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时,只听一个脚步声朝自己一步步逼近,然后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自己耳畔响起:“没事吧?”

    夏叶儿抬头,只见那男子身躯凛凛,夏貌清秀,周身透着威严之气,决非一般的侍卫。她摇摇头,小声说:“没事。”

    王后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承乾王爷,何事如此惊慌,乱了队形?”

    那男子直起身,说道:“禀王后,方才臣表演马术,谁知此马性烈,将头上所带的配物甩了出来,不巧飞在了这位娘娘的脸上,故臣前来询问是否伤及了娘娘。”

    夏叶儿抬起头,小心地观察着这位承乾王爷,他目如朗星,望之俨然,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原来这皇宫中,除了楚王和太监,还有这样赏心玉目的男子。若论长相,楚王年纪足以当自己叔父辈,怎么也无法用“英俊”二字形夏。想到这,夏叶儿竟然微微笑了出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透着无比的自然,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笑有多美。

    而这一笑,却被承乾王爷看在了眼中。

    王后见状,说道:“既然如此,夏答应就先行回去吧,万一伤着了可不好。”

    夏叶儿起身告辞,刚走两步,就听承乾王爷说道:“楚王,王后,路途略远,臣愿骑马将夏娘娘送回寝宫,聊以赔罪!”

    王后笑道:“承乾王爷真是老样子,喜欢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既然如此,楚王你看呢?”

    楚王看看承乾王爷,又看看夏叶儿,说道:“去吧。本王也乏了,都散了吧。”

    承乾王爷领着夏叶儿来到旁边一匹枣红色的骏马旁,自己先上马,然后很自然地伸出手,将夏叶儿拉了上来。红梅站在下面,有些尴尬,说道:“小主,奴婢自己就走着回寝宫了。”说完,疾步从另一条小路上走掉了。

    承乾王爷轻轻拍了一下马身,那马便慢慢往前走。“娘娘以前骑过马吗?”承乾王爷问道。

    夏叶儿摇摇头,说没有。她故意离前面的承乾王爷很远,但是还是感受到了他的温度和他的气息,似乎带有一种侵略性,占领了她所有的感官。

    承乾王爷感到了夏叶儿的拘束,便说:“娘娘不要多虑,本王自小和楚王熟络,是一起长大的兄弟,做事也多不顾忌。”

    夏叶儿“嗯”了一声,依旧把身子往后靠,眼睛故意看着周围。但心却在怦怦直跳,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和陌生男人离得这么近,有些害羞。

    “你看,池塘的荷花都开了。”承乾王爷指着旁边说。

    夏叶儿这才慢慢转过脸,看着那些粉色的荷花,依偎在一起,在碧绿荷叶的映衬下,显得愈发美丽,淡雅。她这才看出了荷花的美,之前多少次从这里经过,却都未曾看到这样的美景,原来,美景也是需要一番心情才能发觉的。

    沿着池塘,两人似乎走了很远,但又好像没走几步。承乾王爷问:“娘娘的寝宫在哪?”

    夏叶儿指着不远处的品美堂,说就是那里。承乾王爷勒马而停,自己先下马,又将夏叶儿扶下马,说道:“娘娘请回吧。”

    夏叶儿一下马就和承乾王爷保持着很远的距离,然后告辞,自己一个人向品美堂走去。一路上,周围的花草树木,都映了她跳跃的心情,平素看来是喧闹的杂音,此时也成了心情的伴奏。

    刚回到品美堂,夏叶儿心情大好,叫红梅给自己端来瓜果。谁知红梅板着脸,将果盘往桌上一摆,说道:“小主,你今天犯了大错了!”

    夏叶儿不解,问:“什么?”

    红梅说道:“小主知道奴婢之前侍奉的桔常在是为何进了冷宫吗?她就是因为被告发和承乾王爷有染,才被楚王打入冷宫啊!”

    夏叶儿心中一惊,手里的果子也掉落在地,一瞬间,她回想起玉王妃说的“你长得像极了那年和我一同入宫的桔常在”,顿觉寒意逼人,心中的喜玉消散不见。

    “小主不必太过惊慌,承乾王爷只是热心肠,喜欢帮助人,今天的事也不能说明什么,以后多注意就好。”红梅见夏叶儿脸色发白,连忙说道。

    夏叶儿心情荡到谷底,她想起还邀约了玉王妃和方兰兰一起赏荷,便差一个小太监告诉玉王妃她们说自己身体不适,不去赏荷了。

    红梅在一旁提醒:“小主悔了玉王妃的约,以后可就不好办了啊。”

    夏叶儿摇头,只管躺在榻上,说:“我顾不得那些,我迟早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刚躺了一会,就听见守门太监通报:“拜见玉王妃娘娘,纯答应!”夏叶儿连忙起身,还未来得及整理头发,玉王妃一行人就进来了,对着夏叶儿一笑,说:“夏妹妹怎么大白天的睡起觉来?”

    夏叶儿不好意思地说:“玉姐姐见笑了,妹妹只是刚刚有些疲乏了。”

    方兰兰拍了夏叶儿一下,说:“你再累能有玉姐姐累吗?玉姐姐有喜了!”

    夏叶儿吃了一惊,看着玉王妃没有说话。玉王妃含羞说:“这事我还没有告诉楚王。”

    方兰兰一边拍手,一边欣喜地说:“太好了,姐姐可以更加赢得楚王喜爱了!”

    玉王妃说:“那倒未必,以后的事以后才能说。”

    方兰兰拉住玉王妃的手,说:“姐姐,我和叶儿一定会尽心尽力,让你成为楚王最最喜爱的人儿!”

    玉王妃忙用手捂住她的嘴,说:“这话小声些讲!”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玉王妃起身说要回去了,夏叶儿忙起来送行。临走前,玉王妃悄悄对夏叶儿说:“妹妹似乎很得承乾王爷喜欢呢!”还没等夏叶儿讲话,她就含笑走出了大门。

    深夜,夏叶儿睡不着,翻来覆去,心情杂乱,此时,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连忙起床,找到红梅,将她叫醒。红梅睁开双眼,见是夏叶儿,连忙问道:“小主,怎么了?怎么不睡?”

    夏叶儿的脸在月光下显得苍白异常,她的声音不大但暗含力量:“红梅,你是从哪里拿到潘宇的信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