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弃妃逆袭:妖孽王爷走着瞧 > 第1518章 心底的思念
    “你哭什么?”方兰兰很不解,她伸了个懒腰,看着远处的天空,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要是你入了宫还成天伤春悲秋,那可活不下去了。”

    “我没有。”夏叶儿倔强地说,用袖子抹干了泪水。

    “那你是为了潘宇吗?”方兰兰又问。

    夏叶儿脸色一白,她突然很害怕方兰兰知道潘宇的事,这就好像被方兰兰抓住了小辫子,怎么也无法逃脱。

    “当然不是了。”夏叶儿笑一笑,然后拉着方兰兰走开了。

    在湖边,恰巧遇到玉王妃,玉王妃和夏、方二人攀谈起来。此时玉王妃的小腹已明显隆起,她脸上一直呈现着满足的神情。夏叶儿突然觉得,做了母亲的玉王妃,越来越亲近平和了,难道是母性的力量,还是自己多虑了?

    “叶儿妹妹,看你眼角有泪痕,难不成是刚哭过?是不是惦念什么人啊?”玉王妃打趣地对夏叶儿说。

    夏叶儿吓了一跳,她慌忙看看方兰兰,生怕她顺口说出潘宇的事情,但如果之前她已经和玉王妃说过了呢?那自己到底是不是该隐瞒呢?如果不隐瞒,就相当于亲口承认了,如果隐瞒了,顶多是以为方兰兰说的是谣言或者自己不肯承认,又怎可奈我何?

    想到这,夏叶儿说道:“惦念谁倒是没有,只是看了这秋天萧瑟的景象,有些悲秋罢了。”

    玉王妃点点头,正欲说话,忽听后面有人冷冷说道:“这不是玉王妃吗?”

    夏叶儿回头一看,竟是瑞嫔和叶眉!刚才说话的就是瑞嫔。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听红梅说过,瑞嫔和玉王妃是对立的,自己承蒙过瑞嫔的救命之恩,还有把柄在她手中,现在和玉王妃显得这么亲密,着实为难了。

    “你是……”瑞嫔细细看了一会夏叶儿,说道。

    夏叶儿感觉玉王妃的目光如火焰一般,炙热地烧灼着自己的脸庞。

    夏叶儿请了个安,说:“夏答应。见过瑞嫔娘娘。”

    瑞嫔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放眼看了一下玄武湖,说道:“秋天来了,连这湖水都静了。”

    玉王妃笑着上前,说:“我也是喜欢静,最近养胎都害怕吵,一吵就睡不着。哎,瑞嫔你不理解这种感觉啊。”

    瑞嫔两次都是刚刚怀胎一月就小产,本来就倍受打击,现在玉王妃又如此取笑,心生不玉,但不好表现出来,只得笑着说:“正是,听那些嬷嬷讲,有了孩子,好些个妃子都只顾着阿哥格格,没时间梳妆打扮,最后成了黄脸额娘,楚王都不再过问了。想必,玉王妃你是不会这么悲惨的。是吧?”

    玉王妃的笑夏僵住了,她擦擦额头上的汗,在宫女的搀扶下,急急走掉了。方兰兰见这情形,也追着玉王妃而去,只剩瑞嫔和夏叶儿站在原地。

    正当夏叶儿犹豫要不要走时,瑞嫔忽然对她说:“叶儿,无论你选择怎样的立场,都不要忘了你的本心。”

    夏叶儿以为她是在说玉王妃,就摇头道:“我没有和玉王妃……”

    瑞嫔笑笑,说:“这些我都管不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就行。”说完,和叶眉一起,慢慢走上了桥,眺望远方。

    夏叶儿回到寝宫,便问红梅:“红梅,在这宫中,真的需要选择帮派吗?”

    红梅看了一眼夏叶儿,说:“如果你没有靠山,单凭一己之力,很难生存下来。小主还是在考虑玉王妃吗?”

    夏叶儿没有告诉过红梅潘宇和瑞嫔的事,便说:“今天见了她和瑞嫔,感觉自己很难抉择。”

    红梅第一次听夏叶儿提起瑞嫔,心生疑惑,但不好追问,便说:“小主,你想要中庸之道已经是不可能了,宫中都知道你和纯答应帮她为楚王绣锦缎的事,现在已经默认你是玉王妃那一派了。”

    夏叶儿大惊,自己未曾选择帮派,怎么就被划分了呢?这样一来,瑞嫔肯定也知道这件事,那会不会告发自己和潘宇的事呢?她越想越烦躁,就躺在榻上,准备歇息。

    朦朦胧胧要入睡时,一阵凉风刮进来,把夏叶儿惊醒了,她站起身准备关上窗户,却听见远处有人在念什么东西,她一时好奇,便仔细听起来。

    “……秋来枫林……”

    这不正是那玄武湖上挂着的那首诗吗?夏叶儿很是激动,她披上衣服,跑了出去,躲在一棵树后,偷偷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似乎觉察到了夏叶儿,便不再念诗,往这边走来,低声问道:“是谁?”

    夏叶儿一惊,黑暗之中看不清楚对方的脸,急忙退后几步,说:“我,我是夏答应,我只是恰巧听到你在念诗,觉得喜欢就……”

    谁知那人拉住了夏叶儿的手腕,想要拉近看一看,夏叶儿很害怕,伸手推了那人一把,然后跑开了。

    回到卧房,夏叶儿的心跳得飞快,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声音总感觉有些熟悉。她摸摸被那人握得发红的手腕,很久才睡去。

    第二天,夏叶儿又专程去到玄武湖看那首诗,她左看右看,又想起昨晚那个人,到底能写出这样诗句的人会是什么样呢?

    正想着,一行人走了过来,夏叶儿定睛一看,竟然是楚王和承乾王爷,她连忙请安。楚王没有说话,承乾王爷见到夏叶儿在看那首诗,便上前说道:“夏答应喜欢这首诗吗?这首诗是本王做的!”

    夏叶儿吃惊得张开了嘴,她看着眼前笑眯眯地承乾王爷,一时没有说出话来,难道昨晚那个人就是他?她不想和承乾王爷有什么瓜葛,否则就成了第二个桔常在了!

    楚王也踱步上前,看看那首诗,然后又看看夏叶儿,说道:“夏答应,你为何会喜欢这首诗?”

    夏叶儿低着头,说:“只因有所共鸣,臣妾认为,好的诗句应当能勾起人心底的思念。”

    楚王点点头,又问:“那你认为除了这首诗,还有什么写秋的让你喜欢呢?”

    夏叶儿想了想,说:“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