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机会是人创造的。”

    “也许吧。”

    夏叶儿停下脚步,说:“如果你不来接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假山之上。”

    潘宇皱起眉:“好端端,说这些干什么?”

    夏叶儿声音颤抖:“你觉得现在是好端端吗?我成了楚王的妾,而你却无法来解救我。”

    潘宇低下头,说:“对不起,夏儿。”

    夏叶儿轻轻扑在潘宇的怀里,说:“不,我不会怪你。在这里,我也在想办法,我相信,只要我们足够相爱,就一定会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就在二人甜蜜之时,忽然有人尖声在不远处叫道:“那一对男女是何许人也?”说着,提着灯笼往这边走。

    夏叶儿吓得不行,连忙拉住潘宇往另一个方向跑。那人见夏叶儿逃跑了,也提着灯笼追,一边追一边喊,似乎要引起大家的注意,果然,有些巡查的太监和侍卫听到了喊声,都循着声音跑了过来。

    潘宇见势不妙,说道:“夏儿,我来扛着,你快跑。”

    夏叶儿一边拉着潘宇往前面跑,一边气呼呼地说:“你说什么傻话,我可不会丢下你!”

    两人跑到一个小小花园前,夏叶儿拉着潘宇躲在了花园中。两人刚蹲下,却听身后有人说道:“你们是谁?”

    夏叶儿吃了一惊,回头一看,见是一名年龄稍大的宫女,便很尊重地说:“我,我是夏答应,求您帮帮我们。有人在追我们。”

    那宫女上下打量夏叶儿和潘宇一番,将他们从花园后门引入屋内。刚进屋,就听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叶眉,谁啊?”

    夏叶儿也来不及看是谁,直接跪下,说道:“请帮帮我们,有人在追我们,我们在您这里藏一下可好?”

    那人并未言语,那名叫叶眉的宫女便带了他们往里屋走去,让他们藏在榻上,不要言语。

    这时,只听一群太监在外面叫嚣。叶眉便走上前,厉声问道:“什么事,大晚上的?”

    有一个太监说道:“有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一男一女,好像是进了这里,可否夏许我们搜查一下?眉姑姑,你也知道,前些日子宫里进了刺客,现在正查的严……”

    “废什么话,要查就查,我要是不让你们进来,倒好像我真藏了什么似的!”叶眉说话不留情面,直接打开门,那群太监便走进屋,东瞅瞅西看看。

    有一名小太监正要进入夏叶儿他们所在的房间时,叶眉大声喝住:“小运子,你往哪里去?你不知道那是瑞嫔娘娘的卧房吗?”

    那小太监愣住了,不知所措。叶眉继续大声说:“娘娘小产了正在静养,你们如果吵到了娘娘,让娘娘受了惊,楚王会怎么处置你们?掉脑袋都是小的!”

    小太监吓得连忙跑出了房间,剩下几名太监见状,都赔笑道:“眉姑姑不要动怒,我们查了,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我们这就走,代我们向娘娘请安!”

    叶眉皱着眉看他们走出了房屋,使劲关上了门,然后走到里屋,对夏叶儿和潘宇说:“没事了,你们起来吧。”

    夏叶儿感激不尽,急忙道谢。叶眉摆摆手,说:“去向我们家娘娘道谢吧!”

    这时,一名穿着白衣的女子走了过来,夏叶儿心想她应该就是瑞嫔了,便叩谢道:“感谢瑞嫔大恩大德!”

    瑞嫔微微点头,然后坐下,看着跪在自己眼前的夏叶儿和潘宇,问道:“你是何人?这男子又是何人?”

    夏叶儿迟疑了起来,如果实话实说,万一瑞嫔揭发自己,那可如何是好?但转念一想,自己刚才藏在了瑞嫔宫内,如果她揭发自己对她也没什么好处,反正告诉了她也不过是多了一个把柄在她手上。于是,夏叶儿决定避重就轻地说一下事实。

    “臣妾是夏答应。身边男子是原抚州知县的儿子。今晚他来宫中,臣妾想要送别,却被巡查太监发现……”

    还没说完,就听瑞嫔说道:“你走吧,这样遮遮掩掩的原因,我不听也罢。只是以后不要再犯类似错误了。”

    夏叶儿再次叩谢,然后和潘宇一同出了门,两人飞奔到西门,什么还来不及说,潘宇就对守卫讲了几句话,然后出了宫门。临别之时,潘宇对夏叶儿说道:“等我。”说完,就消失在了重重夜幕之中,

    自那日起,夏叶儿更加坚定了要逃出宫的信念。过了一个多月,秋天逐渐来临,早晚秋风瑟瑟,树叶一片片飘落,洒满整个园子。

    “小主,你可曾听说,嘉常在有喜了?”红梅一边给夏叶儿沏茶,一边说道。

    “那与我有何相干?”夏叶儿心不在焉似的说。

    红梅说:“确实,小主不必去争抢这些,可是后宫毕竟凶险,要多多留意啊。”

    那时,夏叶儿并未将这些话放在心上。午后,方兰兰约夏叶儿一起去玄武湖散心。走在玄武湖上方的桥上时,夏叶儿看到桥柱上系着很多字条。

    还未细看,方兰兰便笑着说:“楚王要一些亲王和大学士写了关于秋天的诗句,悬于玄武湖上方桥柱上,是匿名的,让路过的人们聚在一起看看热闹。”

    夏叶儿心中一动,自己入宫后,很久没有看过诗做过诗了,一时兴致大发,俯下身仔细看起来。

    “叶儿,你还懂作诗吗?”方兰兰有些怀疑。

    夏叶儿对方兰兰的语气很不满,当初还在家乡时,自己女扮男装在一些诗会上都崭露头角,这赏诗鉴诗的能力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低头看了一圈,夏叶儿并未见到哪些好的诗句,多半是应景充数的,幸亏没留名字,否则夏叶儿一定会对这些人印象大减。

    “叶儿,你看,这首诗好奇怪啊!”方兰兰指着挂在角落里的一首叫道。

    夏叶儿走过去,仔细一看,被其中两句惊住了:“只见秋来枫林红,不闻春去玄武愁。”

    这几句诗与其它的故意讨好之词不同,含着一股凄凉。夏叶儿从这几句,又想到自己的处境,不由得心生悲凉,落下泪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