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不认为自己是为了幸福才进宫的。入宫那天,天气很好,蓝天中白云依稀可见。夏叶儿慢慢跟在那群穿着艳丽、同自己一样刚刚进宫的秀女身后,她满脑子都是宫闱之外的那个家,那个他。只是命运由不得自己主宰,千万般抵抗,还是入了宫。

    “夏答应,这边走,就是小主您的住处了。”一个太监弯着腰给夏叶儿引路。

    夏叶儿抬头看看那个挂着“品美堂”的建筑,暗暗叹了一口气,她低着头走进去,还没来得及坐下歇息,一旁的一位宫女就搀住了她,笑嘻嘻地说:“小主,时辰不早了,该进宫拜见楚王王后了。”

    夏叶儿的手放在那个宫女手中,她只觉得手中出了冷汗,从清晨出门到现在,一切都像是一场虚幻的梦,脑子昏昏沉沉。

    “叶儿?”一个略显耳熟的声音从身后不远处传来。

    夏叶儿转过身,见到是以前在家时认识的州吏目的千金——方兰兰。夏叶儿和她本不大熟,但眼见对方招呼自己,只得停下脚步,笑笑,说:“兰兰,你是几时过来的?”

    方兰兰将一缕碎发别在耳后,快步走上来,说:“叶儿,你今儿坐轿子过来,我可见着你了呢。”说完,拉住夏叶儿,一同往前走。

    方兰兰天性活泼,不一会便同夏叶儿讲了很多话,连同着也和夏叶儿的侍女混熟了。夏叶儿喜欢安静,对这个喧闹的女子没有太大兴趣,倒是她的侍女红梅,一个劲地迎着方兰兰笑。也难怪,宫里的人大多喜欢热闹,所以她们更投缘些,夏叶儿这么想。

    到了楚王王后所在的安宁宫,夏叶儿才见识到了什么叫美女如云,许许多多姿色非凡的嫔妃聚集在宫殿大堂上,身上穿着各色绫罗绸缎,令人眼花缭乱。

    “叶儿,你说楚王能看得上咱们吗?”方兰兰在一边拉拉夏叶儿的衣角,说道。

    夏叶儿想了想,说:“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因为她不觉得自己在这些美人中,能否吸引到楚王的目光。身旁的方兰兰拼命地想抚平耳边不听话的一缕头发,似乎这是她唯一的不足。

    很快,楚王王后便走上了大殿,坐在大殿正前方的座椅上。夏叶儿和方兰兰站在人群最后,什么都看不到。方兰兰拉住夏叶儿,建议两人挤到最前面,夏叶儿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她拽到了人群最前方。夏叶儿不小心踩到了另一位秀女的脚,那个秀女瞪了夏叶儿一眼,一伸脚,把她给绊倒了。

    在楚王正前方摔倒,可想而知,是多么窘迫的场景。夏叶儿慌手慌脚地爬起来,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看自己,包括刚才把自己绊倒的那个秀女。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脸色煞白。

    “刚才跌倒的是哪个?报上名字!”王后见下面一片骚动,问道。

    夏叶儿低着头,说道:“臣妾夏叶儿。”

    楚王本来半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看看夏叶儿,又看看她身边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方兰兰,问道:“旁边穿粉色衣裙的是哪个?”

    方兰兰听到楚王问自己,忙上前答道:“臣妾是方兰兰!”

    楚王打量了她一番,说:“本王刚才见你拉着夏叶儿往前挤来,是要做什么?”

    方兰兰笑笑,说:“臣妾未曾见过楚王的真面目,想赶快见到啊,看看和之前梦到的是不是一样!”

    楚王哈哈大笑起来,摆摆手,说道:“这方答应说话倒挺直接,本王喜欢!”

    王后也跟着笑,说:“方答应年纪小,也单纯,选秀女时臣妾就这么觉得了。”

    楚王点点头,对一旁的太监说:“那就改为纯答应吧,更符合特色。”那太监忙记下了。

    刚才把夏叶儿绊倒的秀女此时睁圆了眼睛,看着方兰兰,一副嫉妒的神情。夏叶儿不明白她们这样争来争去的意义,她只是缩紧了身子,想要重新藏回人群之中。

    楚王王后召见完毕之后,方兰兰复又拉住夏叶儿,笑嘻嘻地和她一起往回走。她对着夏叶儿兴高采烈地说:“叶儿,多亏你摔了一跤,楚王记住我,哦,我们了!”

    夏叶儿摇摇头,说:“没有,我出丑了,你出彩了。不过我都无所谓。”

    方兰兰看看夏叶儿布满阴云的脸庞,问:“你还惦记着那个潘宇吗?”

    “你怎么知道他?”

    “我听我父亲讲的,他应该是听你的父亲说的。他说那时你们都已经要定亲了。后来怎么回事?”

    “潘宇家道中落,父亲不想我跟着受苦落难,也不想他家影响到我家的仕途,所以……”

    “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来这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干净地离开这里,然后找到潘宇。”

    当晚,方兰兰留在品美堂吃晚饭,她显然心不在焉,一直派自己的侍女桔花去打听今晚是哪位妃子侍寝。

    “你这么心急侍寝吗?”夏叶儿有些不高兴,忍着脾气问道。她最烦别人在她身旁跑来跑去,仿佛把整个世界的空气都搅乱了。

    方兰兰一边随意拨弄着饭菜,一边说:“我进宫之前,我母亲就告诉我了,想要在宫里有一席之地,首先要赢得楚王的喜欢,然后再要使其他人都无法赢得楚王的喜欢。而这一切的第一步,就是侍寝。”

    夏叶儿心想,这样的话她都肯告诉我,想必她并非一个心思缜密的人,但她太过急功近利,将来必定吃亏,还是同她保持距离为妙。

    就在这时,桔花气喘吁吁地跑进来,说:“小主,我问到了,今晚侍寝的是嘉常在。”

    “嘉常在是谁?”夏叶儿和方兰兰不约而同一起问道。

    在一边站着的红梅答道:“就是今天把夏小主绊倒的那个啊!”

    夏叶儿忍不住感叹红梅的观察力和消息灵通。方兰兰则问道:“她有什么来头?被封了常在,而且一上来就侍寝?”

    红梅见方兰兰满眼怒气,便委婉地说道:“她家里背景显赫些,其他的奴婢就不得而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