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夏叶儿心知不妙,连忙说:“臣妾不知道要绣什么,猜测着应该绣梅花。”

    楚王看看玉王妃,说:“玉王妃,本王专门交代过要绣白樱,你怎么能不给她们讲?”

    玉王妃脸色一暗,说:“臣妾怎么没说过?”

    方兰兰听了,在一旁小声附和道:“玉姐姐好似是讲过的……”

    夏叶儿心里一惊,怎么最后自己成了罪人?她慌忙说道:“臣妾真的记不得了!”

    玉王妃拉住楚王的衣袖,娇嗔道:“楚王,臣妾有了身孕,有些事记不清糊涂了,你也不要怪罪嘛!不论臣妾有没有交代,这些新进宫的新人都是一番好心,看在臣妾腹中的阿哥的份上,就讨个喜,将就一下吧!”

    楚王这才又开了颜,看着夏叶儿和方兰兰,说:“罢了罢了,看在玉王妃的份上,本王就不深究了。这喜鹊倒是很传神。”

    方兰兰连忙上前,说:“是臣妾绣的,跟着玉姐姐学的!楚王喜欢就好,不枉臣妾绣的眼睛都酸困了。”

    楚王和玉王妃都笑了起来,玉王妃说:“纯答应性格很是可爱,楚王若是喜欢,多留她在这里玩玩,开心开心也好。”

    楚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方兰兰高兴极了,连着谢了几谢。夏叶儿看着他们一番和谐景象,觉得自己十分委屈,她想要解释,但是却觉得词穷,什么都讲不出。

    回到寝宫,夏叶儿还没来得及歇息,就听红梅叫道:“小主,回信了!”

    夏叶儿连忙打开信来看,只见信中没有称呼和署名,只写着:思之若狂,必来相见。

    简简单单八个字,却让夏叶儿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她抱着信纸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笑得合不拢嘴。红梅在一旁看着,也不由自主地扬起了嘴角。

    夏叶儿那天格外兴奋,一直问红梅,让她猜潘宇什么时候会来。红梅只是笑笑,并不真正去猜。尽管如此,夏叶儿也觉得自己可以忘却入宫以来发生的不愉快,而停留在入宫前那简单的记忆中。

    晚上,夏叶儿还沉浸在喜玉中时,突然太监通报玉王妃来了。夏叶儿连忙收起笑夏,起来迎接。

    玉王妃走得很慢,然后在旁边侍女的搀扶下坐在椅子上,说道:“妹妹不要嫌我走得慢,我有了身孕,不宜走动。”

    夏叶儿轻笑一声,说:“我倒是听说有孕在身时多走动好呢。”

    玉王妃见夏叶儿对自己冷嘲热讽,想必还是在为白天的事生气。其实她本没有想用这事刁难她,但事情既然发展成了这样,她也必须解决。目前宫内除了王后,主要就是她玉王妃和瑞嫔比较受宠,而现今瑞嫔接连小产,自己又有了身孕,显然是占了上风。但这还不能确保她的地位,她现在需要的就是多多拉拢人心,特别是新入宫的嫔妃。经过她的观察,在新入宫的答应常在中,除了入宫前就与王后有不浅关系的、已经侍寝的嘉常在,比较有潜力的没有几个,而玉王妃觉得方兰兰属于头脑简单喜欢表现的,可以被自己利用之。夏叶儿和方兰兰关系尚可,玉王妃就想一同收入自己这一派,没想到这夏叶儿心思甚微,而且有自己的想法,确实棘手。

    “夏妹妹,你还在生气吗?”玉王妃索性挑明了说。

    夏叶儿立即回答道:“没有,妹妹怎敢。”

    玉王妃叹了口气,说:“我希望咱们是以真诚的态度在交流,我对妹妹说的都是真心话。我确实是忘记了给妹妹说要绣白樱,但在楚王面前我不好说自己疏忽了,因为这事情重大,若出了差错,楚王必然会第一个加罪于我。而妹妹都是新人,犯了错也无可厚非,同时我也会在旁边为妹妹说好话,以求原谅的。”

    夏叶儿听她这样说似乎还有些道理,便点了点头。

    玉王妃继续说道:“咱们都是楚王的人,我是真的喜欢妹妹才对妹妹讲这些。今儿这件事就算我欠夏妹妹一个人情,以后若有我需要帮忙的,我一定不会推脱。”

    夏叶儿说:“好,妹妹我心领了。”

    玉王妃见夏叶儿这不冷不热的态度,心里猜不透她想些什么,只得笑笑,说:“那我就先告辞了,妹妹也赶紧休息吧!对了,昨儿楚王给了我一盒江南水粉,我瞧着挺好的,就送给妹妹用吧!打扮得好看些,楚王也更喜欢。”

    说着,玉王妃从袖中拿出一个粉色盒子,交到夏叶儿手中。夏叶儿连声道谢,收下了礼物。

    玉王妃走后,夏叶儿准备睡觉,刚刚关了卧房的门,只听有人在敲卧房的窗户,她吓了一跳,连忙穿好衣衫,轻声靠近窗户。

    “是我啊,夏儿!”

    一听到这朝思暮想的声音,夏叶儿的耳朵变得嗡嗡直响,她急忙打开窗户,看到潘宇站在窗外,深情地望着自己。

    两人的相思之情难以言喻,潘宇紧紧握住了夏叶儿的双手,说道:“夏儿,你……还好吗?”

    夏叶儿使劲点点头,说:“我什么都没有变,我也不会变的。我只想出去!潘宇哥哥,你能带我出去吗?”

    潘宇面露难色,说:“我也是好不夏易偷偷进来的,一会就得出去,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

    夏叶儿显得很失望,她问:“你能在这里待多久?”

    潘宇抬头看看月亮,说:“我马上就要去西门,从那里出去,有人接应。”

    “那我陪你到西门吧。”夏叶儿很坚决地说,不顾潘宇反对,一歪身子,从窗户中跳了出去,拉住潘宇的手,两人一同从假山后的小路向西门走去。

    一开始,两人都只是静静牵着对方的手,什么都没有说。月光洒在两人的身上,如果不是在宫中,这该是多美的一幅画面,才子佳人花前月下,只可惜,错了时间,也错了地点。

    “你还会来吗?”终于,夏叶儿问道。

    “会。”

    “什么时候?”

    “有机会的时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