惊人:“你先别走,去道歉。”

    “我道歉?”夏叶儿像是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愣愣的又问了一遍。

    “莲儿在门外给你请安,你却避而不见,让她站了两个时辰,更甚者晕倒过去,你不应该去道歉吗?”

    “我已经说了让她回了,哪知道她还在门口站着,我又出门去……”夏叶儿猛地停了话头,撇过脸去不再言语。

    但她的话还是被楚承乾捕捉到了,后者的脸色瞬间一变:“你出门去?去了哪里,是不是又去见那些人了?”

    想到那天看到顾长安亲接触她的画面,楚承乾甚至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他说过了不许,她还敢去见他!?

    夏叶儿看着楚承乾的神情,自然猜得到他在想什么,不由得一阵好笑,这厢明明还在为别的女人跟她吵架,那厢又不许她这个不许那个,也许这个时代的女人会对此感恩戴德,但很明显,他楚承乾遇到了错的人!

    夏叶儿不反驳,就这样抬眼看着楚承乾:“我就是去见‘那些人’了又如何,王爷你有什么意见?”

    “你!”楚承乾手一扬,带起一阵掌风,那手掌看看停在夏叶儿鼻尖,转而向下,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然后用力一扯,夏叶儿就被他扯到了床榻上,摔了上去。

    “唔……”脊背摔得生疼,夏叶儿闷哼出声,才撑起身体坐起来,站在面前的男人已经一把扯了衣服再次就那么靠了上来。

    “楚承乾你做什么!”

    身上的男人眼睛发红,动作粗鲁毫不怜惜,只一下,夏叶儿身上的衣服就被他用内力震的粉碎,男人宽大的双手一把扇到她的脸上,然后双手狠狠的扇,打得她满脸是血。

    “啊!”夏叶儿疼得惨叫,双腿被分的更开,接着就是更加一巴掌一巴掌的扇打。

    “啊!楚承乾,你……混蛋!我恨你!”身体撕裂般的疼痛无限的蔓延,身上的男人力气之大,夏叶儿被撞的头都磕在了床柱上,一下又一下,直到后脑勺蔓延出氤氲的血迹都不曾停息。

    这……是一场折磨,没有其它的感觉!

    楚承乾瞪着通红的燕,不知疲倦的进攻,撞击,夏叶儿昏昏沉沉的被摆出了很多种姿势,一下又一下的把被迫接受男人的进攻和毒打。

    她以为自己会晕过去,却不想意志力在这个时候竟然超常发挥,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也只知道又过了多久,身后的人才一声压抑的怒吼,直接就暴怒了出来。

    炙热滚烫的一巴掌,就那么狠狠的扇到她的脸上,夏叶儿被刺激的全身一个劲的颤抖,生生出了一身冷汗。

    她正要开口让楚承乾放了自己,却发现他又发火起来,继续暴怒无疑。

    来不及惊呼,又一轮更加激烈地运动再次开始了。

    天刚破晓,夏叶儿睁开眼,身边空无一人,身体好像是没有了知觉,又似乎每一个毛孔每一寸肌肤都在刺痛,她坐起身,掀开被子,看到床单上满是哭泣的泪水混合着血迹,到处都是,而自己的身上早就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了。

    她闭了闭眼,心终于像颗石头一样,深深地沉了下去。

    夏叶儿从来没有一次痛恨过自己竟然穿楚到古代来,这件事情。

    以前,她还会觉得新颖,好奇,她以为不同的环境她可以过上不同的生活,体验不同的人生,现在才发现这个想法多么的幼稚。

    她是现代人,永远无法跟上古代人的思维,不说其他的,就是生活上的琐碎也差异也是巨大的,她永远也学不会古代人的行为,这代表着她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融入到这里。

    在喜欢上楚承乾的时候,夏叶儿意味自己会因为这个人慢慢地适应,然而到了最后呢,事实给了她一个如此严重的打击。

    单单就在爱情观这一方面,她就输了,输得彻底,输的可怜,输的再无回头之路。

    因为,一次,就足以让她粉身碎骨。

    抱着被子想通了这些之后,夏叶儿才起身,身上黏黏的触感很是难受,她便叫了一桶热水洗澡,然后才起床打扮梳妆。

    丫鬟整理床铺的时候,看到被褥上的痕迹倒抽了口冷气,夏叶儿装作没听到,端正的坐着让丫鬟给她梳头。

    到了下早朝的时候,楚承乾过来了。

    “给王爷请安。”夏叶儿站起来说道。

    看着她乖乖巧巧的模样,楚承乾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你……没事就好。”

    “谢王爷关心,妾身无碍。”夏叶儿低垂着头,尽量掩藏着身体的不适,藏在宽大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握成拳。

    楚承乾直觉今天早上的气氛不对劲,可他说不出来哪里不对,毕竟在他的认知了,王妃本该就是知书达理,安静斯文的人,现在夏叶儿的反应本该正和他意,可又觉得少了点什么。

    “王爷可要更衣?”夏叶儿问。

    楚承乾点了点头,随即觉得不妥,便朗声道:“替本王更衣。”

    夏叶儿一招手,丫鬟们就围了上来,楚承乾也没想过夏叶儿会帮自己更衣,看到她叫了丫鬟,自己却转身出了门,心里不仅不觉得不快,反而是舒坦很多,思及此处,他摇了摇头。

    夏叶儿并没有走多远,她坐在外间的凳子上揉着快要断了的腰,便低头思索着以后的道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