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方兰兰大口喝了一杯茶,然后起身,说道:“气死我了,怎么不是我?明明楚王今天很关注我的!桔花,咱们走吧!”说完,也不告辞,就转身走出了大门。

    待方兰兰走后,夏叶儿又不慌不忙地喝了一些粥汤。红梅见四下无人,轻声说道:“小主,你是怎么和纯答应认识的?”

    夏叶儿便说了和方兰兰的相识。红梅撇撇嘴,说:“我还以为她和小主你是老相识呢,今儿还给她好脸看来着。后来觉得,纯答应的利益心太重,怕会误伤了小主你。”

    夏叶儿淡淡一笑,说:“我志不在此,我巴不得早日飞出这深宫大院。”

    红梅睁大双眼,眼中透出异样的光芒:“小主,奴婢竟和你志同道合。小主大胆飞,奴婢一定奉陪到底!”

    虽然红梅一直表示大力支持夏叶儿的心愿,但夏叶儿总是觉得没法完完全全相信红梅,有些话,她不知是否能说给红梅听,思来想去,就没有说。

    直到一日,红梅急匆匆走进夏叶儿的卧房,夏叶儿很是烦躁,一挥手,说:“脚步这么急干嘛?”

    红梅愣了一下,从怀里掏出一封信,塞给夏叶儿,说:“小主,你看奴婢给你带了什么?”

    夏叶儿懒洋洋地打开信笺,刚看到几个字,眼泪便涌了上来。

    夏儿:

    勿复相思。因终有相聚而不散之日。

    潘宇

    夏叶儿握着信纸,看着熟悉的字迹,心疼了一遍又一遍,眼泪珠儿滴落在纸上,将“宇”字晕开,逐渐模糊。

    红梅眼看着夏叶儿哭红了眼,便上前抚慰道:“小主,奴婢我不懂得那些高深的字眼,但单单看你这神情,想必是你的心上人告诉你让你等他吧。”

    夏叶儿点点头,仍然在默默流泪。红梅掏出手帕,擦了擦夏叶儿的泪水,然后说:“小主,奴婢三年前进的宫,之前侍奉过两位小主,一个仍然是常在,一个已经进了冷宫。”

    夏叶儿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着红梅。红梅笑笑,继续说:“奴婢的意思是,都是小主,为何命运会如此不同?想要从这宫里活着出去,首先学会的就是保护自己,哪怕不受到楚王的宠溺,也不要让其他人对自己有机可乘。”

    夏叶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心想,谁会对自己这样默默无闻的小答应心怀怨念?想必是红梅多虑了。

    当日午时,一个小太监进来通报,说楚王要邀后宫嫔妃同他一起观赏马术比赛。夏叶儿心有所想,只随便梳洗了一下,就同红梅一起前往平洪殿观看比赛。果然是走得慢了,到了那里,众嫔妃已经就坐,有的扇动手中扇子,不知在盘算什么,有的在左顾右盼,寻找着谁。

    看样子楚王还没到,夏叶儿暗暗松了口气,她站在人群外寻找可以就坐的地方,这时只听到方兰兰的声音:“叶儿,这边这边!”

    夏叶儿定睛一看,叶儿和另一位不认识的妃子坐在一起,正朝自己招手。夏叶儿点点头,走了过去,这才看清另一位妃子的模样,只见她一身珊瑚红色的拖地长裙,皮肤白腻如脂,双眸似水,一头青丝看似随意而盘,但那发髻却有着别样的风采。这样一位美人,再加上她不俗的穿着打扮,夏叶儿立刻断定她是个不俗的人物。红梅在一旁低声说:“这位是玉王妃,如今正得宠,小主小心着。”

    夏叶儿连忙笑笑,欠身请了个安,说:“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方兰兰站起来,把夏叶儿拉下而坐,指着那位一直含笑的玉王妃,说道:“这是我昨个在浮碧亭看荷花时见到的玉姐姐,我们一见面就投机得很,我们都喜欢荷花,叶儿你说巧不巧?”

    夏叶儿心想,这世上喜欢荷花的人多了,难不成都与你投机?但她只是轻轻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倒是那位玉王妃,探过身,问道:“叶儿?就是夏答应吗?”

    夏叶儿答是,玉王妃又问:“新进宫的?”

    夏叶儿又答是,玉王妃笑着点头,说:“看夏妹妹和兰兰妹妹是老早的相识,交情必然不浅,我能和你们相识,也是一种缘分,今后多多走动便是。等这马术看完之后,我们一同再去赏荷饮茶,夏妹妹,你看如何?”

    夏叶儿一时不懂什么意思,慌张中看了红梅一眼,只见红梅稍稍点头,夏叶儿便小心翼翼地说:“好的,玉……姐姐。”

    玉王妃看着夏叶儿犹豫不决的样子,笑出声来,一边看着远方,一边说:“叶儿,你知道吗?你长得像极了那年和我一同入宫的桔常在,她也是红梅侍奉的,只可惜,不知犯了什么错,现在仍在冷宫呢。想想看,如果她那时肯与我一起看看荷花听听小曲,不招惹是非,哪能出这些差错?”

    夏叶儿听了,心生寒意,连忙说:“正是,玉姐姐,妹妹我也觉得是。”

    方兰兰似乎没听出什么,说道:“那不就结了,今天傍晚咱们三个一起看荷花去!”说着左手右手分别挽住夏叶儿和玉王妃,笑嘻嘻地看着她们。

    这时,楚王和王后前来,众人起身请安。楚王坐下,在众嫔妃间扫视一遍,懒懒地说道:“今儿来了不少人啊。”

    一旁的王后忙说:“今天大家都来了,只是瑞嫔没有前来,想必还是前些日子小产,落下了病根。”

    楚王皱了皱眉,没有再说什么。众人见楚王心情并不十分舒畅,便也不敢妄动。

    此时,一群侍卫打扮的人骑马前来,不时换着队形,玩出些花样来。方兰兰在一边看得出神,顾不得周围人的眼神,大声鼓掌。玉王妃则漫不经心地摆着扇子,似看非看。夏叶儿大致扫了一眼,没有什么兴趣,心里又想起了潘宇的那封信,脑子里空空荡荡。

    就在夏叶儿发呆之时,只觉得周遭空气一动,一个异物朝自己飞来,不偏不倚打在了自己的脸上,虽然不是十分严重,但脸颊上火辣辣的,她不由得捂住了脸。红梅见状,连忙蹲下身问道:“小主,怎么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